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惡人惡報事例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寧夏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頭子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發起了對廣大法輪功修煉者殘酷漫長的迫害。十六年多來,無數法輪功修煉者遭受了跟蹤監視、上門恐嚇、綁架勒索、抄家搶劫、勞教判刑、開除公職等方式的迫害,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許多人被關押、拘留、拘禁在洗腦班、精神病院、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甚至被活體摘取器官、迫害致死。

明慧資料館數據統計顯示,截至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寧夏回族自治區經明慧網報導的迫害案例共計一百九十三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二百一十二人,其中被迫害致死七人。

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修佛的人,罪惡滔天。在十六年多的迫害中,全國各地大量參與迫害者遭惡報的事例也不斷被曝光。本文以明慧網現有資料為依據,概述了十六年中寧夏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遭惡報的情況,簡述三十六個惡報實例,其中:政法委、六一零、公檢法(不包括監獄、勞教所)人員十四例;監獄、勞教所惡人遭報的十三例;政府官員遭惡報的有三例;企業幹部、村幹部等遭惡報的有六例。

三十六個惡報案例中,撞死、摔死、溺水、墜樓等意外死亡十一人;死因不明、暴死、槍斃的六人;得癌症死亡者三人;癱瘓、終身殘疾的四人;判刑七人;重傷、得病的十人;其它形式的十人。

生命是可貴的,可這些人卻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泯滅良知,根本無視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慈悲和善良;尤其是相關公檢法司人員本是懲惡揚善,伸張正義的,可他們卻助惡為虐,踐踏法律,成為邪惡集團的打手,他們的結局必然是可悲的。

本文收集的三十六個案例簡述:

一、政法委、六一零、公檢法(不含監獄)系統本人遭報、殃及家人的十四個案例

1、車禍慘死且禍及家人:孫寶山,原寧夏永寧縣看守所所長,在任期間當眾誣蔑誹謗大法,迫害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指使犯人劉志(永寧縣李俊鎮人)用各種殘忍方式折磨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七,孫寶山公車私用到鹽池探親,在寧夏銀古公路靈武境內發生車禍。兩車相撞,孫和另一名看守所警察(司機)張某當場死亡,孫本人死狀慘不忍睹,孫的兒子被撞成重傷。孫寶山出車禍後,縣公安局派出處理後事的車中途又翻到了公路下,雖無人員死傷,但此事還是轟動一時。人們紛紛議論:這肯定是幹了傷天害理的事招來的。知情者則說這是對迫害法輪功的那些人的懲罰和警告。二零一一年,孫寶山的兒子孫武又因經濟問題犯罪,被判刑六年。

2、暴死:李長民,原靈武市公安局副局長,主管並部署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將靈武市多名法輪功學員抄家、勞教,二零零一年得了一種怪病,還沒查出來就暴死了。

3、「墜樓身亡」:金海寧,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二零一五年五月「墜樓身亡」。此前患有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抑鬱症,身心長期遭受疾病折磨,精神焦慮,曾做過心臟搭橋手術。二零一四年六月寧夏法輪功學員胡紅在海西州被綁架,金海寧的信息多次出現在海外網站。大量法輪功學員通過打電話、發信等方式營救,開庭時她家人請兩名律師做了無罪辯護,公訴人、法官及在場人員理屈詞窮,但最終胡紅仍被誣判四年。這期間金海寧正被疾病折磨的無法正常上班,但他執迷不悟,最終當了中共的陪葬品。

4、腸子割斷幾處後死亡:張志忠,原隆德縣政法委書記,在二零零零年,曾逼迫百名左右的法輪功學員表態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張四喜、趙恆德、王慧萍、陳淑芹、劉嗣祖、毛明武、劉新民、李強、周某等多人被非法勞教、判刑,後來張四喜、王慧萍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左右,張志忠遭惡報患腸癌,腸子被幾處切割,仍醫治無效死亡,時年五十幾歲。

