610頭目從「不怕遭惡報」到腦血管爆裂

——武漢市江漢區「610」洗腦班頭子屈申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武漢市江漢區「610」洗腦班頭目屈申,十七年來為了蠅頭小利,一直充當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個馬前卒,曾經狂妄叫囂「不怕遭惡報」,現在因腦血管爆裂而在醫院做了兩次開顱手術,而且,目前隨時隨地都有生命危險。可悲的是,屈申遭惡報卻不知悔改。

屈申,男,一九五八年生,原為江漢區檢察院的一名司機兼法警。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後,他因在單位遊手好閒,不務正業,便被抽調到江漢區「610」專門為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而設置的洗腦班。屈申先是在洗腦班開車當司機,從二道棚洗腦班開始便一直擔任負責人。該洗腦班除了非法關押本地法輪功學員之外,還曾被省、市「610」列為「轉化」全省所謂重點法輪功學員的黑基地。無數冤獄到期而又尚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當地「610」直接從監獄、勞教所秘密劫持到這個黑窩繼續洗腦迫害。

洗腦班,中共邪黨對外謊稱為「法教班」、「轉化學習班」、「法制教育中心」和「法制教育所」等等,它表面上打著「法制教育」的幌子,其實質是中共邪惡「610」辦公室私設的一個無法無天、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自己信仰的黑監獄。為了完成所謂轉化指標,「610」一方面將不在其「轉化」黑名單上的、或進京上訪申訴、或在外散發傳單、或通過各種方式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不經任何司法程序,綁架到洗腦班,逼迫其放棄修煉;另一方面,對經強制洗腦仍不妥協的,便非法送往拘留、勞教、判刑和精神病院加重迫害,又將雖經非法關押、勞教、判刑但到期仍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再次劫持到洗腦班重新迫害,如此循環往復,為所欲為。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湖北省從省到市、再到縣(區、市),包括勞教所、監獄等均設有洗腦班。至今武漢地區仍在迫害大法學員的洗腦班還有:湖北省司法廳所轄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板橋洗腦班」或「馬湖洗腦班」)、武漢市江漢區「玉筍山洗腦班」、武昌區「楊園洗腦班」、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和江岸區「諶家磯洗腦班」等等。前中共中央 「610」頭子周永康、羅幹和劉京等先後到過諶家磯洗腦班、武漢女子監獄和何灣勞教所等地,親自指揮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迫害。

江漢區「610」洗腦班作為中共邪黨在湖北武漢地區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黑窩之一,先後在民意醫院、市第一醫院、江漢區福利院等地多次辦班。二零零零年五月遷入二道棚工業園,近年來,又搬遷到市郊蔡甸區園林局老辦公樓大院內(玉筍山陵園附近),故又稱「玉筍山洗腦班」。

根據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洗腦班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洗腦班(二道棚洗腦班)被洗腦班迫害致死人數在全國排名第四。但根據當地學員不完全統計,自一九九九年底至今,先後在江漢區邪惡「610」洗腦班非法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上千人次,非法拘禁期限長達一、兩年。其中,被江漢區洗腦班和屈申直接或間接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付曉雲(女)、錢進、楊發奎、曹長嶺、李星連、范道芝(女)、閔潤香(女)、張春梅(女)、尹燕紅(女)、張詩敏(女)、胡正英(女)、劉義琳(女)、劉潤芝(女)、周木英(女)等十七人;被迫害致瘋的有:余毅敏(女)、楊先美(女)、李桂平(女)等五人;致傷、致殘無數。

下面,就是武漢市江漢區對法輪功學員所犯下的主要暴行:

一、被迫害致死、致傷、致殘或精神失常

遭迫害之前的余毅敏
遭迫害之前的余毅敏

余毅敏,一九六二年四月十三日生,畢業於中南財經大學,原湖北省電力建設第二公司會計師。一九九九年底到北京上訪遭毒打,被劫回武漢被非法關押在民意醫院洗腦班,後又被劫持到市第一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並被單位非法開除,從此無生活來源。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又被萬松園派出所從家中綁架到區福利院、二道棚等洗腦班三次,二零零一年被非法關押在市第一看守所一個月,後在何灣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余毅敏非法勞教期滿,本應無條件釋放回家,但江漢區邪惡「610」再次將她從勞教所直接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在洗腦班,余毅敏又被胡家祥、屈申和鄭容等惡人指使醫生對其強制注射不明藥物,將其頭猛力撞牆,並野蠻毆打,直到大年除夕才被放回。從洗腦班回來後,余毅敏看到自己已被中共邪黨迫害的家庭破裂,且無處安身立腳,最終導致精神完全失常,生活無法自理,並於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含冤離世,其情景慘不忍睹。

