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控蛛網背後 誰在顫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濟南時報》2016年5月5日B04-05<政法>版面刊登了一篇文章《10萬個監控探頭守安全──歷下區用時3年打造全區「視頻一網控」信息平台》,洩露了中共對民眾信息監控網絡的部份內幕。

據稱,這個歷時3年、花費近7000萬元、10萬個監控探頭、「四縱四橫四環」網格化、閉環式視頻監控圈是歷下區政法綜治工作的重點,整合了司法所、派出所、610辦公室、信訪、民政等所謂「維穩」部門的資源,達到了街道辦事處、社區警務室、派出所、公安分局音視頻互動互通模式。為民生安全本無可厚非,但從報導洩露出的信息,可以看出這麼龐大的監控工程是為了阻止法輪功真相傳播。

政法委是幹甚麼的?

本報導是在黨媒的「政法」版面上刊出的。儘管掛的是維護社會治安的幌子,文中大明湖派出所民警趙汝朋說,泉城路世貿廣場北門的非機動車停車點剛安裝了東西兩個高清攝像頭如何如何,但明眼人不難看出,這個耗資巨大的工程根本不是為了老百姓生命財產安全,而是為政法服務的。甚麼是政法啊?政府擺在法律之前之上唄!政法委就是中共操控司法的機構。正常社會中,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政府無權操縱司法,這樣才能保證司法的獨立公正。而在中共控制下的檢察院、法院、公安等部門沒有絲毫獨立性可言,公正性更談不上。有時走走法律程序的樣子,有時候連過場都省了。例如,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為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從1999年起下達的群體滅絕政策:「對法輪功不講法律」、「律師不准接法輪功的案子」、「法輪功的案子一律不准立案」、「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就是江澤民操縱政法體系,進而指使公檢法實施迫害。

610辦公室是迫害的指揮部

文章中提到的610辦公室,就是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繞過一切正常程序,凌駕於法律之上成立的類似「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納粹蓋世太保、前蘇聯克格勃恐怖組織的非法機構,因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而得名。其組織結構從中央到省、市、縣、區,直至各個企業、單位、街道貫穿下來。中央610頭子由政治局常委擔任,每一級610頭子由同級的黨委副書記兼任,而且每一級610的職權高於同級的行政機構。行政部門一條線,為逃避國際社會的譴責後來改名「綜合治理辦公室」、「維穩辦」、「反邪教(中共是邪教)協會」等等;公安部門另一條線,為掩人耳目叫「國保」。是一個縱橫交錯的網格化犯罪體系。因此,文中提及的610辦公室、信訪、民政以及歷下區政法委副書記胡延年等等,均是這套體系中的節點。

今年2月7日,大年三十那天,許多濟南市民收到的抹黑誣蔑法輪大法、恐嚇世人不要聽真相的公共短信,就是這個「濟南市委610」發的。剛過去的4月25日,610又故伎重演,再次通過信息平台群發誣蔑短信。中共迫害法輪功搞得天怒人怨,它自己也神經兮兮的,設了很多所謂的「敏感日」。在這前後它們控制不住表演一番。例如,剛才提到的4月25日,就是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辦就合法信仰權利與高層對話之和平上訪的紀念日。

推而廣之的監控

中共之所以不遺餘力的大搞監控,不惜投入人力物力,原因就是恐懼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害怕其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曝光,更害怕老百姓知道迫害元凶江澤民被超過二十萬法輪功學員實名起訴的消息。安裝攝像頭是監控的手段之一。

在過去的十七年中,法輪功學員時時處在紅色恐怖的高壓下。有的家門口被派出所安裝了監控攝像頭,有的被發展成線人的鄰居監視,有的被居委會專人盯梢,有的被單位同事彙報行蹤;有的座機手機被監控,有的瀏覽海外媒體被抓,有的用QQ講真相被抓;二代身份證芯片中附加的特殊信息,使法輪功學員外出旅遊、出差、住宿都受限制,甚至在車站、機場、旅館被抓;法輪功學員被公安部門列入黑名單,無法辦護照,無法出國。甚至有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被連累也無法升學、參軍、升職……如果說,以前的監控目的是懼怕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而現在,中共把這一套監控系統推而廣之,更懼怕廣大民眾知道真相。所以,街頭監控攝像頭林立,主幹道上每隔三四十米增加了至少兩個(有的是三四個)攝像頭,大一點的十字路口四個方向能裝二十多個攝像頭。報導中說,開放式居民小區、學校、商業繁華地段、黨政機關、人行道和非機動車道,甚至公交站點都成了所謂的「重點區域」。中共企圖管天、管地、甚至管人的思想的極端狂妄變態心理由此可見一斑。

註﹕街頭林立的攝像頭。最近新安裝的都帶有「歷下公安」的專用盒子。每隔三四十米就安一組(至少兩個)。公交站牌兩側各安一組。有的十字路口四個角能安二十多個(不算交警抓拍的攝像頭)。右下角是一個不算大的丁字路口,在原先四個攝像頭的基礎上又安了四個。
註﹕街頭林立的攝像頭。最近新安裝的都帶有「歷下公安」的專用盒子。每隔三四十米就安一組(至少兩個)。公交站牌兩側各安一組。有的十字路口四個角能安二十多個(不算交警抓拍的攝像頭)。右下角是一個不算大的丁字路口,在原先四個攝像頭的基礎上又安了四個。

中共政府熱衷於搞監控,是由其獨裁專制的本質決定的。大家可能看過電影《竊聽風暴》吧。前東德秘密警察為了監視一位異見人士,把他家中布滿了竊聽器,連廁所的馬桶邊都有。而中共明目張膽的把監控網絡布滿大街小巷,所有人都成為被監控對像,還美其名曰「守安全」。究竟是誰在製造高壓氣氛、恐嚇老百姓呢?