5、患骨癌死亡:馬智龍,原隆德縣公安局副局長,主管迫害法輪功,一直追隨江澤民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其任職期間,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受了不同形式的迫害。二零一五年上半年馬智龍患骨癌死亡,死前痛苦萬分。

6、趴在桌子上斷氣:蘇傑,原永寧縣法院政工科幹部,九九年七二零後大肆進行誣蔑法輪功的宣傳,毒害不明真相的群眾和青少年。二零零四年七月,蘇傑正在開會時趴在會議桌上斷氣了,死時僅三十來歲。

7、坐摩托車後座被摔死:王文華,原寧夏靈武農場派出所警察,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積極參與騷擾、綁架農場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九月,王文華誘騙殘疾法輪功學員嚴英回家後,跟蹤綁架了她,致使嚴英被非法勞教三年,受盡折磨。二零零七年三月的一天,王文華坐在別人的摩托車後座上,摩托車拐彎時,將他摔出十多米遠。送到寧夏附屬醫院搶救花了八萬多塊錢,三天後死了,年僅四十幾歲。

8、禍及孫子溺水身亡:姚煥章,原隆德縣政法委書記,在中共對法輪功非法迫害開始後,其操控國保大隊人員騷擾正在弘揚法輪功的學員,並強行搶走介紹法輪功的條幅及其它宣傳品,之後不久,其帶孫子遊玩時,其孫子溺水身亡。

9、患嚴重心臟病:龔耀榮,原寧夏永寧縣六一零主任,在職期間,長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下午,龔耀榮勾結人民銀行惡人楊國志綁架了崔偉,致其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龔耀榮後來得了嚴重的心臟病。退休後一直病懨懨的痛苦度日。

10、身患多種疾病:李存善,原寧夏中衛市國保大隊教導員,多次參與綁架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審訊時使用酷刑「老虎凳」折磨、用污言穢語誣蔑法輪功、謾罵大法師父。雖然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李存善調離了國保大隊,搬了家,換了電話號碼,但作惡造下的業卻躲不掉。他陸續患上了糖尿病、心肌梗塞、腦梗塞等。二零一三年曾在寧夏附屬醫院住院治療,二零一四年十月份又在中衛市醫院住院治療,只能靠長期注射胰島素、服用藥物控制病情。

11、遭遇車禍:沈斌,在孫寶山死後接任永寧看守所所長。二零零五年指使關押人員刁難被非法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剋扣伙食;給一個法輪功學員戴了四個月大鐵鐐、將其關禁閉一個月,不讓家人接見;用各種手段指使幹警和在押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姜濤;看守所蔣某也積極參與迫害。二零零七年五月下旬,沈斌與蔣某等三人驅車出外,車子在高速公路突然翻車,沈斌和蔣某受傷住院,沈斌八根肋骨被撞折。

12、被抓:賈奮強,原寧夏公安廳副廳長,九九年七二零至被調查前,先後任石嘴山市公安局副局長、黨委委員兼大武口區公安分局局長;石嘴山市公安局政委、黨委委員、黨委副書記;固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銀川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寧夏公安廳副廳長、黨委委員。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六年中,其作惡多端,操控公檢法人員迫害過多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十二月遭報被調查。

13、患腦瘤、家庭破裂:紀偉、蘇磊(女),兩人均為永寧縣檢察院檢察員,兩人都曾參與對多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訴訟。紀偉遭惡報得了腦瘤,長期被病痛折磨生不如死。他曾問一名法輪功學員:這是不是我參與迫害的報應?還說:共產黨給發的那點錢還不夠吃藥呢。蘇磊二零零六年春天參與對法輪功學員伍新革(已去世)、朱海燕、姜濤、曹桂蘭的非法訴訟,不久其家庭破裂離婚。

14、被「雙規」:馬躍林、曹居祥分別是原來寧夏靈武農場派出所的正、副所長,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兩人曾多次參與綁架、抄家、騷擾農場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兩人因貪污受賄被「雙規」,都離開了派出所。