李桂平,女,一九五七年八月生,遭十二次非法關押迫害,其中,被非法勞教二次、非法行政拘留三次、非法刑事拘留二次、遭洗腦班蹂躪摧殘五次。期間還多次遭不明藥物摧殘,兩次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丈夫也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李桂平因散發真相資料,再次被江漢區邪惡「610」綁架到二道棚洗腦班非法關押。期間遭屈申等人毒打、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不讓睡覺,往她臉上、脖子上、胳膊上、衣服上寫滿污衊大法的文字,人被迫害成走不動路、不敢吃、不敢睡,以致被迫害致瘋。

宋金秀,老年婦女,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冬天先後六次被非法關押,三次被關洗腦班,二次被關市婦教所,並被非法勞教一年。在迫害期間遭暴打,致使其左眼失明,右眼弱視。

二、肆意侮辱、謾罵、體罰、吊銬、毆打

屈申手下豢養著一批幫凶,如楊瓊、何莉、楊秀珍、孫君等人,充當其打手在洗腦班行惡多年。這些人為貪圖洗腦班裏千餘元的工資和包吃住的蠅頭小利,不惜拋棄良知,不遺餘力的替中共邪黨幹傷天害理的壞事。所有被非法關入江漢區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屈申及其幫凶逼迫觀看污衊、誹謗法輪功的錄像,逼寫所謂的認識,寫揭批文章,寫罵大法師父的話,即所謂的「三書」。不寫,屈申就指使其幫凶強迫寫;再不寫,就每天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如要睡覺,他們就把風油精往頭上、臉上、眼睛裏抹,拳打腳踢、暴打;當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身體虛弱時,他們就逼迫吃藥,不吃就強灌。他們就是要千方百計把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肉體、意志全部摧垮,以達到洗腦轉化,放棄修煉的邪惡目地。這就是以屈申為首的一幫烏合之眾所謂的「春風化雨、人性化的教育」。

張慶元,男,一九六八年生,幼年時不幸左小臂殘疾。於一九八四年開始參加殘疾人體育運動會,多次在全國比賽中取得好的成績;於一九九四年參加第四屆遠東及南太平洋地區殘疾人運動會,獲得男子組三級跳遠冠軍,並打破世界紀錄。但從九九年中共鎮壓法輪功開始,他多次被非法關押,遭酷刑折磨,並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被綁架到二道棚洗腦班。二零零二年六月底因抵制屈申及其幫凶的強制洗腦,而遭受不讓洗刷,不讓睡覺,長期面對牆壁站立的殘酷折磨……

王麗,女,二十多歲,《中國青年報》中南站記者,被評為中國十大傑出青年。她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時,是最早被綁死人床(死刑犯睡的板子鐐)酷刑的。她先後還被非法關押於江漢區福利院洗腦班、市第一拘留所、二道棚洗腦班和市何灣勞教所等黑窩,受盡了各種非人的折磨與摧殘。

姚治文,男,三十多歲,原武漢市公安局六處警察,因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被單位開除,分的房子也被沒收。長期被非法輾轉關押於看守所和洗腦班之間,並於二零零一年五月被劫持到武漢市何灣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放出時又被劫持到洗腦班;之後再次強行關進黃家大灣看守所;一個月後,又非法關進二道棚洗腦班迫害。其間遭惡警和洗腦班惡人多次毒打。

黃兆金,男,七十三歲,家住江漢區民族路。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被綁架到玉筍山洗腦班非法關押七十七天,強行逼迫寫所謂「三書」,不寫就不放回家。屈申還對老人在生活上處處虐待,指使陪教只打很少的飯,早上半兩、中午一兩、晚上半兩。有時老人剛端飯碗,就被保安奪過去把飯倒掉,不給吃,故意餓飯。二十四小時不讓老人睡覺。十月四日,袁姓女工作人員逼老人寫「決裂書」,老人不配合,惡人就不給開水喝,不讓洗熱水澡。因被迫洗冷水澡導致老人咳嗽。惡人孫軍便乘機以吃藥為藉口來折磨老人。因老人拒絕吃藥,孫軍就叫幾個保安把他野蠻的按倒在椅子上,用鐵匙強行撬他的口,往裏灌不明藥物。十一月二十二日晚,屈申又背後指使保安隊長郭某和其他三個保安再次逼黃兆金老人寫所謂「決裂書」,他不寫。郭某就命令一個保安把老人按在椅子上,另一個保安抓著老人的左手臂,再一個保安強行將筆塞進老人的右手,在紙上寫辱罵師父的話。姓周的保安還狂叫:「你再不寫就派人用鋼絲鉗把你的手指扭斷。」郭某還邪惡至極的叫姓周的保安強行抓住老人的手,用力的朝老人自己的臉上打,先打左臉,後打右臉,再來回打……

