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鄰居誤解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

被鄰居誤解後

我和鄰居家中間有一小胡同,鄰居家只有一個老太太,兒子在市裏住不常回家,兩個女兒住在同村。

二零零八年我家要蓋房子,沙子、石子甚麼的沒地方堆放,只能臨時放在這條小胡同裏。當時,鄰居家剛蓋完房,他家蓋房時的沙子、石子也是放在這兒的。當我家蓋房時那裏已經沒有他們家的東西了,只是零星的有點小石子用鐵鍬打掃打掃也沒有一面袋,於是我安排拉沙子的民工就把沙子堆放那兒了。

等我家蓋完房不久(此胡同已清理乾淨),有一天,鄰家的兒子把我叫去(臉色很陰沉),我想甚麼事呢,這麼嚴肅?於是,我樂呵呵的說:「大哥,叫我啥事啊?」我話剛一出口,還沒反應過來,就聽他惡狠狠的開始數落我:「啊,你幹的像人事嗎?!有你這樣的嗎?把人家的石子用了連招呼都不打?那可是一車呀!看你平常挺好的,怎麼做出這種事?你看我媽是個老太太是不?」一句接一句連珠炮似的,根本不讓我有說話的機會,當時我臉憋得發熱,眼淚在眼圈打轉,心想:「這哪是哪啊?我放沙子時根本就沒石子了,哪受過這種冤枉氣啊?」想到師父的法,強忍著沒有發作。師父說:「你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來的更歡,你還不如他那個常人了」[1]。等他數落完,我對他說「大哥,是我不好,可能是我放沙子時把石子蓋上了,沒在意,結果給用了,要不?該多少錢我給多少錢吧,消消氣。」我一直說好話,他才答應,後來我問了價錢給了他媽大概兩百元錢(記不太清了價錢),這事好像平息了。

師父說過:「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隔了一天,我家對門的霞姐來我家串門,因為我沒有完全放下,就說了這事。霞姐一聽,一下就炸了:「這事我知道,那石子是老太太給她大閨女了,我親眼看見的,走,找他們評理去!」本來我就有些沒放下,這下更覺得委屈,覺得名譽受損,又想起鄰居兒子惡狠狠的表情,被霞姐帶動說出一些埋怨的話。可是我明白的一面也想,我不是煉功人嗎?我要聽師父的話,這是求名的心、利益心,我不要它!念剛一出,就覺得心口不堵了。

我對霞姐說:「霞姐,別生氣了,我都不生氣了,你還氣啥?過去的就過去了,那一、兩百元錢也不常花,也許是老太太忘了,給就給了吧,取個和氣,我現在煉法輪功了,至於他說我好與不好,我已經不在乎了。」霞姐聽我這樣一說也不生氣了。

就這樣,這件事才算真正的結束,以後我沒有再因為這件事而耿耿於懷,謝謝師父藉這件事讓我去掉了一層求名心、利益心。

去妒嫉心

大約二零一二年,有一天我和丈夫吃飯的時候,聽丈夫說他的姪子騎摩托車摔了,摔的很重,和我丈夫聊起這事時,我問:「甚麼時候買的摩托車呀,我怎麼沒聽說?」我丈夫沒吱聲,我以為沒聽見,又重複了一遍,丈夫吞吞吐吐地說是他爹給買的,花了八千元,除了我和兒子誰都知道。

當時我聽了心裏「咯登」一下,有點不是滋味,心想:「這也太偏心了吧,給我兒子買啥了?」有點不平衡,可是又一想,不對啊,這不是嫉妒心嗎?想到《轉法輪》裏師父的話:「別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別人高興,而是心裏不平衡。」[1]我可不要這個壞心,把心放下,一定過好這一關。於是,把話題岔開說:「是嗎?我還不知道,你姪子摔得怎麼樣?」這樣愉快的談話過去了。

有一天,也是我和孩子在飯桌上,我提及此事,兒子表現也很突然、驚愕,目光中帶著不理解,我對孩子說:「想甚麼呢?不要多想,你爺爺給誰買甚麼是他自己的事,別人無權干涉,咱不應嫉妒,應該替你大哥高興,做個善解人意的好孩子,知道嗎?」兒子說:「媽,我知道。」我也挺高興。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我是不會這樣對待的,一定會在兒子面前煽風點火,唯恐事不大。因為我現在修大法了,有師父的教誨,帶著我一步步向前走。

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現在人類的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邪黨只能叫人變壞,只有我師父教人做好人。

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只在中國大陸遭迫害。今天寫出這些是我修大法提高心性的真實寫照,讓人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