二、監獄、勞教所惡人遭報的十三個案例

1、騎摩托撞車當場斃命:郭文智,原寧夏第一勞教所管教科科長,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追隨江氏流氓集團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用殘酷手段「轉化」,不許家屬探視和接見。二零零五年五月八日早晨,騎摩托車外出時與迎面而來的汽車相撞,當場斃命。

2、癱瘓、不能說話:胡忠林,繼寧夏第一勞教所管教科科長郭文智零五年五月八日撞車身亡後,該所指導員胡忠林突然出現腦血栓症狀,全身癱瘓,不能說話,整天躺在醫院病床上。胡是該所專管洗腦的,癱瘓前迫害法輪功學員很賣力。此事令勞教所的人員震驚,他們悄悄議論,這一定是整法輪功太賣力遭惡報了!

3、三人車禍死亡:二零零一年,白土崗男子勞教所三名工作人員遇車禍死亡。據悉,此三人曾多次毒打馬智武等被非法關押在該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

4、五人同時遭報,被判刑、撤職:

熊斌,寧夏監獄管理局副局長(之前曾任惠農監獄、銀川監獄監獄長),遭報,被判刑七年;

彭建欣,原銀川監獄原助理調研員,之前曾任銀川監獄迫害法輪功的辦公室主任。在職期間,受「六一零」威逼利誘,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不但親自上陣,還以「增加減刑分」、給予獎勵等手段誘惑、唆使、縱容犯人參與迫害,遭報被判刑六年;

黃靖華,原平羅監獄獄政科科長,遭報被判刑(刑期不詳);

朱萬國,原平羅監獄醫院院長,遭報被判刑(刑期不詳);

雷璽祿,原寧夏監獄管理局局長,被撤職。

這五人都曾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一年間數百名學員被關押在寧夏勞教所、銀川女子勞教所。寧夏監獄系統有關領導(包括以上五人)糾集各個監獄的獄醫對絕食的學員野蠻灌食、殘酷迫害,將堅持絕食抗議的鄭永新、馬智武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一年六、七月間,寧夏六一零指使將羈押在寧夏各個監獄的學員集中在銀川監獄河東監區(銀風磚廠)。寧夏監獄管理局教育處處長李偉、銀川監獄彭建欣親自坐鎮,指揮惡警和犯人對學員實施迫害:強迫在60~70℃的磚窯裏每天幹十小時以上的重體力活;唆使犯人毆打;吊、綁、電、以及弓腰、頂牆;不准睡覺;強迫觀看誣蔑誹謗法輪大法的錄像;不准家人親友探視;不許家人送生活必需品;不許犯人給予學員任何幫助。

上述五人因非法給一個大毒梟辦保外就醫的事敗露,同時遭報。

5、得腦溢血:崔惠敏(民),原銀川監獄內管隊長,迫害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遭報得了腦溢血。

6、降職免予起訴:魏明,原銀川監獄獄政科科長,迫害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後因玩忽職守罪降職免予起訴。

7、降職免予起訴:李利群,原銀川監獄七監區監區長,迫害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後因玩忽職守罪降職免予起訴。

8、被判刑:王力,原銀川監獄獄警,迫害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遭惡報被判刑(刑期不詳)。

9、得大病:陸偉,銀川監獄嚴管監區監區長,是銀川監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二零一三年二、三月間,在寧夏附屬醫院住院兩個多月,據說是得了大病。他刻意隱瞞病情,對外謊稱是出差了,不在銀川。

10、被撤職調離:吳忠仁,曾任寧夏惠農監獄監獄長、銀川監獄監獄長,一直積極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八年五月銀川監獄發生火災後,吳忠仁命令將火災殘留物迅速清理、將熏黑的牆面用塗料粉刷、將庫房大門及窗戶用磚封堵,還威脅參與滅火的服刑人員:誰將消息外泄,讓誰把牢底坐穿。吳忠仁有次在大會上(包括關押人員、全獄職工、獄警)公然說:我喝的酒都是(每瓶)八千八百元以上的。二零零九年,吳忠仁因給無病罪犯辦保外、給有錢的犯人辦假釋、貪污截留專項資金、和監獄會見中心財務人員郭巧梅通姦等問題被撤職調離,實際是遭了報應。

