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安嶺近期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大興安嶺漠河縣圖強林業局林國英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四次遭綁架,被勞教,被迫害成了植物人,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三歲。下面是大興安嶺近期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情況。

1、八旬老太依法起訴被迫害致死

吳秋娥,八十歲,家住黑龍江省加格達奇,是在一九九六年開始學法輪功的,煉功後身體發生巨大變化,所有疾病都消失了,心情也好了。因老人煉法輪功後身體非常好,住在六樓每天上下樓行動自如,所以吳秋娥老人一個人獨自生活,兒女們都非常的放心。

吳秋娥生前照片
吳秋娥生前照片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九點多鐘,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區東山派出所劉瑞等警察非法闖入吳秋娥家,只因為吳秋娥老人依法行使自己的權利起訴了江澤民。警察們逼迫老太太簽字按手印,同時出示懲罰通知書。吳秋娥老人因受到驚嚇和極大的壓力,在警察走後突然昏倒在地,家人發現後及時送醫院,但是搶救無效,吳秋娥老人含冤離世。

吳秋娥老人在訴江狀中說: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我有多種疾病,心臟病,胃病,肩周炎,股骨頭壞死(前期),走路都困難,兩腿浮腫。可是修法輪功以後,不長時間,都好了。現在我無病一身輕。我家雖住在六樓,我也快八十歲的人了,可我一氣兒就能上去。可是江澤民因為一個小人的妒忌發起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從一九九九年到現在的這十六年裏,我也是屢遭迫害。

在二零零零年春天,一天早上還不到八點鐘,就闖入我家兩個警察,進屋就亂翻,也沒有任何證件,沒有搜查證。後來找到一封同修給我的一封公開信。警察就把我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我十二小時,晚上7點多鐘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三年冬天的一天夜裏十一點多鐘,闖進了我家兩個警察,二話沒說,進屋就翻。他們也沒有任何證件,真是翻箱倒櫃,把我家弄得一片狼藉。把我的大法書,還有師父的法像全都抄走了,那是我私人物品。隨便搶老百姓的東西,那是甚麼「人民警察」?從二零零零年開始他們就對我不斷的騷擾迫害,半夜三更打電話或是晚上十點多鐘也到我家敲門騷擾。

2、七十七歲老太在騷擾迫害中含冤離世

商鳳蘭於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含冤離世,年七十七歲。在商鳳蘭離世前,加格達奇社區人員還打電話給家人詢問商鳳蘭的訴江情況進行迫害騷擾。

商鳳蘭在她的訴狀中寫到:我在遇到大法前,身體特別不好,經常頭痛,整日昏昏沉沉的,對任何事情都打不起精神。可是自從我煉法輪功,我的這些萎靡不振的症狀都沒有了,人也精神起來了,做事不累,我整個人都煥發了青春般的活力,是大法給了我一個新的生命。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迫害好人,從那時起我每天都生活在膽顫心驚中,生活沒有了自由,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了,雖然我沒有被抓走,但是每天也是東躲西藏提心吊膽的生活著,這都是江澤民造成的。江澤民毀了我們應有的信仰自由、基本人權,我們生活在恐怖打壓的控制中,今天我要上訴江澤民,讓更多的人了解事實的真相,並還給我們信仰的自由。

商鳳蘭生前的照片
商鳳蘭生前的照片

3、被迫害成植物人 林國英含冤離世

林國英女士是漠河縣圖強林業局的法輪功學員。在學大法前,患高血壓、子宮肌瘤等多種慢性疾病,幹不了家務活;學大法後,所有疾病都好了,家務都由她幹,還在家開了個商店,家庭經濟條件也好了。林國英從不與人爭鬥,很和善,鄰居和親朋好友們都說:「她是難得的好人。」

可是林國英就因為做好人卻遭受中共四次綁架,一次勞教,被迫害成了植物人,受盡折磨,在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中午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三歲。