此外,全省其它地區許多冤獄到期而尚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也曾被劫持到這裏繼續遭受強制洗腦迫害。例如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湖北省十堰市大法弟子蔡子東被枉判七年到期後,又被直接從監獄劫持到二道棚洗腦班。因他拒絕向邪惡妥協。惡徒屈申兩個多月不准蔡子東睡覺,並且每天不停的毆打、謾罵他。蔡子東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骨瘦如柴,不堪入目。

三、強行打毒針、偷偷在食物中投毒,甚至耍流氓、圖謀不軌

根據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武漢市洗腦班對大法弟子的藥物摧殘》一文,近來,經湖北省武漢市多名法輪功學員談到在洗腦班的迫害經歷時,發現許多疑點,即食用洗腦班飯菜後,多感到身體不適,且症狀大體一致。因當時法輪功學員多被分開獨立關押,無法互相溝通,再加上這些症狀都是慢性表現。導致這種飯菜拌藥投毒的迫害形式未能得到大規模的及時揭露,使邪惡這種陰險歹毒的迫害形式這麼多年來一直在持續。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武漢市年邁七旬女法輪功學員劉月靜老人再次被綁架到二道棚洗腦班,遭受了各種非人折磨。屈申除了白天強迫老人罰站,站在用粉筆畫的圓圈內、外面寫滿了誣蔑大法與師父的標語,不許動,並把寫有謾罵、侮辱大法的字條貼在劉婆婆的衣服上、不許撕、一撕就遭到毆打,晚上不讓她睡覺之外。還在老人的飯菜裏做手腳,使用藥物迫害,企圖達到讓人神志不清時,好向邪惡妥協的罪惡目的。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湖北浠水法輪功學員汪金平在漢口發真相冊子和神韻光碟,被江漢區萬松街派出所綁架,在江漢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後,被轉移玉筍山洗腦班,遭到了以屈申為首等惡人的迫害。為了完成「轉化」任務,惡人偷偷在其吃的飯菜裏下藥,在睡覺的床上被子裏、枕頭裏下藥,弄得他渾身難受、疼痛伴隨著麻木,眼神也由之前的正常變得不正常,一眼就能看出是吃了破壞神經系統的毒藥,幾乎睡不了覺,有時幾乎整晚在房間裏來回走動偶爾睡著一會兒,沒經歷的人是無法體會那種異常難受的處境的。四月,他又被轉移到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的野芷湖旁馬湖村特二號處的湖北省洗腦班,遭罰站、下藥、辱罵、電棍電。有時幾乎連自己的意識都沒有了似的,神志不清,全身麻木,渾身脹痛,畏冷,頭暈,坐立難安,度日如年。

二零一三年十月,湖北黃梅縣二十三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汪燕被劫持到玉筍山洗腦班這個黑窩,被毫無人性的屈申迫害的奄奄一息,連內部有些人都看不下去。但流氓成性、蓄謀已久的屈申仍不罷休,又惡從心頭起,淫向膽邊生,心生邪念,向年輕漂亮的女大學生汪燕伸出了魔爪,幾次借酒裝瘋,深更半夜打著赤膊、僅穿一條三角褲,竄到單獨囚禁汪燕的房間,講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話,侮辱、謾罵汪燕、甚至企圖耍流氓行不齒之舉……

四、受中共邪黨誘惑和刺激,屈申利令智昏,失去人性

據江漢區洗腦班「陪教」私下透露,關押一個法輪功學員,學員所在社區或單位要向洗腦班交幾萬元(關押期不等)錢,直接供洗腦開支、揮霍、發獎金、過節發錢、發物。「轉化」一人發多少元獎金。抽調在這裏的工作人員,單位領導還經常親自來看望,還要帶來禮物、獎金和補助。當然,也有是來這個邪惡環境鍍金升職的。也就是通過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撈取政治資本,再踏著法輪功學員的鮮血往上爬的。因此在這個黑窩裏的所謂工作人員都很賣力。中共邪黨叫他們出賣自己的靈魂與良知,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還覺得很「幸運」。

