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李永秀生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彭州市法輪功學員李永秀,曾被綁架關入彭州洗腦班、精神病院迫害,被打毒針導致身體腫脹,被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在長期的騷擾、綁架、恐嚇等迫害中,於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

此前,妹妹李永賢的丈夫葉興華(浙江青田人)在彭州市安家,也因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勞教兩年,家中經常被騷擾,於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去世。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也修煉法輪功的父親胡定方與妹妹李永賢一起上街買菜,被彭州市關口派出所警察包圍,推、扯、打,到家就臥床不起,不到半年就離世。

李永秀,成都八益床墊廠職工,她覺得遵循真善忍去做人,對社會對家庭都好,她只因修煉法輪功到北京說句公道話,就被八益公司凍結股份開除,一點生活費也不給,並被四處張貼大字報侮辱。二零零二年,被強制離了婚。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底,李永秀在家具城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保安舉報,被綁架到成都市武侯區簇橋派出所迫害,然後叫空軍後勤部五七零一廠保衛處的處長董永西和武侯區610辦公室的劉曉康來認人,他們說把李永秀返回原籍了,到晚上把李永秀送彭州洗腦班。

在彭州洗腦班,李永秀被非法關五個多月,她在洗腦班絕食二十八天,身體極度虛弱,被610的主任常平送精神病院迫害三十九天。醫生唐英、謝芳等人,將李永秀綁著注射藥物,使她心速加快,四肢不停的抖動。護士用調羹燙她的嘴皮,使她嘴皮幾次燙出小泡,又撬牙,在口腔內亂戳,使口腔潰爛出血,把鼻子捏出血,嗆到了,唐英還說:「你死了沒有關係,我們醫院有吸痰器、呼吸器,死了可以把你弄活。」人都不行了,還給李永秀戴著腳鐐。

一個好心的護士告訴李永秀說:「她們給你加了鉀的,而且是超出正常人百分之五十。」沒隔兩天,李永秀就一身發冷,四、五月份的天氣蓋兩床被子都還冷。再隔幾天一身發抖,抖得整個人都要彈起來,整天就頭腦昏昏的,迷糊糊的只想睡覺,臉蠟黃站都站不穩。

都這樣了,惡人還不放李永秀,還把她送進洗腦班繼續迫害,後來實在不行了,再次送進精神病院迫害。因藥物波及心臟,使心速跳得更快,有出氣無吸氣,四肢抖動,院長夫人廖明芳置之不理,還說裝病,後來發現確實不行了。

李永秀暈死幾次,彭州市610和彭州市精神病院怕承擔責任,把隆豐鎮政府人員叫去,由隆豐鎮政府送回她娘家──彭州市隆豐鎮西北村一組,當時她全身浮腫,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妹妹李永賢和父親胡定方一起上街買菜,突然被彭州市關口派出所警察包圍,還有劉光華帶一批二派把李永賢綁架,當時八十歲的父親嚇壞了,想拉住李永賢,沒拉住,被他們推扯、打,到家就臥床不起,又遭劉光華等警察到家騷擾,不到半年就離世。此前,胡定方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紅光滿面,很愛幫助別人,拉車像小伙子一樣。就這樣被迫害離世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十七時左右, 五七零一廠三男一女以查電線為名,突闖李永秀家,看見電腦、打印機,那女的報告保衛處書記張煥智。張進李家門就說:這麼多年,你還在搞這個。李永秀給他講真相,張說:「沒辦法,我的工作就是做惡人的。」這時,廠保衛處處長董錦羲帶著攝像員和簇錦派出所警察以及國安和街道辦事處人員來抄家,抄出李永秀的大法書籍。李永秀叫他們出示證件,一個肩上帶二顆星的警察說:「你還要搜查證,老子一會兒給你補來。」就這樣搶走了一台電腦、打印機等。李永秀不配合,被國安人員打了兩下,然後,她和兒子被綁架到簇錦派出所。李永秀的兒子還未修煉當晚回家。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六日十七點過, 五七零一廠保衛處處長董永希、張齊、動力處的羅均、工會人員、族錦派出所、社區主任韓美迪,還有其他不知姓名的惡人翻牆進院,把門踹壞,破門而入,聲稱是派出所的,就開始亂翻。李永秀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他們還說李永秀給他們找麻煩。惡人搶劫了法輪功學員李永秀的大法書和師父法像,表現最邪惡的有退休辦的周開富、精警隊的隊長、一個中等身材的胖警察, 社區副主任吳燕玲。

時隔一天,廠裏把李永秀兒子攆出去,把日常生活用品丟到光天化日之下,叫把廠裏房子交出來,把李永秀離異丈夫天天叫去寫檢查,並威脅說要留廠察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