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堅信師父 走過獄中魔難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我是華東某省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七歲,現是一公司下屬子公司經理。我從小體弱多病,一九九五年十月,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不僅哮喘頑疾得以康復,體質強健了,而且人生有了全新的方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返本歸真。

無病一身輕的喜悅中,我決心用好的身體來回報社會,在工作中,我放下私心,不求回報,兢兢業業的幹活,加班加點,從不貪佔公家一點財物,受到單位上下的一致好評,多次被評為「先進個人」,不止一位同事說過「你是我們單位最好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同年十月,我與妻子秉承良知進京上訪,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一年二月,已被非法關押一年多的我,從看守所被送往A監獄。

A監獄,掛牌某省第一監獄,原係關押重刑犯的監獄,「文化大革命」時曾關押過知名政治犯,幾十年來,在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中,練就了一整套治人、整人的凶殘陰毒手段,豢養了一大批漠視法制與人權、戾氣十足、心理陰暗的司法打手。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A監獄獄警把這些治人整人的招數肆無忌憚的用在善良的大法弟子身上,我與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弟子都受到了極其嚴酷的迫害。一次,大隊教導員譚某某找我談話時,就曾直言不諱的說:「你死了,對我們沒有任何影響,我們可以做(假)材料……」

我生性內向,不善言辭,外表看起來是一個文弱書生,我能頂住邪惡的高壓迫害,在中共黑獄中堂堂正正的走過來,全靠慈悲偉大的師父呵護與師父傳給我們的大法。四年冤獄,經歷很多,下面僅舉三例說明大法的偉大威力,師父的法身時時在呵護著大法弟子。

默念「師父救我」 劇痛消失

二零零二年,一天中午休息時間,我在監獄車間內的小房子裏面打坐,獄警發現後,指使兩個「積委會」的刑事犯把我拖到車間裏,強行按在一個長凳子上坐著。兩個犯人一邊一個,把我的兩隻手向兩邊成「一字形」拉開,用粗麻繩緊緊的捆在長凳子的靠背上,然後,他們把我連著長凳子一起抬到牆角,使我的臉面對著牆。他們就走了。

由於全身無法動彈,兩隻胳膊又被捆綁得很緊,我感到鑽心的疼痛,特別是我的右手臂,一會兒越來越痛,越來越脹,我感覺承受到極限,幾乎無法忍受了,想動又動不了,想蹦也蹦不起來,我知道惡警是想用這種方式摧毀我的意志,我絕不能向他們屈服。

當時我實在是承受不住了,心裏開始求師父,不停的默念「師父救我」、「師父救我」……不知念了多少遍,漸漸的,我感覺到右手臂的劇痛消失了,不難忍受了,最後,一點疼痛都沒有了。雖然我還是原來的姿勢被綁在長凳子上,但整個人已很輕鬆,完全沒有被捆綁的感覺了。

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師父就在我的身邊。

一直到收工時,他們才把我放下來了。那次,我被綁了五個小時。

背大法顯神奇 苦中不覺苦

因為我是修煉真、善、忍被關押進來,我在獄中反迫害、不配合做奴工,我曾多次被惡警吊銬在監獄車間的柱子上,常常是從出工到收工,一吊就是一天。

被吊銬時,因為身體長期保持站立姿勢,無法活動,兩手的疼痛,連帶著肩膀、頭都不舒服,身體的承受也是很大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就不停的背誦師父的經文,包括:《論語》、《弟子的偉大》、《也三言兩語》,以及師父《洪吟》中的詩句等。就這樣,反覆背法中,身體的痛苦變小了,一次次闖了過來。我常常一背就是一整天,直到他們把我放下來為止。

因為吊銬很痛苦,吃了東西會更難承受,因此,幾乎每次被「吊銬」,我都不得不絕食。而因為背法的原因,每次絕食,我從不感到餓,相反,感到頭腦很清醒,身體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有個曾絕過食的刑事犯人後來得了腸胃病,他勸我不要絕食,我說沒事。我相信自己有師父呵護,有大法,我不會因為絕食出問題。事實上,出獄多年來,我的身體一直很好。

犯人明真相 幫助反迫害

因為我一直在獄中反迫害,多次遭到惡警的非人對待。

二零零三年三月,獄警吳某某把我帶到車間的小房間裏,殘暴地對我全身多處用電棍電擊,時間長達半個多小時,劇烈的疼痛致使我在地上不斷翻滾。

同年五月,有次收工回監房時,因我不配合下蹲,被獄警中隊長邱某從背後猛踢一腳,把我踢倒在地上,致使我的門牙當場被碰掉兩顆,嘴唇流血不止。

A監獄的一些刑事犯,平時看到我和其他大法弟子的表現,知道我們是好人,都很佩服大法弟子的勇氣與堅定,私下裏為我打抱不平,同情我。

此時,正值一位刑事犯H刑滿出獄,他出獄後,馬上打電話給我家人,告訴家人我在監獄被迫害的一些詳細情況。由此,家人很快寫出營救的書面材料,並前往監獄,要求獄方立即為我作傷情鑑定,並對非法體罰、虐待我的獄警進行處理,後來家人又去省監獄管理局遞交控告信,並找到主管改造的副局長,當面向其揭露對我的迫害。其後不久,監獄管理局便派出調查組前往A監獄,最後以電擊我的獄警吳某某被扣當月考核分四分告終。雖然只是一個名義上的處分,但也深深的震懾了惡警。後來,我在A監獄再沒有受到甚麼大的迫害,而且學法煉功的環境也更好了。

可喜的是,H也因此獲得了新生。H出獄不久,原來的黑道大哥要H去地下賭場看場,被他拒絕了。因為沒有學歷與工作經驗,H的謀生之路走的很艱難,每一份工作都很辛苦,薪水也很低,但H硬是克服困難堅持了過來。後來,H因父親病重回到家鄉,才與我們中斷了聯繫。

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高峰期,H能冒著風險,把消息傳遞出來,是需要一定勇氣的。其實,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A監獄像H這樣明白了真相的刑事犯還有不少,有的還學習了師父的《洪吟》,為他們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頂住了惡警的種種酷刑折磨,沒有「轉化」,沒有放棄對大法的信仰,堂堂正正的走了過來。在獄中,我一直堅持排除干擾,開創環境學法煉功。

由於堅持做一個大法修煉人該做的,離開監獄時,我皮膚細嫩、光滑,臉龐圓圓的,精神十足,家人都說我還顯得年輕了。

冤獄四載,我深深體會到大法的巨大威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當自己能走正時,慈悲偉大的師父一切都會為我們做主,誰也不可能真正迫害到我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非盈利轉載請在文章等作品之前標明出處(“據明慧網報導,……”),之後注明明慧網原文連結。商業轉載請與編輯部接洽授權事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