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實修、用心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我是「九零後」,二零一零年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從新走回修煉中。下面把我這一年來的修煉體悟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放下自我、修自己的那顆心

前兩年剛剛開始修煉時,我在講真相方面非常熱心,因為我有講真相的願望,在師父的加持下確實讓一些眾生明真相得救了。從而覺得有些沾沾自喜,誤認為自己還可以,有時候常常忽視了個人的修煉,比如學法犯睏;男女情不去,過關總是拖泥帶水,反反復復;學法上沒有下功夫多學,只是安於現狀;小事上的修煉沒有重視等等。

由於個人修煉的長時間不重視,就導致遇到種種干擾而不自知,遇到問題還喜歡找各種藉口來給自己的執著心掩飾,直到同修們當面指出我的問題,我才猛然驚醒。當我下決心要去掉它時,它讓我感受到在人中唯一感興趣的東西要放下時,活而無趣。而我明知道這種感受它並不是我,卻很難從這消沉中擺脫。當我堅持住正念,無視那痛苦感受的時候,師父幫我把這不好的物質拿掉了,那壓抑了我一年多的痛苦感受沒有了。

修煉中我常常有一個顧慮就是怕自己做不好被舊勢力干擾,沒有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影響了救眾生,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總是很緊繃很壓抑,總是想人為的做點甚麼從而擺脫舊勢力的干擾,可總是事與願違。有時候在公司做完自己的工作後學法,這時同事讓我幫忙改點東西,我馬上很反感,心想又來干擾我。儘管每次也會去幫助別人,但心裏總有點不情願。幹甚麼事情都覺得是浪費我時間,在公司裏每天也說不上幾句話,覺得跟常人在一起很無聊,就想抓緊時間多看書,多做做講真相的事。因為自己有執著心在其它方面浪費了時間,所以總想人為的把時間補回來,生怕影響了救眾生。

有段時間,身邊的一個同修總喜歡說順其自然,在我耳邊說了一遍又一遍,我一聽「順其自然」就覺得很刺耳,心裏不舒服。我就想同修說的在法上啊,那我為啥不願意聽呢,通過學法向內找,我找到了那個強烈的「自我」。一直以來,我總是在想我要做甚麼做甚麼,下一步要怎麼做如何如何,一旦遇到的事情不符合我給自己安排的計劃時就很不高興,心想怎麼能排除這個干擾。我完全忘了師父的教誨:「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1]

後來我終於稍微理解了一點師父的這句法,我不再執著於常人中遇到的事,也不再擔心別人浪費我的時間,努力的放下「自我」,多為別人考慮,儘量把常人中所遇到的事都視為實修自己的好機會。我也不再懼怕舊勢力的干擾了,只要心在「三件事」上,無論遇到了甚麼,我都按照師父說的去做,所有干擾也就煙消雲散了。具體的事兒不重要,根本上是修自己的那顆心。

每一年都感受到個人修煉上更加成熟了一些,雖然自己有提高,但是跟前面的同修已經是差的太遠太遠,我想不管還有多遠,就儘量的跑步追趕吧。

(二)體會到救人要「用心」

今年在講真相方面最大的體會就是,用心救人。以往我就是儘量多做啊做啊,就想中國這麼多人,做的越多越好,好像有些麻木了。雖然也知道要注重質量,但並沒有真正的理解好師父講的法。

因為前兩年我有想開車打電話的願望,師父就安排好了一切,大學畢業後我利用找工作的時間考了駕照,工作穩定後家裏給我買了輛車。買車的那天,我感到身上的責任更加重大,開車不是讓我來享受常人生活的,一定要利用好師父給我的便利條件多救人。參與到真相電話對打項目後,我體悟到了很多。

開始打電話的時候,我總是有各種各樣的想法。每個同修說的每一句話,也許都會觸及我的觀念,引出我的執著心。比如嫌這個同修太急、那個同修講的太單調、這個同修說話口氣我不喜歡……每當這些想法冒出來的時候,我都及時抓住它否定它,我要給同修加正念絕不能拆台,每個能出來講真相的同修都非常了不起。我再仔細找一找為甚麼自己有這些不好的想法,自己有甚麼心呢,看不起別人的心、自以為是的心、爭鬥心、沾沾自喜的心、善心不夠等很多很多的心。每次它們出來,我就否定排斥它們。現在,我對同修就很少有負面想法了,很多時候都能看到同修們的優點,借鑑人家講真相的技巧和正念,完善自己不足的地方。

記得有兩次,我打了一百多個電話,前面一個退的也沒有,最後一個很容易就同意退了,我想為甚麼兩個小時只能勸退一個,因為自己修煉層次有限。過去我總想用更多時間來講真相,現在我體悟到要好好學法。法學好了,講真相一個小時要比以往講幾個小時效果還好。不是我有多高明、多會講,那是師父的慈悲安排,法的威力才能使眾生得救。當然個人狀態也會影響講真相,如果我心態受到影響或者是氣餒了,也許就不能堅持打到最後那一個能得救的眾生。

還有一次,一個同修一通電話勸退了好幾個人。這是我們打電話以來從沒有過的。本來是件讓人高興的事情,這麼多眾生得救了,然而我心裏卻隱隱作怪。我找找自己的心,原來是因為這個同修我覺得她平時修煉並不如我努力,我沒有勸退那麼多人,她卻一下勸退這麼多人。我馬上意識到這是妒嫉心,表面上我以為的誰比誰修的好,那是我個人的自以為是,並不是實際情況。每個人來源層次不同,所要救度的眾生不同,使命不同,跟師父簽的誓約可能也不同。我不應該去看結果求數量,我想到了神韻演員有領舞有配舞,如果讓我一直站在最後面配舞,我願意嗎?我當然願意。其實站在哪裏並不重要,默默的配合同修圓容整體,真正讓眾生得救才是最重要的。在我所在層次做好我該做的,勸退一個是一個,紮紮實實的去做就好,不用去執著其它的事情。我豁然開朗,為眾生得救感到發自內心的高興。

打電話的過程中最大的體會就是配合,有的同修每天堅持打電話很了不起,我們幾個司機就每週每人排幾天去接她們。我想就是有時候狀態再不好、再累再消沉,我也絕不能拖同修後腿,必須要堅持去。每次打電話對我來說都是珍貴的機會,更能感受到師父無時無刻的保護。其實師父給我們的遠比我們小小的付出要多的多,不能用人類語言來描述。

弟子叩拜恩師!願我們能堅持實修,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手挽手救度更多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