林國英
林國英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林國英去北京上訪,車過林海沒到加格達奇的時候,圖強公安局副局長張落芳給圖強林業局組織部的吳儉波打電話,命令吳儉波從加格達奇開車堵截林國英坐的這列火車,吳儉波上車後指使乘警檢票查找圖強法輪功學員,因此綁架了林國英。林國英被劫持到圖強看守所關押一個星期。之後,林國英又被劫持到了阿木爾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三個月。

林國英剛在家住了幾天,又被圖強公安局副局長張落芳指令國保大隊的王景山、周文寬等人綁架到了圖強看守所,林國英隨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零年八月被劫持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迫害。在八月三日,林國英被綁架到雙合勞教所時身體血壓高達二百多,就是這樣勞教所的惡警們也沒放過她,還逼她勞動創效益,往她吃的飯裏偷著放藥。

林國英的血壓始終是二百到二百四,勞教所怕承擔責任,就把林國英放回了家。這時林國英身體已經出現腦出血,半身不遂的症狀。林國英已經被迫害的成了一個四肢不能動,整日整夜躺在床上,不會說話,不會吃飯,只有眼珠有一點會動,大腦有一點點思維,反應也很慢。林國英的離世完全是江澤民發起的迫害打壓造成的。

4、屢遭迫害 任萬傑含冤離世

在中共不法人員長期的騷擾、監視、蹲坑、綁架等迫害下,大興安嶺法輪功學員任萬傑(女)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三歲。

任萬傑女士,是加格達奇林業局汽車修配廠的退休職工,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她全身疾病,心臟病,神經衰弱導致嚴重失眠,氣管炎,胃病等等;任萬傑學煉法輪功的當天,失眠就好了,隨後全身疾病不翼而飛,全家人都非常高興。她學大法後按大法做好人,家裏以前的煩心事、麻煩事突然發生改變,一切都變得祥和,以前喝點酒就回家鬧的兒子突然不鬧了,鄰居同事有困難她都熱心幫助。任萬傑是大家公認的好人。

任萬傑
任萬傑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打亂了任萬傑全家平靜幸福的生活。七月二十日,有警察開始抓人,法輪功學員們被大興安嶺地區公安局告知去找中央。任萬傑作為法輪功親身受益者三次進京上訪。

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任萬傑坐火車到山海關,被逼迫強行下車,下車後,任萬傑又坐另一列火車到北京,剛下火車,北京到處都是警察,他們把任萬傑綁架了。一個省一個省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一起,到了晚上北京城管的來了很多人,不管是男學員還是女學員,都被硬往車上拽,任萬傑不上車,他們就拳打腳踢硬把任萬傑老太扔到了車上。晚上就都把法輪功學員硬裝進了火車上,車廂兩頭都是手拿電棍的警察,火車把任萬傑等學員拉到一個大院裏,逼迫排成隊,坐在操場上,被烈日曬了兩天。之後,又被劫持到了加格達奇公安局。

第二次去北京上訪是二零零零年的春天,任萬傑坐車到山海關被強行帶下車,被凍了兩天兩宿。加格達奇林業公安局王天俊等人把任萬傑綁架到加格達奇林業公安局,到那兒就開始審訊,就把任萬傑關進了加格達奇看守所。任萬傑被關押了五十天,加格達奇林業局把任萬傑的工資本搜走了,警察去北京來回的路費都是從任萬傑工資裏扣的。

二零零零年五月單位倒出來一個簡易的小平房,加格達奇林業局責成單位檢修廠看著任萬傑,貼身監視,四個人一天一宿兩班倒。那裏沒有柴禾,燒的自己揀,沒有吃的自己想辦法,任萬傑的工資本被強行拿走。每天受凍挨餓,任萬傑和小孫子被看管關押了五個月。