11、突然死亡:田佳玉,原銀川監獄犯人,充當「包夾」,受獄警指使,殘酷迫害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坐了十幾年牢,出獄前,遭惡報突然死亡,年僅四十歲。

12、被槍斃:何建忠,原銀川監獄犯人,坐牢多年。受獄警指使積極參與毒打、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曾多次暴打王玉柱,後因打死一名犯人被槍斃。

13、癱瘓:王喜慶,原銀川監獄犯人,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曾多次毆打王德生。後來腰椎出問題癱瘓了,僅三十幾歲。

三、政府官員遭報、禍及家人的三個案例

1、被調查:原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白雪山,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中共中紀委網站發布其「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調查的消息,白雪山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寧夏首名落馬的省部級幹部。白雪山被抓時,其家人也全部被抓。當地百姓給他起的綽號叫「白亂拆」、「白拆」。白雪山二零零一年二月任銀川市委常委、銀川郊區黨委書記;二零零六年一月升任銀川市市長後,僅一年多時間就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騷擾、綁架、關押、拘留,其中兩起案例中遭判刑者就達九人;二零零七年調任吳忠市委書記、人大主任、黨組書記,吳忠市又成了寧夏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地區,馬雄德、鄭鳳英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判刑。寧夏銀川市、吳忠市也是目前寧夏控告、舉報江澤民人數最多的地區。

2、被批捕:夏夕雲,原寧夏銀川市委常委,以前擔任寧夏永寧縣縣委書記期間,積極參與迫害當地的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五月,夏夕雲被抓,七月被批捕。

3、本人被判無期徒刑、禍及家人:方仁、楊淑玲夫婦,二零零五年以前方仁任寧夏永寧縣副縣長,期間曾在一些公開場所公開污衊法輪功。二零零五年,利用職權給公,檢,法施壓,將法輪功學員姜濤(中學教師)判刑六年,將蘇青玲、朱海燕、曹桂蘭三人均判刑三年,將崔偉(薇)勞教三年。其妻楊淑玲曾任人民銀行永寧縣支行行長,二零零八年,該行職工崔偉從勞教所回家後,按相關規定可以回原單位上班,楊淑玲助惡為虐,將崔偉非法開除。

方仁又換了幾個單位,後調任寧夏賀蘭縣縣長。二零一四年年底,方仁因貪污受賄等罪行被判處無期徒刑,犯罪所得四千多萬元被沒收。據說,方仁被抓後,其母親、弟弟、姘婦、楊淑玲都被關押審查了一段時間,方仁曾跳樓自殺未遂。方仁入獄楊淑玲也成了落架的鳳凰不如雞,落了個人財兩空、孑然一身。

四、企業幹部、村幹部、不明真相的世人等遭惡報的六個案例

1、被車撞死、溺斃:劉學文,繫原寧夏玻璃廠書記兼生產科科長,胡柏鍵繫該廠車間主任。倆人受邪黨造謠污衊的蠱惑,合謀迫害該廠法輪功學員:將李寶善調到車間最苦最累的崗位上,並對其長期監視騷擾;同時對該廠的多名法輪功學員施壓、騷擾。二零零七年四月劉學文在永寧縣通橋鄉遭遇車禍死亡,年僅四十幾歲。胡柏鍵二零一三年夏天在釣魚時溺水死亡,年僅五十八歲。

2、終身殘疾:楊國志,原是人民銀行永寧縣支行職工,道德敗壞,在有家室的情況下,在永寧縣郊區租用一農用房屋長期和一名女子姘居。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楊國志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月前後,充當縣國保大隊的線人,積極對同事崔偉盯梢、跟蹤,搜集所謂的「罪證」,致使崔偉被判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三年七月,楊國志被車撞斷12根肋骨,且鎖骨、左臂也斷裂,雖保住了一條命,但落下了終身殘疾。他不思悔改,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下午,楊國志再次積極協助「610」惡警龔耀榮綁架了崔偉,致其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