如果上面「610」領導來洗腦班檢查工作,親自指揮迫害,也是洗腦班頭子屈申獻媚邀寵、溜鬚拍馬的大好機會。不僅大辦酒席、擺設豪宴款待上級領導,工作人員也乘機參與一起大吃大喝。逢年過節屈申也不忘用老百姓的血汗錢給上級領導請客送禮。為了撈取各種個人榮譽或獲取更多的迫害經費,屈申還經常不惜以洗腦班名義,花重金賄賂各級黨政官員。

中共邪惡「610」對大法學員實施經濟掠奪,中飽私囊還表現在:一方面通過綁架和非法抄家,非法侵吞學員大量私有財物和現金;另一方面又利用家屬期盼學員早點出來的迫切心理,乘機敲詐勒索。

法輪功學員黃頌華先後六次被非法拘留,六次被非法關洗腦班。二零零零年元月因到北京上訪被江漢區公安分局楊汊湖派出所六個警察綁架回漢,非法關在武漢市黃大拘留所一個月;後劫持到武漢市福利院;又綁架到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非法關押半年多。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又被綁架非法刑拘一個月,非法關洗腦班一個月,並被非法抄家。家中彩電、放像機、碟機、收音機以及現金六千元被洗劫一空。

法輪功學員李雲芳多次被綁架到看守所和江漢區二道棚迫害,因其丈夫是飛行員工資較高,每次去要人,都要遭中共腐敗政法官員敲詐近萬元。

正是在這種金錢、物質、榮譽等各種利益刺激下,所以一到甚麼敏感日,中共邪惡「610」就與派出所勾結,大肆抓捕學員往洗腦班送,用無辜法輪功學員及家人的血與淚、乃至肉體器官與生命,換取他們個人的好處。

五、「黃鼠狼給雞拜年」的送溫暖活動

近年來,中共邪惡「610」還與「法教班」互相勾結,實施所謂「回歸社會工程」。在對被強制洗腦出來後的學員,以所謂「關愛」、「送溫暖」的名義,跟蹤、回訪,進行所謂的後續幫教。其真正不可告人的罪惡目的主要是,試探被所謂「轉化」的學員是否真的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進一步利用偽善欺騙學員,向學員灌輸「迷魂湯」,鞏固所謂的「轉化」成果;同時厚顏無恥的向個別一時被矇騙且罹患「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學員及家屬索取所謂的「錦旗」或「感謝信」,以便向上邀功請賞,對外進行欺騙宣傳。這就是十七年以來中共「610」邪惡之徒屈申在殘酷迫害大法學員的實踐中摸索出的所謂「江漢模式」。

有一次,江漢區「610」指使社區主任對一位學員進行「回訪」,到學員家裏以送「三個五」(五斤米、五斤油、五斤蛋)為由,要這位學員到社區去報到。當時該學員不在家,回家後,家人轉告了此事,學員當即打電話到社區說:我不要「三個五」,你們去送給有困難的居民。看到大法學員識破它們騙人的伎倆後,社區主任終於原形畢露、不打自招的咆哮:「我們必須見到你,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學員立即痛斥道:太卑鄙了!難道這就是你們一貫自欺欺人的所謂「關愛」?!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天良喪盡、人性全無、流氓成性、心狠手辣、卑鄙無恥和陰險狡猾的邪惡之徒,居然被中共邪黨從中央、到省、市、區樹為先進典型、勞動模範、「十佳」能手、優秀共產黨員、「拼命三郎」………究竟誰是邪教,這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中國古人常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曾經狂妄叫囂「不怕遭惡報」的屈申最終也未能倖免,還是因腦血管爆裂而在醫院做了兩次開顱手術,目前隨時隨地都有生命危險。可悲的是遭惡報的屈申至今仍在死心塌地的替行將就木的中共邪黨賣命,繼續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好人!

屈申
屈申

中共湖北省及武漢市現任610主要頭目名單:

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

湖北省政法委書記:王曉東

湖北省610辦公室主任:紀道慧 副主任:成熙炯

湖北省公安廳廳長:曾欣

湖北省公安廳國保總隊總隊長:張俊

湖北省司法廳廳長:譚先振 副廳長:聶利軍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所長:陳長華 政委:周學元 副所長:張亮、龔衛華

湖北省反邪教協會理事長:楊叔子 副理事長:陶德麟、葉朝輝、周大仁、吳天祥、釋正慈、成熙炯、余軍

武漢市委書記:阮成發

武漢市政法委書記:朱毅

武漢市「610」辦公室主任:任強

武漢市公安局局長:喻春祥 副局長:徐精華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大隊長:張光敏 政委:羅傳明

武漢市關愛協會理事長:李德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