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從死亡邊緣走回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七日】在中共迫害法輪大法(法輪功)之前,我曾經煉過法輪功。但不到半年時間,江澤民就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媒體對法輪功的誣蔑鋪天蓋地,我在半信半疑的狀態下停止了修煉。當時我與丈夫開始創業,頭腦中充斥的都是掙錢的慾望,我漸漸迷失在追逐名利、是非難辨的生意場上。

二零一六年春季一天,我突患疾病,下身流血不止,流量越來越大,去醫院就診,從地方醫院轉至大城市有名的醫院,西藥、中藥、民間偏方都服用過,始終不能完全治癒。由於流血過多,我的身體變得非常虛弱,並伴隨著全身疼痛,有時感覺像是抽了骨髓一樣的疼痛,手關節痛的拿不穩東西,疼痛嚴重時,我只能跪趴在床上。

在痛苦無望的時候,七十九歲的媽媽來看我,我媽媽修煉法輪大法。我為了不讓她牽掛我,生病的事一直瞞著她。媽媽看到我的樣子後說:「趕緊學大法!趕緊修煉!」

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下午,媽媽用電動三輪車拉我到一個學法點,當我進到屋裏,一眼看到李洪志師父的照片,我的眼淚控制不流的往下流,心中說不出是甚麼滋味。我強忍著眼淚開始跟著同修學法,從下午兩點一直到六點。學完法回家後,流血狀況更嚴重了,大量的血塊往下掉,流量多得我有些害怕,本來是一天吃三次的藥,為了儘快止住流血,我一次吃了一天的量,當時也不顧及服藥過量的後果了。第二天,流血量還是很大,身體難受得躺著不行、坐著也不行,不知該如何是好,我又跪趴在床上,當時的感覺只有這樣跪趴著才舒服點兒,然後我雙手捧著《轉法輪》書放在我的頭前,跪求師父救我。

下午學法的時間到了,我虛弱的躺在床上不想再去了,媽媽說必須去,要我一定堅持去。我有氣無力的被媽媽拉到學法點,同修們說:師父已經開始給你淨化身體了,這是物極必反。下午的學法時間我堅持下來了,學法回來後,我躺在沙發上,打開師父的講法錄音聽,我昏昏沉沉、時睡時醒的一直聽到設備沒電了,我也醒了,起來上廁所時感覺身體好像不那麼沉重了,流血量也少點兒了。

在以後的日子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身體逐漸好轉,流血量也漸漸減少,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就完全康復了。我的家人親眼目睹了我的變化,丈夫逢人就感歎的說:「法輪功太神了!我妻子的病在醫院花了那麼多錢沒醫治好,學了法輪功後一分錢沒花病好了。」

我從死亡邊緣上回來。我深知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從內心感謝大法!感謝師父!

我鄭重的告訴那些昔日同修:快快回來!回到大法中來,跟隨師父從新修煉。也想告誡那些詆毀大法的人:不要再做詆毀大法的事情,不要被中共媒體所矇騙,請靜下心來聽聽真正大法弟子的勸告,聽聽大法弟子告訴你真相,那才是你生命的保障。請相信一個從死亡邊緣上回來的人的忠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