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不平衡的人心」鑽空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近一段時間,我的小姑子從外地來看病。她與我婆婆都信她們所謂的「神」,因而對大法比較排斥。為了小姑子能擺脫疾病,我曾經兩次將大法書給了婆婆(她們住在一起),然而,婆婆都將大法書丟失,我與她要回大法書,她就說:找不到了。我就告訴她再好好找找,如果弄丟了,實在是太可惜,而且對我、對婆婆、對小姑子都將是損失。可是婆婆對此並未在意。

我後來反思:這是由於我的不精進,不常學法,給她們講真相不夠造成的。我們平時相居兩地,只有逢年過節才能見面,於是,我就把「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溶進婆媳、姑嫂的生活中,問候她們及老公公冷暖,不計較經濟付出。

當我的行為得到婆家人上下的一致認可時,我就對她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所以才能有這樣善良、真誠、忍讓的胸懷對待家人以及周圍人。」得到她們的讚許後,我就在新年除夕時,把大法真相掛曆帶到婆婆家。起初丈夫反對,婆婆也隨意擺放,我對她們說:這是過年最吉祥的禮物,我能身心健康並能這樣對你們好,緣於大法,緣於師父教我善待你們。擁有大法真相掛曆是有緣份與幸運的,你們要珍惜,一定要鄭重擺放。今年過年回家,我看到她們把掛曆放在窗台乾淨之處。

此時,近七旬的婆婆已被小姑子的病折磨成有早期心衰症狀,終於說服倔強的小姑來我們這兒做手術。小姑子雖四十多歲,但以有病(癲癇)為由,在家裏被婆婆無微不至地照料、被婆婆公公極力嬌慣,以自我為中心,心裏只有自己及其孩子與丈夫和錢。小姑子的所有醫療費用都由我們來支付,但她依然以「高標準」來享受這次住院待遇,而且處處讓護理自己的丈夫也要生活舒適、安逸。

我和丈夫(小姑子的哥哥)在她手術後的第一週,天天下班後換兩次公交車買著四人晚餐去看望她,慰勞護理她的妹夫,見她已恢復穩定,我倆也比較疲憊,就改為三天一看望,誰知第二天,婆婆就以打電話問候我丈夫感冒怎樣為名,提示我們要常去看望。小姑子有口無心,向婆婆全面彙報,自然也把我們的疏漏表現透露給婆婆。我如果不修大法,一定會認為她們的行為太過份了。想到我是修煉人,她們的表現恰是對我心性的考驗,我也就一笑置之,也未向丈夫抱怨。而且我的娘家人都積極前往看望,還帶著親手做的營養湯。我認為是我丈夫過年把小姑子勸來、請來治病的,我們能做到的都已盡力,我們是無怨無悔了。為此,我的心還算淡然,表面上我也很大方、大度。我感謝娘家人對小姑子的關愛,我就請娘家人吃飯,席間大家問候小姑子情況,並談起她的近況,我頓時新舊怨惱頃刻而出,憤憤不平。

回到家裏,我學習師父講法,看見師父點悟給我的「不平衡的人心」[2]這句話,我立刻想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這顆強烈的不平衡之心啊。不平衡於我盡力、無私的幫助她,她卻毫不知足;不平衡於婆婆對於小姑子過於溺愛而把後患都給我們來處理。可自己是修煉人啊,如果用常人心來看待,那就一定被邪惡鑽了空子。

恍然大悟後的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我們修煉人如果不在法上看問題,那就無異於常人,甚至有時還不如常人,那我們豈不是白修了嗎?!

寫這篇文章之前,我又沒忍住,而在娘家人面前「重蹈覆轍」的數落一遍小姑子夫婦,乃至我遲遲不願寫、不敢寫此文,面對題目我更是想改,但又不知寫甚麼。矛盾之時,我想起明慧網上一位同修文章,不讓舊勢力的「抱怨心」鑽空子的有效辦法,就是找被你抱怨那個人的優點。我換個角度思考,果然是像師父講的:「退一步海闊天空」[1]。我想這段日子我能夠早晨四點左右起來煉功,多虧小姑子來訪,讓我早起;她動過大手術,曾經四肢不能動彈,還是堅強地走過來了;這次手術臥床半個月,度過了寂寞的日子,獨立離開了形影不離的父母。這都是她剛強性格、樂觀心態的結果。站在法上,反思自己,我豁然開朗,於是開始講述我的一點修煉經歷。

層次有限,不對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