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難中去怕心 引導有緣人得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那時因忙於農活,晚上只是和大家一塊煉功,很少學法,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因邪惡迫害失去了修煉的環境,只看看書,很少煉功了。二零零一年九月份的一天,我碰到了A同修,她告訴了我大法的洪傳,我看了師父新經文,我才又正式走回到大法中來。

二零零一年,迫害嚴重時期,有許多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來到我處,在A同修的協調下,內地的、外縣的、外省的,住的時間短的二、三天,長的幾年,就這樣,我家成了流離失所同修的臨時落腳點。我和同修們在一起共同學法,一起切磋,他們給了我很大幫助,做著證實大法的事。我還買了電腦,建了資料點,為我以後的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師父慈悲,以這樣的方式叫我跟上正法進程,沒有落下我這個悟性差的大法弟子。

一、在證實法的路上,師父保護著弟子

二零零五年六月份,一大資料點被破壞,因為是我找的房子,我也被國保、六一零、當地派出所劫持到洗腦班,在師父的加持下,我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絕食反迫害,二十天被家人接回家。

回家後,中共不法人員並沒有放棄對我的迫害,電腦和打印機等物品被六一零搶走,我被迫流離失所。離家後,來到娘家,這是一個一萬多人口的大村子,這麼大的村子,一個大法弟子也沒有,我來到這裏,就有我救度眾生的使命。

開始的時候,家人看著我,不讓我出門,我就在家學法,發正念。惡警去抓我好幾次,在師父的保護下,他們沒有找到我。家人都感到神奇,我母親問我:「怎麼他們來抓你,你都知道?」我說:「師父點悟我、保護著我。」從此以後,我母親非常相信法輪大法,每天三頓飯都要先敬師父,我的環境也變寬鬆了,我開始出門給有緣人講真相,救世人。

因為村大人多,南北、東西直徑有十多里的路,沒有修大路,全是彎曲小路,雜亂無章。有一晚上,我提著一包單頁資料(當時小冊子很少)和不乾膠在村裏轉了很多路、很多地方,村裏新房子很少,都沒有大門。我一邊發資料,一邊貼不乾膠。

走著走著,迷路了,不知道從哪條路回家。我求師父幫幫弟子,我低頭一看,一條大狗正很溫順的跟著我走,我貼不乾膠,它就等著我,我發資料,它就和我一起走,一直把資料發完,也正好找到了回家的路,而那條大狗已不知去向。謝謝師父保護弟子。

還有一次,國保大隊長找到我丈夫說:已經決定判了我六年,跑了也沒有用,一定把我找回來。我就發正念,可恐懼心怎麼也清理不掉,這時有一隻小鳥飛到窗戶上叫道:「不怕,不怕。」我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一遍遍的叫著師父,弟子一定要精進,跟師父回家。

二、有緣人得法

娘家鄰居大哥四十多歲得了腦血栓,出門需要人扶,我給他講真相,他告訴我看過大法書,但是沒有學會煉功動作,我就教他煉功,他身體恢復的很快,不到一個月,就不用人照顧,慢慢可以給一家人做飯。不到一年,他就能幹體力活了。他媳婦看見我,高興地說:「我沾大法的光了,你哥病好了,在家燒水做飯,我今年收了一萬多斤的棉花,全是你哥在家曬的。」

還有一鄰居有先天性心臟病,她生第一個孩子時,醫生說她最多只能活四十歲,以後不能再生育,不然很有可能把命送掉。可是孩子不到三歲,她又懷孕了,醫生不敢給她流產,於是就這樣生了第二胎。產後滿身腫的發亮,她沒有婆婆,家裏窮,老公公抱著剛出生的孩子,到有小孩家的產婦要奶吃,這才都知道她不行了,可是她奇蹟般的活過來了。我給她講真相時,她說能活到現在是有神佛保祐,我相信神佛的存在,就這樣,她也走進大法中來,身體很好,不再與藥為伴。

就這樣,這個大村也有了兩個大法弟子,也都在做著證實大法的事,這個偏僻大村,眾生也聞到了佛法的福音。

三、在魔難中提高心性去怕心

有一段時間,我出現了感冒的症狀,發燒咳嗽的很厲害,我晚上回到家,同修告訴我,還有人在監視我,國保也經常來騷擾我,我就在家中發正念、背法。

過了一段時間,我從窗戶上往下看,無意中看到一個人到鄰居家裏,並且次數非常多,那人騎的電動車牌子和派出所騎的電動車牌子很相似,我便以為是派出所的人來監視我。我想去對門問問到底是甚麼情況,正當我去敲門的時候,我想起師父的話:「你找他算了,你是不是就聽了、信了?那麼你精神上是不是就造成負擔了?造成了負擔,你心裏想它,是不是執著心?那麼這種執著心怎麼去?這不是人為的增了一難?產生的這執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嗎?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本來就難,還人為的增加這難,怎麼過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難、麻煩。」[1]

就這樣,我取消了這個念頭,回來發正念,就在那一瞬間,一股清泉流入喉嚨,嗓子不疼了,燒也退了,也不咳嗽了。謝謝師父利用假相提高我的心性,去我的怕心,後來我知道了經常進出的那個人是鄰居的男主人,因為我剛搬家,都不認識。

還有一次,娘家鄰居大哥在外講真相,被人舉報了,派出所看他是殘疾人,就通知了他哥,他哥把他打了一頓,家人和外界給他的壓力很大,又不能學法,精神承受了嚴重的打擊。他的妻子找到我母親說,都是因為我讓她丈夫講真相,才帶來這麼大的橫禍。我母親七十多歲的人,本來就擔心我的安全,又承受了這麼多的傷害和驚嚇,一下病倒了。

我在家發了一整天的正念。我想光發正念還不行,師父告訴我們:「哪裏有問題我們就上哪裏去講真相」[2]。我得回老家一趟,幫助剛得法的同修過這一關,我放下了怕心,回到了老家,(老家派出所也參與了對我的迫害),找到同修的妻子,我說:「我哥煉功病好了,在大法中受益了,他想把真相告訴別人,叫有病的人也有一個健康的身體,讓父老鄉親明白真相,這是做行善積德的大好事,是邪黨在犯罪,在迫害好人。你要支持大哥煉功,他才有個好身體。」她明白真相後說:「我雖然不識字,也知道大法好,就是害怕。」她還去給我媽道了歉。

同修這一關在師父的加持下化解了,現在這位新同修一直平安的做著三件事,穩健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四、走正證實法的路

流離失所期間,我曾住在朋友家、親戚家,也租過房子,還打過工,我都給有緣人講了真相、做了三退。我做夢,師父點化我,夢中有個大嬸抱著一個小女孩,我問大嬸:你的寶寶有八個月大了吧,大嬸說這不是我的孩子,是你的孩子,都三歲半了,還不會走路。醒來後一算,我在外也三年半了,流離失所不是師父的安排,我要回家,走師父安排的路,證實法,救度眾生。

有師在有法在,我就聽師父的,我回到家中,先發了一天的正念,清除了怕心,第二天,就去了我丈夫的單位,因單位效益不好,只發生活費,一週只上一天班。他們領導看到我,都很吃驚,我說我回來替我丈夫上班,他在外面找一份工作不容易,老請假回這裏每週上一天班也不合適,領導答應了我的要求,我每次上班都找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憑著對師父的信,我又堂堂正正的走在了證實法的路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