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從「龍口」中生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我家住東北松花江畔的一個小鎮上。我的家鄉物產豐富,美麗的松花江像一條玉帶繞鎮西北而過,給這裏的工農業用水、航運、水產帶來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

當然,松花江也給兩岸來往帶來不便,甚至生命財產的損失,比如在冬季,松花江有的地方冰封不嚴,出現清溝,原因是那地方水深流急。傳說江裏有龍,這開口的地方是給龍喘氣的地方,就像「龍口」一樣。松花江來往人車,如掉清溝裏,就算進「龍口」裏了,無一生還。

我先介紹一下我自己的情況,我不是一位法輪功學員,但是我的父母、哥哥都是法輪功修煉者,受他們的影響,我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中一直有大法,並戴著真相護身符。

二零零五年元旦,那時我是一個出租車司機,那晚,我在家喝了不少酒,有點迷迷糊糊,有顧客要坐車到江對岸,那時松花江已經封凍了,我和顧客上了車,我就像被小鬼迷住了的狀態,和顧客說話,顧客也感覺有甚麼東西,於是他就對那東西罵了一通。出租車下到江裏後,不走正道,直奔清溝而去,當時我一驚,停了車,繞過清溝,把顧客送到了江對岸。我就要往回走,顧客不讓我走,說是太危險,安排我住店,我沒同意。顧客說你實在要走,到江裏可跟著別人走,別迷路,否則容易掉清溝裏。

於是,我開車往回走,到了江裏往前走,一路感覺挺平坦,結果走著走著,突然發現前面有霧,經驗告訴我,不好,小心前面可能有清溝。此時我想起了放在車上錢包裏的真相護身符,平時我視護身符如生命,我知道護身符的重要,拿過來就揣兜裏,馬上剎車。可由於冰滑,車還往前滑行,已經到了清溝,我一驚,心想完了,霎時間車就沖到江水裏了。

此時我頭腦清醒,推開副駕駛的車門,我就感覺有人推我,把我推出車,此時車居然在水面上漂著,沒被水沖走。停了兩分來鐘,我出了車,奮力往上游,否則往下走就得鑽到冰底下。可是只往上頂了一米遠,水流太急,加上穿棉衣,根本遊不動,我被水沖得順流而下,那是死路一條,湍急的江水一下子就把人抽到冰底下,老百姓叫頂鍋蓋,那是必死無疑,連屍首都找不到。

可是我被沖往下走時,就將要被抽到冰底下時,我的頭正好卡在一個冰的豁口上,這個豁口是我車掉江裏時壓出來的,此時我兩手搭在冰面上,身體已經被抽到冰底下了,如果胳膊支持不住,隨時都會被抽到冰底,此時我就像被銜在「龍口」一樣,隨時都會被吞下去,生死就在一瞬間。

由於當時溫度在零下二十五度左右,我把兩隻胳膊搭在冰面上,等待把衣服凍在冰上,使我不至於被水抽走。幾分鐘後,我試著往上上,可是一使勁,凍在冰上的胳膊就掉下來了,於是我把胳膊沾點水,又凍了一會,往上一使勁,又失敗了,又沾水凍,又往上上,又沒成功,還繼續把胳膊往冰上凍,這次我等了時間長了一些,讓凍的結實點。此時我連累帶凍,已經有點支持不住了,可是求生慾望使我又使盡全身力氣往上上,結果用力大點,不但胳膊又掉下來了,頭也從冰豁子裏出來了,全身都掉在水裏了。我奮力往上一遊,用手抓住冰豁子,使勁一竄,把頭又卡在冰豁子上,趕緊又開始把胳膊往冰上凍,等胳膊凍住了,這次為了防止失敗,又把一條腿往上提,也讓往冰上凍。待凍結實後,我想成功與否在此一舉,於是我竭盡全力使勁一竄,總算翻到了冰面上。此時我已經精疲力盡了,因為我在水裏掙扎了個把小時才脫離「龍口」。

我躺在冰面上,緩一緩,我知道雖然脫離了「龍口」,又進了寒冷的「虎口」,容易凍死。由於胳膊和一條腿還凍在冰上,我想起來,第一次沒起來,第二次也沒起來,我想這不得凍死在這裏嗎?我歇了一會,來了一股激勁,就聽「喀嚓」一聲,我坐了起來,可是腿還凍在冰上,我扭動著身體來回折,好不容易折下一條腿,然後又折另一條腿,總算都折下來了,可還是面臨凍死的危險,整個身體的衣服都凍成了冰棍,關節回不了彎。我先把胳膊關節的冰連摔帶撅,手能運動了,再用手拔腿關節的冰連砸帶撅,腿關節也能活動了,又把上身棉衣脫下來前後反穿,護著手,因為手已被冰扎破,鮮血淋漓。

因為天太寒冷了,滴水成冰,就這樣走不多遠就會凍成冰人而死,可是我走了幾十米上了江岸上,眼前出現了一個單位的貨場,貨場有一警衛房,真是天無絕人之路,神要保護你,你遇到多大難也死不了。此時我已經凍得說不出話來,就用腳踢門。屋裏幾個人玩撲克,也沒來開門,以為自己進得來,一看光踢門也不進來,就來開門,一看我這情形,讓進了屋,幾個人幫忙,把我衣服脫了下來,衣服往那一立,還是人形。等我暖過來能說話了,他們又借給我電話,我給我哥打,告訴我哥我車掉江裏了,我哥一聽大驚……我說我沒死,還活著。於是他來給我送棉衣。

第二天,我們又去找車,可是沒見到車影,三、四十米長的清溝,水深也有十米八米的,從上到下也沒看見,只看見我上來的地方有一個冰凍的人形。

第三天,我們出資請來專業打撈人員,撈了一天,費了不少勁,總算把車撈上來了,撈的過程就不細說了,單說水流有多急,打撈人員把探水深的木桿往水裏一插,「啪」一下桿子就被抽到冰底下去了,幸虧他倆鬆手快,否則將被帶進清溝鑽到冰底下去,連屍首都找不到。打撈人員中有經驗的老人說:這地方掉下去十個得死十一個,這些年掉下去的哪有生還的?今天你竟然能上來,你全家一定是信佛的。我說:「我們信法輪功,我家父母、哥哥都煉法輪功。」老人說:「那就是法輪功保護了你。」

我當然知道是大法師父保護了我,否則後果一目了然。當年我也煉過一段時間,由於放不下一些執著,加上中共迫害,未能堅持,但心中一直有大法,戴著真相護身符,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時常向別人講法輪大法好。如果沒有大法師父保護我,我就得入「龍口」餵魚了。我今天的生命是大法師父給我的,這救命之恩永遠報不完。

再加一個細節,當時車被撈上來時,我發現錢包還在車裏,可能是我從車裏往外爬時,錢包從兜裏掉到車裏了。然而,錢包沒被水沖跑,但是錢被水涮沒了,只剩下真相護身符還在錢包裏。

在「世界法輪大法日」即將來到之際,在此,我給大法師父九叩首,感謝師父救命之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