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株連式綁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七日】中共不僅隨心所欲地綁架法輪功學員,而且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的親屬或朋友的株連式綁架,同樣隨意得讓人吃驚。我們看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報導中所涉及的幾個具體的案例。

一家四口被株連綁架

山東即墨市法輪功學員李紅蕾的律師,以前曾經在出庭為其他法輪功學員辯護時,講了剛接的一個案子:「一個在稅務局工作,連續八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的法輪功學員被抓了。『孩子,你媽媽被警察抓去了!快回家來!』正在上大學的女孩接到姑媽的電話,第二天趕回家中,遇到警察正在抄家,將她和抄到的家中財產一同帶回警局,隨後女孩被投進了看守所。

「我接案子後去看她,看守所竟不讓會見!只不過是一個小女孩啊,還在上學呢,一夜之間她遭逢了甚麼?媽媽被抓走,爸爸和七十多歲的奶奶去探視,也被抓!自己回家又被抓!因為甚麼,只是因為信仰真善忍,而這按法律完全是合法的。女孩天真幼稚的心靈遭到這一連串的重擊,我難以想像她如何承受……」

五個無辜者被株連綁架

李紅蕾的律師講述的案例如今又再次發生在李紅蕾一家身上,真讓他感慨萬千,中共警察的株連式綁架太無法無天了。

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晚上七點左右,山東即墨法輪功學員李紅蕾到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孫淑清家看望其家屬,被其丈夫酒後失去理智報警,被綁架到即墨市通濟派出所。當天晚八點半左右,李紅蕾的丈夫、婆母邱青華及法輪功學員張鵬偉去探詢情況,又被劫持。李紅蕾的女兒黃如瑩得知消息回家,也被正在抄家搶劫的警察綁架。

李紅蕾只是去看望一下朋友的家屬就遭綁架了,就連去問情況的親朋三人隨後也被綁架,她女兒又有甚麼罪,她自己的家就不能回嗎?怎麼一回家就又被綁架?

律師也成了株連式綁架的對像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山東省濟南市法輪功學員李凡麗帶著八歲的女兒從濟南東站準備乘火車回老家,被610警察搜查並綁架至泉城路派出所。610警察又到李凡麗家,利用暴力將李凡麗的丈夫、身為律師的陳廣昌帶到派出所。李凡麗僅僅八歲的女兒陳清悅被迫目睹警察非法審訊她父母、威脅恐嚇她母親的罪惡過程,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七日,李凡麗以自己和女兒的名義,分別提出了行政訴訟,起訴於歷下區法院。濟南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為了逼迫李凡麗撤訴,再次將她丈夫陳廣昌綁架到洗腦班。陳廣昌是執業律師,精通法律,按理說這些所謂的執法者總該有所顧慮吧,可是在中共惡徒眼中,精通法律又能怎麼著,照樣說綁架就綁架。洗腦班的畢思良和胡姓科長拐彎抹角的威脅陳廣昌撤訴,否則就不讓出洗腦班。

株連綁架好人妻子,敲詐枉判致命亡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晚,張永奎在家中被遼寧省朝陽市前進分局警察綁架。妻子朱慧圓與七十多歲的婆婆去前進分局要張永奎,人沒要回來,自己也被強行扣留,非法拘留十五天。釋放後,朱慧圓一邊上班,一邊多方求人營救丈夫。因救夫心切,被一個公安人員誘騙一些錢說能把丈夫釋放回來,幾個月過去了沒有任何音信,後來該公安又向她敲詐要兩萬元錢,朱慧圓頓感失望,她再也無力拿出兩萬元錢給此人了。

張永奎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被雙塔法院非法開庭,枉判三年。有冤無處訴,有苦無處說,一個孤身弱女子已無法面對眼前的一切,走投無路後精神徹底崩潰,朱慧圓最終帶著對丈夫的無限牽掛與思念於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早投河自盡,含冤離開了這個人世,年僅四十六歲。

串門致命喪

原吉林省吉林市輕型車工具廠職工李文軍自述:「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六點多鐘,我在家中休息。吉林市高新國保大隊長胡園夥同社區等人,由社區人員叫門,胡園躲在門邊樓角處。騙開門後,胡園等人闖入家中,非法翻我家東西,發現大法書就打電話給派出所警察。來的是副所長趙威和二個警察,二個警察將我按在床上不讓我動,趙威翻東西。

「這時有人按門鈴,胡園和另一個警察開的門。我聽到是同修於學忠找我問我妹夫的車上保險的事,於學忠在保險公司上班。我說我過去看看,二個警察將我按住,沒讓我動。後來我聽到拉扯聲和警察的叫罵聲,他們把於學忠從樓上一直拖拽到樓下,塞入車中綁架了。……三十七天後,我被放回家,我才聽說於學忠在派出所被迫害致死了。」

這樣的株連式綁架說出來人們都不可能相信。中共暴徒真的一點法律都不講了嗎?事實上真是這樣。中共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這種株連式綁架能夠如此隨意,而且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這說明甚麼?說明中共迫害法輪功不只是不講法律,而是已經達到了完全失控,完全瘋狂的地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