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首都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李靜菲華盛頓DC報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傍晚,美國首都華盛頓DC地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大使館前舉行集體煉功和燭光守夜,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十七週年,並呼籲立即停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法辦元凶江澤民。

圖1-3:紀念四二五,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傍晚,美國首都華盛頓DC地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大使館前舉行集體煉功和燭光守夜,呼籲制止迫害,法辦江澤民。


圖1-3:紀念四二五,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傍晚,美國首都華盛頓DC地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大使館前舉行集體煉功和燭光守夜,呼籲制止迫害,法辦江澤民。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辦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文章詆毀法輪功。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份天津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相關機構反映實情。四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羅幹命令天津市當局出動三百多名防暴警察,驅散並毆打陳情的法輪功學員,並抓捕了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到天津市政府要求放人,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你們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出於對政府的信任,在四月二十五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地來到北京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向中央政府說明情況,要求當局釋放在天津被暴力抓捕的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同時要求當局允許法輪功的書籍合法出版,並給予法輪功修煉民眾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這就是震驚中外的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中南海和平大上訪。

華府法輪功學員連續十七年紀念四二五

與此同時,遠在大洋彼岸的法輪功學員也舉行了聲援國內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華盛頓DC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葛敏女士也參加了在中共駐美國華盛頓大使館前舉行的和平請願活動。

「十七年前,聽到天津的法輪功學員被當局逮捕和毆打後,大家感到十分震驚,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在國內竟遭到如此不公的對待呢?於是,當地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四月二十五日,第一次聚集到中共政府在海外的窗口──中共大使館前,要求當局立即釋放天津四十五位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此後在每年的四二五期間,華府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都會彙集到中共大使館前舉行紀念活動,呼籲迫害早日停止。

從四二五事件至今,法輪功修煉者面對和經歷著非法抓捕、關押、勞教、判刑、酷刑、凌辱、死亡和被活體摘取器官,在中共慘絕人寰的迫害下,堅守對「真、善、忍」的正信,不懈地向世人講清真相,走過十七年的和平、理性的反迫害歷程。

葛敏女士表示,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堅守,也是在捍衛中華民族、乃至世界文明的核心價值與精神。十七年來,法輪功學員一直以非暴力形式抵制中共的殘暴,講真相,解體中共的謊言。至今,已有二億三千萬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獲得新生,不可一世的中共正在走向解體。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應該順應歷史潮流,站在正義的一邊,為自己開創美好的未來。

原中共軍校教師憶當年親歷四二五

伴隨著平和舒緩的音樂,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大使館前煉功。眼前的一幕讓黎德春女士頓感彷彿時光倒流,她的思緒回到了十七年前同樣平靜祥和的情景。黎德春畢業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中國國防科技大學的前身)通訊專業。一九九九年時,她是位於北京懷柔的一所軍事院校的老師。

「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那天,我去了以後,看見大家都是自發地在人行道上排著隊。因為我還不算早的,就站在比較靠後的地方。周圍的人我都不認識,我一問才知道大家都是三三倆倆結伴來的。有從錦州來的,一個小伙子是從大連坐飛機過來的,還有從南方來的。」

「大家都很溫和,甚麼口號也沒有,互相也挺照顧的。有年長的法輪功學員累了,有人就說:『您到後邊去歇一歇吧。』也沒聽見多大的聲音,路上的車照樣走。我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準備去上廁所時,下了人行道剛走了兩步,周圍有法輪功學員提醒,不要影響交通。」

現場發生的另一幕,也深深烙在黎德春的記憶裏──「有的人拿出水來喝的時候,看見有警察沒有帶水,就把水送給他們喝。警察對我們也挺和氣的,有時也到我們跟前來說兩句。」

黎德春述說道,法輪功學員站在國務院信訪辦外面,翹首看著前面,等待著,是不是有領導接見了?政府能不能把天津的幾十名法輪功學員給放出來?他們還希望能夠繼續正常地煉功。懷柔當時已被列為公安局的「試點」,在之前兩年內,當地發生了四十多起法輪功學員被當局騷擾和抄家的事件。在當天得到時任總理接見的幾名法輪功學員代表中,有三名是懷柔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也向總理反映了懷柔公安局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違法行為。

「後來聽說,當時的總理把情況都記下了,到晚上的時候,聽說問題解決了,大家就開始離開。回到家後,我家姑爺跟我說,他走的時候尋思著得先把地上的東西撿撿乾淨,可他咋找,連個紙屑也沒看到。」

