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修大法 講真相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在去年,我和家人有幸參加了紐約法會和曼哈頓大遊行,見到了十九年來一直在盼望見到的偉大的師尊!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聆聽師父親臨講法,我深深感到修煉的嚴肅和大法弟子責任的重大,必須多學法、同化大法,多救人。

一、緣修大法祛病健身顯神奇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學過科學的都知道,許多的理論是建立在一定的假設或限定範圍之內,超出這個局部它就不科學了。多年來我一直喜歡思考和探究人生道理。工作中為「名」為私「奮鬥」帶來的壓力、取得成績後常人中的妒嫉和矛盾,弄得我精疲力竭,疾病纏身。為健身,偶爾也喜歡打坐。

一九九六年初學《轉法輪》,看到師父講的開天目過程,我之前有經歷過(但以前從未知道其道理),周圍一些修煉法輪功的人也印證了各種超常的現象。許多人類一直探索不清的高深問題,被師父用看似淺白的口語幾句就說清了。我豁然明白中共長期變異的「科學」和「迷信」灌輸,使人們陷進「迷信科學」的誤區。多年來在頭腦中形成的「厚殼」,一下子被師父洪大的法理破開了。我認識到法輪大法就是我有生以來冥冥之中一直在找的真法!

當時,我患面神經麻痺,各種醫治已基本不奏效,以前練過氣功病照樣得,對氣功也不信了。壓力很大,很苦惱。親戚修法輪功,叫我煉,我不信。一月後再來看我,又說法輪大法是最好的!心動之下跟他學了一點動作,他一走,我只就記得第二套功法的站樁。試煉了十幾分鐘,突然面部神經抽動起來,我很震驚──三個月來中西醫、針灸、民間秘方都沒能「觸動」到它,太神奇了!我當即就決定修法輪功。

隨著學法煉功,身體迅速康復,恢復上班。其它病如腸胃不好、肩周炎、容易感冒、痔瘡也好了,上多少層樓梯都經常一路小跑,真是無病一身輕啊。

二、頭腦中的「無神論」思想瞬間崩潰

在「無神論」的強制灌輸下長大,使我一直不相信「神佛」的真實存在,更不懂何為修煉。記的一九八二年遊靈隱寺大雄寶殿,第一次見到這麼高大的佛像,當時突然有一種非常強烈的、從來沒有過的感受:整個人沉浸在深度寧靜、非常舒適的狀態,好像都不想挪動腳步。這個感受非常的明顯、深刻,以至過後,從來不會寫古詩的我竟然還專門為此學著寫了一首「詩」,當然覺的還是無法表達出來。但我清楚知道,「無神論」在我頭腦中瞬間已經崩潰了!

為甚麼會這樣呢?我卻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修煉多年後,二零一一年拜讀師父新發表的詩「入聖境」,才找到了答案。我突然覺的一震:當年的感受,完完全全就在師父所寫的詩中,強烈的震撼使我流下激動的淚水。我終於悟明白,從當年那一刻起,神佛就清除了我頭腦中「無神論」的枷鎖,為我接上了緣份──那是久遠之前定下的、修煉法輪大法的聖緣。我明白:世上每一個人,一旦選擇了善良,神佛真的就在你的身旁看護著你;而那些反對佛法、迫害修佛的大法弟子的人,隨時有層層的護法神威嚴的在盯著。

三、明白真相,才有一個好的未來

修大法之後身體健康,工作和生活中諸多壓力、矛盾和苦惱,在同化「真、善、忍」的修煉中輕鬆化解。隨著大法的傳播,整個社會道德回升,人們真的看到了美好希望。

然而一九九九年,江魔頭的妒嫉和假惡鬥的中共互相利用,瘋狂迫害打壓法輪功。震驚之下,我徹底的看清了江澤民和中共的邪惡本質。我清楚知道:放棄同化「真、善、忍」,等於配合邪惡來毀滅我自己的「靈魂」。我唯有繼續修煉,同化大法,跟師父回家。這是唯一的選擇。

工作中我堅持以自己的修為證實大法,儘量讓更多世人明真相,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有時和領導去基層,有人送「紅包」,我總是想辦法送回去,同時視情況理智講真相。二零零一年,領導許諾找個基層單位「掛靠」,讓我晉升高級職稱。我婉拒並善意告訴他我不能造假;單位全體中層幹部重新「競爭上崗」,我獲得了最高分。這表明,不管邪惡如何瘋狂造謠,大多數人們內心都清楚: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是好人。

許多人明白真相後,擇善而為:有的不怕邪黨的壓力,同情支持大法弟子;有的「三退」、有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福報;當警察的同學鼓勵我:「要堅強,還要堅韌」;有國保警察選擇了不作惡、「不理事」;單位「監控」我的同事敷衍六一零。這些明白真相的世人,後來的人生和事業大都順暢,很多人得到福報。

也有選擇追隨邪黨作惡的。二零零四年家人被劫持洗腦班,朋友通過本地一個企業家要求六一零頭目提早放人,被一口拒絕。此人不聽真相,積極迫害大法弟子往上爬;六一零副頭目揚言說海外大法弟子打電話來都被我罵了;公安局管國保的副局長實施多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原檢察長多次批捕大法弟子……若干年過去,這些人都先後患絕症喪了命,有的還連累親人遭殃。本地不少參與迫害的也遭遇相應的災禍。這些事情在政法系統乃至公務員系統產生了很深的影響,許多人發自內心明白、甚至公開表示:原來報應真的有啊!有的人從此不再參與迫害。

四、多救人,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

看到許多世人被中共毒害,歧視甚至仇恨修「真、善、忍」的好人,不自覺中給自己造下了罪業;許多六一零人員和政法系統人員助紂為虐,迫害修佛的大法徒而遭惡報。怎麼讓迫害者明白真相,不做江澤民的替罪羊;讓世人明真相,與大法結善緣,從而有美好未來?

十多年來,無論在國內或來到海外,我一直和同修們堅持講真相。從偏僻的農村到繁華的街道民居,從發資料、送光盤、打電話、勸三退、到實名訴江、參與講真相項目。雖然有時候走的磕磕絆絆,過程中基本能儘量配合,默默去做,甘當配角。我知道:只要師父要的,就是大法弟子應該去做的,而且要做好。

在國內險惡的環境中,經常要側重修去怕心;來到海外,接觸到正常社會人的生活、思維方式,則凸顯出要清除黨文化,修去堅持自我、證實自己等執著。這就需要更加重視多學法、並且學法要入心,才能做到正念強,真正的向內找、修自己,從而更好的講真相救人。

一點個人體會,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