3、終身殘廢、得病:村幹部張學志、陳學貴遭惡報。二零零零年,永寧縣法輪功學員蘇青玲給觀橋村村幹部張學志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時,張學志為得獎勵竟夥同另一名村幹部陳學貴舉報了蘇青玲,致其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女子勞教所遭受嚴酷的折磨。二零零二年冬天,張學志和另一人在觀橋村109國道邊聊天時遭遇車禍,腰椎骨折三處,終身殘廢。陳學貴後來患了嚴重的糖尿病。

4、患絕症死亡:魯X,原永寧縣東環路乾洗店老闆。有一次和一名法輪功學員發生一點小誤會,當魯X得知對方是法輪功學員時,獸性大發,毒打對方,還凶惡地喊:「是煉法輪功的,那就往死打,看你還煉不煉。」二零零二年,魯X患肝癌死亡,年僅三十幾歲。

5、父子相繼死亡:監視法輪功學員,父子相繼死亡。銀川市金鳳區法輪功學員張淑芳(已被迫害致死)生前住在金鳳區明園小區一棟舊樓的三樓,她的鄰居家住著老兩口、小兩口。這家人受國保、辦事處、居委會指使長期監視張淑芳。每當張淑芳家來人敲門,這家人都會悄悄開門窺視,並誣告。一次,張淑芳丈夫(未修煉法輪功)乘火車半夜到家,剛坐下不久,一夥警察就上門抄家,將他們夫妻倆綁架審訊了一夜才放回。因鄰居助惡為虐,張淑芳和丈夫長期生活在恐懼之中。後來,這家父子相繼死亡,留下婆媳無奈將房子賣了,搬家了。

6、險些死於刀下:惡人劉志,寧夏永寧縣李俊鎮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永寧縣看守所關押期間,聽從看守所所長孫寶山慫恿,迫害法輪功學員吳尚成等,數月後他被家人花錢從永寧看守所保出,兩個月後因參與鬥毆被人亂刀砍成重傷,險些丟命。

多年來因中共對信息封鎖、有些參與迫害者刻意隱瞞身份,秘密作祟,以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中獲取資料艱難,致使許多惡報案例未被曝光。有些案例,比如:二零零七年八月,法輪功學員馬智武坐冤獄八年即將出獄,他妻子孫雅娟、女兒千千(八歲)等九名親友去吳忠監獄探望無果還被獄警尹自能誣告。吳忠市高閘派出所指導員王××帶著兩輛車和多名惡警將孫雅娟、千千等七人劫持到高閘派出所,隨即劫持著孫雅娟、千千到家中抄家;還到其他人家中抄家。遭綁架的人被關在高閘派出所一夜每人勒索二十元錢才放。事發後的兩三個月間,王××在辦公室對著太陽穴開槍自殺。吳忠市公安系統緊急統一口徑,對外封鎖消息,掩蓋真相;寧夏南部山區,一個姓楊的村長將本村法輪功學員散發給村民的小冊子收繳後到公安部門誣告,致使該學員被抓,並很快迫害致死,不久這個村長騎摩托車迎面撞上大車毀容,曾到上海整容;某鋼廠出現手寫的法輪功真相標語,廠長在本廠幾千人中核對筆跡,最終將該學員誣告勞教,這個廠長也遭了報應;女子監獄獄警周某某曾半身不遂,無法上班;獄警丁某的孩子得了大病,無奈將房子賣掉給孩子治病;原中衛市副市長劉仲虎(被判十三年)曾參與迫害過法輪功學員。這些惡報案例因資料不完整,遭迫害者有的已離世或仍在監獄遭迫害無法曝光。

每一個惡報案例都是一個活生生的教訓。上述三十六例惡報案例,涉及五十人,其中二十人死亡!

願此文能給所有還在參與迫害者以警示,趕快停止迫害!抓緊機會將功補過,在天懲中給自己留下生路!這也是我們所有法輪功學員的期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