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主管護師呂雅軒遭多年冤獄 被剝奪工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長春報導)現年六十三歲的呂雅軒女士是吉林省結核病醫院的主管護師,她因修煉法輪功,在過去的十六年中,多次遭中共江澤民集團綁架,她曾被非法勞教一年,非法判刑八年;即使走出監獄,她也無法正常生活,她不斷被騷擾,沒有人敢僱用她……這位富有三十年經驗的主管護師被完全剝奪工作的權利。

呂雅軒女士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公布江澤民的刑事罪責。以下是呂雅軒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事實:

我是吉林省結核病醫院的主管護師,在護理崗位工作近三十年。一九九六年秋,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我長期患有的貧血、心功能不全、膽囊炎、消化不良、五更洩、神經官能症、失眠等疾病就全好了,真正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好感覺。

綁架、開除、非法勞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一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我就被單位列為重點監視對像。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我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押回長春非法拘留十五天。五月二十四日,我被結核醫院非法開除。

六月十八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綁架,次日被遣送回長春,六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長春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當時兒子在長春市一中專美術裝潢繫上學,還有一年畢業,因失去經濟供給,被迫輟學到社會打工。

在非法勞教期間,我遭到強行洗腦,強行奴役的迫害,每天十七、八個小時的超負荷的勞作,給長春美術廠加工工藝品,其中工藝小鳥的羽毛顏料很刺激皮膚,使用的膠味道很刺鼻,雙手被染成五顏六色的,手指嚴重腫脹、變形,每天脹痛的厲害,因為都在監舍幹活,滿屋的羽毛,被子裏、襯衣裏、水杯裏、飯碗裏甚至嘴裏和鼻子裏都是毛,很多人得了病,經常咳嗽,也不給治療。完不成定額還挨打受罵的,有的還挨電棍電。二零零零年末,為了完成二十二萬隻小鳥的定額,我們三天三夜不讓閤眼。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日,我從勞教所出獄,因沒有生活來源,多次找到單位領導,才同意我做臨時工,打掃衛生,每月五百元生活費。

拘禁、騷擾、非法判刑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三日,九台市南山街派出所警察到醫院逼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將我頭朝下從三樓拖到一樓,頭磕在樓梯上梆梆響,他們把我拉到南山派出所拘禁了六個小時。我頭痛、噁心,後腦勺磕了好幾個大包。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凌晨,公安局十幾個警察闖到我家猛勁的敲門,認為屋裏沒人才走了。第二天我被迫離家,從此過著食不果腹,流離失所的生活,再也沒回到生活了二十年的家。因被非法追蹤,又沒有身份證,我找不到工作,只能給一家人當保姆,而那家人知道我煉法輪功後,怕受連累又把我解雇了。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再次被綁架。在長春公安局一間審訊室,他們把我強行綁到鐵椅子上,坐在只有兩根鐵筋的上面,肚子上和胸部各壓了一個鐵槓子,令人呼吸困難,雙腳勒在鐵環裏,雙手戴上手銬拉在背後,兩個警察將我的手臂從下舉到後背上方,又猛往下拽,只聽一聲響,我就昏了過去,醒來時,長春公安一處的科長魏某審問我,問我和長春的誰聯繫,和九台誰聯繫,我也沒回答,他們就又把我雙手從後背猛拉向前方,扣在扶手的兩個鐵環裏,一動不能動。我周身都劇烈的痛,全身出汗,我沒吭一聲,魏某問:「你說不說?」我心想,我絕不出賣同修。魏某一拳猛地打在我右太陽穴上,我又昏了過去。等醒來時頭一跳一跳的痛,眼前模糊的甚麼也看不清。第二天下午,他們把手銬打開讓我下來,銬了三十多個小時,我已經不會動了。我明白我的兩臂是臂叢神經損傷,是不可逆的。但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人,我會好的。

他們把我拖到警車裏,拉到九台看守所。因我兩手還沒有知覺,兩個多月中,都是同修在照顧我。這時我又患上疥瘡,流膿淌水,奇癢無比。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九台市法院對我們七個大法弟子非法庭審。當時從看守所到法院約八百米的道路兩側將近有四百人把守,手裏拿槍,兩米一個崗,到法院後院下車,院子裏站了兩百多警察,圍的水泄不通,對我們這幾個手無寸鐵的人,竟動這麼大的干戈。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一個大個子上來就對著我的頭部打了一拳,我的牙被打掉了,他們把我摔在地上,拿著電棍就電我,我被電的心臟病犯了。開庭的時候,一個旁聽者也沒有,都沒有聽到法官說了些甚麼,就又把我們拉了回去。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八日,我被非法判刑八年。

被剝奪工作權 僅靠接濟生存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出獄時,我的家已經沒有了,在我非法關押期間,鄰居強行用一萬七千元將我的房子買去。我現住在父母遺留下的房子裏。回來後得知父親二零零四年去世,母親二零零五年去世,他們去世時,家屬到女監找獄警談,讓我回家看一眼,獄警沒答應。

至今我被剝奪工作權,幹了一輩子護士,可哪個診所都不敢用,我的護士執照也被醫院吊銷了,我曾多次找到單位領導要求恢復工作,他們都說不管。我現在只能靠親人的接濟維持生存。

我所承受的痛苦,是數以萬計的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這場人類的浩劫必須立即結束。元凶江澤民必須承擔全部罪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