天安門前三十分鐘裏兩段經歷 NASA科學家人生巨變

來自台灣的黃祖威博士是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高級工程師。二零零零年七月,他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觀光時,短短三十分鐘裏目睹了兩幕令他畢生難忘的景象,之後回到美國的一段奇特經歷,使他開始了解了法輪功,並走入修煉。

「那年暑假,我跟父親到大陸去旅遊,我們準備去參觀紫禁城。早上八點左右,我們到了天安門廣場,遠處有一群人在圍觀,我和父親走過去,看到一些男女老幼在地上打坐,警察對那些打坐的人拳打腳踢,把他們抓起來向警車裏扔。我還看見一位年輕的媽媽抱著小女孩,有位警察從身後一腳把她踹倒。警車裏有人喊著『法輪大法好』,警察就拿棍子打他們。」

「當時我很吃驚,就拿出攝像機想要拍攝,一個戴著鋼盔的警察衝過來把我抓住,把我拖向警車。我就跟他拉扯。父親叫我把錄像機的帶子給他看,裏面是我們之前的旅遊記錄,警察就把帶子全部扯爛,甩在地上,也不理會我們,就走了。」

黃祖威心情非常糟糕,想要離開。父親勸說,來了就看看吧。於是,他們就走向天安門城樓。在上城樓時,警察把守在那裏,讓海外觀光客站一排,國內遊客站一排,對每位遊客進行搜身。當要輪到黃祖威父子時,旁邊一排中輪到兩位中年婦女,警察指著她們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她們回答說,只是來參觀的。但警察說:「我看你們兩個就像(煉法輪功的)。」就把她們倆帶走了。

黃祖威回到美國後跟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講起那天的經歷,他非常不解,「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位朋友向他介紹基本情況,並把法輪功功法錄像帶借給他看。當晚,他學煉起法輪功。「哇,渾身被強大的能量流包圍,就像被托上天空的感覺,非常奇特,我沒有辦法解釋,科學無法解釋。」

隨後,黃祖威用一個晚上把《轉法輪》從頭看到尾讀完。「看完後,我覺得這書實在太好了,說的都太對了。書裏面把很多目前科學還無法解釋的東西,非常清晰地、系統地講了出來。」

黃祖威從二零零零年開始修煉以來,每年都參加在美國首都舉行的各種揭露中共暴行和講真相反迫害的活動。他說:「過去十七年來,我們每年都會在這裏表達同樣的呼聲:嚴正要求中共停止鎮壓法輪功,法辦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江澤民,還法輪功清白。」

馬三家勞教所倖存者:江澤民必須為其血債承擔罪責

從中國遼寧逃亡到美國的法輪功學員、馬三家勞教所倖存者尹麗萍,在中國七次遭到中共當局的非法抓捕,六次被迫害到奄奄一息抬回家,三次被勞教,又經歷了九個月的奴工迫害。在馬三家勞教所,她曾被注射不明藥物,並被無數次的野蠻窒息性灌食,幾乎失去生命,期間,她還經歷了群體性侵害並被錄像等恐怖經歷。

尹麗萍在四月十四日於美國國會舉行的「中國廣泛使用酷刑」(China』s Pervasive Use of Torture)的聽證會上作證時,還講述了她親眼所見身邊人遭受酷刑及被迫害致死的經歷,並在聽證會當天向美國國會提交了一份參與對她迫害的部份主要責任人名單,其中包括江澤民、薄熙來、王立軍、聞世震以及馬三家及其它地方參與迫害的獄警、警察等共四十二人。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已將尹麗萍提供的名單送至美國國務院,敦促國務院從各方收集信息和迫害者名單,讓迫害責任人受到追究。

尹麗萍在華府紀念四二五的燭光守夜上說:「在中共當局先後把我關押到六個教養院的過程當中,我看到了邪惡,它們邪惡的表現,用人類的語言都無法形容。他們在給一位母親施加酷刑的時候,讓她的女兒在一旁看著,這類毫無人性的一幕幕在我眼前展現。在裏面太痛苦了,但在看到這種超出人性的迫害的時候,我即使死去也不能放棄我的信仰。在這個過程中,『真、善、忍』的信仰幫我做到了這一點。」

尹麗萍表示,全世界的人都應該知道這場血腥的迫害,不能看著它再繼續下去。江澤民發動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無數法輪功學員在這場迫害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江澤民必須為這些血債承擔罪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