第三次去北京上訪,任萬傑去了天安門,一到天安門任萬傑剛要打真相橫幅,就被便衣警察綁架到了天安門廣場的一個空場,那裏已經綁架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後來任萬傑被加格達奇林業公安局高群、羅警察綁架到加格達奇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任萬傑被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晚上,七、八個警察闖入任萬傑家,進屋就抄家。任萬傑又被綁架到加格達奇看守所。直到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任萬傑在看守所被關押半年後才放回家。

這些年,每逢邪黨的節日和敏感日,惡警和單位就對任萬傑家騷擾,監視,跟蹤。常年的被迫害,及孩子們的屢遭迫害,給任萬傑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和痛苦。

5、七旬孫亞傑在騷擾迫害中含冤離世

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光明派出所的片警還去孫亞傑家騷擾,問孫亞傑訴江情況,孫亞傑的孩子說母親患了乳腺癌,片警還去孫亞傑家騷擾,還給孫亞傑照相。之後,孫亞傑的病情越來越嚴重,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含冤離世,年七十一歲。

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孫亞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在訴江狀中說:

我在一九九六年得了腦血栓,出院後走路歪歪斜斜的,生活不能自理。有人介紹說煉法輪功可祛病健身,我就抱著祛病健身的目的煉起了法輪功。煉功之後,我的腿神奇般的好了,能走路了,其它症狀也消失了。身體一身輕,活了大半輩子我終於嘗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修煉了法輪功使我身心受益。我變得更加善良,我能夠為他人考慮,凡事不生氣。同時我身邊的人也因為我的修煉他們得到了很大的受益。我母親的腳潰爛到骨頭了醫生也沒辦法,念大法好,後來我母親的腳痊癒了。我七歲的孫子被汽車撞飛二十多米,落在地上昏迷不醒。我抱著他念「法輪大法好」。結果孩子醒了,醫生診斷哪兒都沒事。還有我十一歲的孫女患有先天性髖關節脫臼,走路踮腳。醫生說必須做手術,沒辦法治療。可是自從孩子在我身邊後,孩子的腿不治而癒了。從我和家人的親身的經歷,證實法輪功確實是高德大法。我們家雖然生活不富裕,但因修煉大法心情非常開朗快樂。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後,我身心遭受了嚴重的迫害。二零零零年春天,我在兒子家被加格達奇光明派出所警察綁架走,理由是因為我煉法輪功,到派出所強迫我放棄修煉,讓我寫保證書。我不寫,他們就強迫孩子寫。他們還逼迫我交書,後來勒索孩子五百元才放我,也沒給任何收據。我回家後,因為上火牙全都掉了。警察還多次到家騷擾,給我及家人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

二零一三年,我在廣場被警察抓到警車上,問我認不認識煉法輪功的人,我說不認識。他們就拘留我,還來我家進行抄家,搶走了我的多本大法書,我被拘留一個晚上。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我沒地方學法煉功,失去了煉功的環境,使我已經完全康復的身體又出現病症,乳房潰爛被診斷為乳腺癌。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還能正常學法煉功,我的身體將會一直健康。所以我要控告江澤民,由於江澤民的迫害不止是我,還有千千萬萬的人都在受著這場殘酷的迫害。我們要讓人們看到江澤民的醜惡的本質,要告訴人們法輪功是正法是好法。

6、關淑芹含冤離世

在中共邪黨十六年的迫害恐懼中,大興安嶺加格達奇法輪功學員關淑芹於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年七十歲。

關淑芹在二零一五年七月控告江澤民,她在訴江狀中說:「我是一九九九年之前開始學法輪功的,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我原來的心臟病,高血壓,腰間盤突出,各種疾病不治而癒。可是自從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後,警察收走了我的身份證,辦點事日常生活比如取錢都得去找片警,單位領導讓我寫保證書,家庭迫害打罵不讓我煉法輪功,到現在我一直有病。長期的滅絕性迫害,江澤民是犯罪集團的首惡元凶,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會自由的信仰,我會一直身體健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