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上議院議員:英國和國際社會應採取行動制止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明慧記者唐秀明倫敦採訪報導)緊隨六月三十日舉行的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聽證會,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一個相同主題的研討會再次在英國國會大廈舉行。出席研討會的上議院議員芬利女男爵(Baroness Finlay of Llandaff)表示,她最感震驚的是如此傷害大量無辜生命的中共「活摘」罪行還在持續,認為英國和國際社會應該一起採取更切實有力的行動去制止龐大的信仰人群被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揭露中共「活摘」研討會在英國國會大廈舉行,由英國會議員丹尼爾•賽克納(Daniel Zeichner MP)主持。
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揭露中共「活摘」研討會在英國國會大廈舉行,由英國會議員丹尼爾•賽克納(Daniel Zeichner MP)主持。

當天的研討會由英國會議員丹尼爾•賽克納(Daniel Zeichner MP)主持。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中國問題專家兼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應邀到會介紹他們新近發布的《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和《大屠殺》(The Slaughter)深度更新調查報告,這是他們在一週內第三次來到英國會大廈揭露中共「活摘」罪行。活摘親歷者原新疆外科醫生安華托蒂(Enver Tohti)和曾在中國大陸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宋女士也到會發言作證。

國會議員:「活摘」罪行曝光十年後中共還在否認,要徹底揭開中共器官移植黑幕

英國會議員丹尼爾•賽克納(Daniel Zeichner MP)主持會議
英國會議員丹尼爾•賽克納(Daniel Zeichner MP)主持會議

主持研討會的丹尼爾•賽克納議員在會議開始時指出舉辦研討會目的是要徹底揭開中共器官移植黑幕。他說道:「十年前就開始聽聞(在中國)活摘器官的事情,十年後還在發生,但中共一直在否認他們的這個犯罪。」「然而,今天我們擁有更實際的證據來證明這件事情持續在發生。」

賽克納議員指出,關於揭露中共「活摘」罪行,新近發布的更新調查報告應受到充份重視,美國國會、歐洲議會和英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已接連對該報告進行聽證,建議英國政府和黨派接下來對這個重大問題給予充份關注,認為「這個主題其實是個跨黨派的議題,有必要開展更大規模的聽證。」

上議院議員:我擔心的是只考慮限制器官旅遊不能制止迫害

英國上議院議員芬利女男爵(Baroness Finlay of Llandaff)
英國上議院議員芬利女男爵(Baroness Finlay of Llandaff)

來自英國上議院的芬利女男爵(Baroness Finlay of Llandaff)帶著她的助手出席了七月四日在國會大廈召開的揭露中共「活摘」研討會。芬利女男爵是一位醫學教授,曾任皇家醫學協會的主席。研討會上,芬利女男爵表示擔心如果英國做限制移植旅遊方面的努力,無法給中共任何壓力,制止不了迫害。她還就建立調查英國人進行器官移植的登記系統、禁止器官旅遊的立法等相關問題,向與會專家磋商及聽取意見。

她說:「英國有NHS,是個中央統一的醫療系統,可以通過移植手術後的免疫抑制劑的使用量來計算到海外器官移植的數目。然而,其他國家並沒有跟英國一樣的系統,我擔心縱使英國的數字出來,也無法給中國足夠壓力,因為無法取得全世界的數據。」

「我擔心主要考慮這個會給英國一個藉口,可以宣稱自己做了努力了,而這不能保護中國那些嚮往信仰自由的人們免於被迫害,而我們知道發生的迫害有多嚴重,他們隨時有生命危險。我擔心全世界所有國家都不能做到跟中共做貿易談生意時把禁止器官移植作為附加條件。」

另外,芬利女男爵希望「世界移植醫學會」對制止中共「活摘」做出貢獻,並表示會就此事向英國有關部門質詢並採取相關行動。

揭開中共「活摘」黑幕

對於最近公布的更新調查報告,麥塔斯指出:得出的器官移植數量比原來調查得到的數字大很多,僅根據對所謂註冊批准的一百四十六家肝、腎移植醫院的數字保守計算,在中國每年器官移植數在六萬到十萬例,十幾年下來就是以百萬例計的量的概念,是個產業化(industrial)概念。這樣的(器官移植)巨大規模在世界上絕無僅有。

關於具體每個醫院的數據的確定,麥塔斯指出,這是他們在跟蹤收集、交叉驗證多方面數據資料基礎上採取的保守值。他說:「我們當然知道中國各個醫院對外公布的表面數字不可靠,但是我們查看分析的是醫院建設情況、醫院床位數、醫院醫療記錄、醫生人數、醫生發表的學術論文、等待時間、相關藥物採購資金規模,等等。」

葛特曼在研討會的發言中重申中共活摘良心犯,包括法輪功學員器官是國家參與的群體滅絕罪。他說:「一九九九年,中國開始採取滅絕法輪功的政策,二零零一年中共勞改系統就關押了上百萬法輪功學員,這還未包括被關到監獄、拘留中心、精神病院等地的。這構成了一個可能受到災難性打擊的群體對像。」「二零一二年薄熙來和王立軍讓中共『活摘』黑幕進一步為世人所知。」 「十年來我一直堅持認為,這(中共活摘器官)不僅僅是法輪功問題,而是類同於近代人類歷史上的群體滅絕。」

法輪功學員宋女士在研討會上講述自己因為堅持對法輪大法「真善忍」信仰而遭受中共殘酷迫害時,特別回憶了自己在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二年被關押的兩年期間,曾被多次無理由定期身體檢查和驗血的經歷,她表示希望關注「活摘」的人們去思考分析一下這一經常發生在被關押法輪功學員身上的現象意味著甚麼。

她說:「在被非法關押監獄期間,我曾受到詳細的身體體檢,包括對肺的X射線檢查和血液檢查,他們甚至檢查了我皮膚上的小疤痕。而我被關押在北京勞教所期間,有幾次被做了詳細的醫療檢查和血液化驗。他們從來沒有告訴我體檢的任何理由。」

現居英國的原新疆維吾爾族外科醫生安華托蒂(Enver Tohti)在聽證會上回憶反省了自己十八年前在中國行醫時被迫活體摘取一個死刑犯的器官的經歷,並揭露中共用「假惡暴」鬥爭哲學進行的反人性洗腦教育和思想控制,是「活摘」暴行得以在中國發生的重要背景因素。他說:「不管是誰,你只要被中共作為敵人,你就不被當人看了,就被當成所謂國家(黨)的財產,它就可以對你任意處置。」「常有人問我,作為一個醫生你應該是以救人為天職啊?事實上,我生在中共統治下,是那個機器的零件,按中共灌輸的觀念,當時甚至覺得能夠參與處置國家(黨)的敵人是件光榮的事。」「在歷史的那個時刻,我被推到了相反的一邊。」「剛剛聽了法輪功學員的發言,我感到很震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