耗費財力知多少?

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中共不惜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僅僅一個歷下區,這項工程就近7000萬。推而廣之,全國有多少財富被中共這樣葬送。據悉,僅2001年,中共就投入了至少40億元人民幣安裝監控法輪功學員的監視系統。2008年北京奧運時,北京的出租車、公交車上均安裝了攝像頭,大約同時期,中國各地城市也開始大規模安裝街頭攝像頭。2009年,人口達1200萬的深圳市內安裝的監控攝像頭共達80多萬個。也就是說,每15人就有一個攝像頭。廣州設置了25萬個攝像頭,佛山、東莞、中山分別設置了10萬個,昆明市也設置了31萬個攝像頭。同年,在中國676個城市內隨處可以看到監控攝像頭,監控設備無處不在。此後,監控系統更延伸到全國各個角落。如果能拿到現在的數據,一定令人瞠目結舌。中共與民為敵的本性可見一斑。

監控狂人的下場

別看歷下區政法委這麼津津樂道地展示他們的成果,比起監控狂人──薄熙來,無論從規模還是程度上來說,都是小巫見大巫。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非法發動鎮壓法輪功,因當初推行迫害政策不得力,當年8月江去大連面見薄熙來,明確對薄表示:「對待法輪功要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薄熙來從此不擇手段、全力以赴迫害法輪功,處心積慮配合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此後,薄的職務升遷進入快車道。

薄熙來擔任大連市長、市委書記期間,以安全為由,大建封閉式小區,利用高牆和攝像頭的方式,加強對民眾(尤其是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使大連市內的街道從1997年的1218條減少到2000年的996條。減少的道路主要是被封堵在小區中或被小區佔用。

薄熙來到重慶後,懼怕法輪功真相傳播,更怕他已被法輪功在國際上起訴的醜聞傳到國內,對監控達到狂熱的程度。

薄熙來、王立軍倒台後,北京《財經》雜誌曾披露,薄、王管治下的重慶市,為了所謂的「平安重慶」,耗資200多億元人民幣,建設了一個號稱「世界上最先進」的監控系統,該系統僅是攝像頭就有 50萬個,遍布全市各區、各單位機構、街道居委會、生活小區等。重慶市每個角落都在被監控之中。

2010年,薄、王又在重慶建起「高精尖」裝備的巡警平台150多個,高薪招聘晝夜循環巡警四千名。薄熙來除大量招編巡警外,還收編了許多協警和社會閒雜人員充當打手。重慶城高空攝像頭星羅棋布;地上各類巡警、便衣、保安、城管、「紅袖標」遍布大街小巷,重慶城像個恐怖的密閉鐵桶。

當然,薄熙來的下場大家都知道了,2013年被濟南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無期徒刑。當年妄想監控別人的人如今過著隨時都被別人監控的生活,是很諷刺吧!

政法高官集體覆滅的啟示

截至今年四月底,已有10名省部廳級及以上政法系統內高官落馬,分別是: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前公安部「610」辦公室負責人張越、前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遼寧省前政法委書記蘇宏章、天津市前公安局局長武長順、河南省前公安廳廳長秦玉海、前國安部常務副部長馬建、廣東省前政法委書記朱明國、前最高法院副院長奚曉明。

這些人當年都是替江澤民賣命迫害法輪功的紅人,如今淪為階下囚的下場。儘管是以貪腐的名義治罪,實質均是迫害好人招致的天譴。作惡者必將償還他們所犯下的罪惡。政法、公檢法系統在迫害政策下犯下了累累罪行,如果誰在這麼明確的啟示下還假裝糊塗,葬送的就是自己的未來。

誰在顫抖

對浩瀚宇宙的探索和對生命意義的追尋是人類史詩中璀璨的星光。強權試圖剝奪人思考的權力和能力,雖然曾經逞兇一時,但從來沒有成功過。儘管中共江澤民一夥靠謊言和暴力製造了無數的苦難,但神的子民──中國人渴望真相,渴望真理,就像需要陽光和空氣一樣,須臾不可分離。已經兩億三千萬明白了真相的中國人毅然退出中共黨團隊,走向新生,這就是明證。

街頭林立的攝像頭,說明了中共的恐懼。這個蛛網織得越密,越說明江澤民一夥變態者的心理愈加陳痾難起。蛛網再密,結果就是作繭自縛。

法輪功學員堂堂正正的傳播真相,為的是在天滅中共的大限前救下更多善良的人。實名起訴江澤民,為的是彰顯人間正義,也是給曾經犯下迫害法輪功學員重罪的各級執法官員們指出一條生路。在此奉勸躲在監控屏幕後的這些人,抓緊選擇悔過和救贖,棄惡從善,才能真正擺脫恐懼的陰影,回歸人間正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