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同修 不要放棄他們》說開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網四月二十二日簡訊與交流中發表了《同修 不要放棄他們》短文交流。同修提到的這個現象絕不僅於他們地區,幾乎可以說在大陸佔百分之五十不為過。好多年了,想就這個問題與同修交流,真的是從某種角度講不願打擊同修救人的熱心,因此,一直沒動筆。

一些相同的看法,同修已在那篇交流中寫了,我就說說我看到的一些事,舉實例說明問題所在。

我地區某鄉約有同修三十人左右(含帶修不修的),該鄉人口戶數大約三千戶。我曾參與過該地區同修發放真相資料,大約從2005年至2007年,《九評共產黨》發放了三遍,幾乎每戶收到三本,真相小冊子更多。加上2008年之後不停的做,講真相力度可想而知了。最近幾年那裏同修開始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都做得挺好。

就這樣的地區,不了解情況的城市同修來過不知多少回了,說這是偏遠地區──就是離他們家遠的地區。

農村同修知道後,有的說城市同修多,沒地方發了,他們做得真好,來幫我們了;有的不太明理的同修說,來發更好,咱這警察再抓人就告訴他們,不是咱發的,別抓我們,要抓就抓他們。這是我親耳聽到的。

那麼,真的是城市同修做得好沒地方發了麼?不是啊。

還是就我所在的地方城市說吧。該市大約三十萬人口,按三人一戶的話就是十萬戶。真正出來發放資料的並不多,而大部份發在開放小區。如今,高樓林立,封閉小區算中高檔小區了,居住在這樣小區的同修很少了。就算有,沒有門卡也進不去。可見,空白區還是有的。由於同修少,就是開放小區也不見得都發到了。

可是,本地區還是有同修偏重於到「偏遠地區的農村」去發真相資料,有種避重就輕、捨近求遠的感覺。

每年的台曆、掛曆成千上萬的做,每年又都是成車成車的往農村運。做的多,發得少。借用同修的話真的是「在我們周圍,每天那麼多過往的,或者就生活在我們這個城市的眾生,我們救了多少?」

我看到還有另一種現象,也在這裏說說。城市同修認識農村同修後,不了解同修的修煉狀態,不了解當地是否已有真相來源,也不了解同修周圍是否已有多個資料點、或是已有同修協調接洽。認識後一是要甚麼給甚麼,重複更換設備,造成農村同修無形中亂用大法設備及資源;二是強送資料,造成資料跨年、隔年積壓;三是使當地同修之間形成間隔不好協調。

以上這些我想談談我的看法:從城市同修講,我們本身不該有分別心,這個分別心是自身對自己周圍講真相環境的怕心、不負責任心、做事心、法理不清晰等各種人心所代之出來的,真相總要做的,怎麼做?純淨度打了折扣。當然,不包括有的同修沒有認識到這一點,和不是這個原因的。

從農村同修講,願意接觸城市同修。好奇、好事、依賴、農村同修之間顯示,也有個別貪小便宜的。農村同修大多學法少,人心還很重,哪個同修和城裏同修聯繫了,那個同修家來誰誰了,都很可能干擾了他們;其實也給城市同修帶來很多困惑。方方面面的不同,導致了做事方式和心性標準的不同,內耗是有的。

從農村人好不好接受真相來看,也絕不是同修看到的那樣。哪個地區好講,是那個地區同修真相做得好,農村人被毒害的輕一點而已。不應是同修簡單的認為農村人樸實,城裏人奸猾這樣看問題。如果你真這樣想,首先你的思維就不符合人的理──知書達理呀;更不符合法。不符合法怎麼救人呢,這樣講真相救得了人嗎?

這麼多年的明慧網交流中,經常看到有呼籲大家到偏遠的山區講真相救人的交流文章。我想可能是有一部份同修周圍已經做好了,再往外走走,再到遠處走走,這是值得借鑑和珍惜的。如果不是這樣,那麼,是不是該修修心呢?那些感覺在做真相、在做協調的同修,很可能對師尊給弟子的安排起了不好的作用,給救人減少了力度,給舊勢力迫害找了藉口。

再借用同修的話「有經驗會講的同修,請帶帶那些經驗不足的同修,大家都用用心,別輕言放棄呀!」自己身邊的眾生在翹首以盼,等著被救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