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化療險喪命 得遇大法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我從小體弱多病,幾歲時就膝關節疼,隨年齡增長發現全身大小關節都疼,肩關節運動受限。頸椎多節增生,脊背似背著大鐵板一樣沉重僵硬,夜間腿疼,雙手暖著膝關節也難入睡。心臟也受累,逢陰雨變天心難受的滋味很難形容,怕冷怕風,手不敢沾涼水,衣褲總是很厚,後來知道這就是類風濕。

為治病中西醫藥、針灸、理療、按摩,用盡了各種方法無效,無奈放棄了治療。

更糟的是九三年,我五十二歲時,發現乳房有硬結,經查是癌症。手術時發現已有轉移,為提高療效手術同時皮下置入化療泵。但在化療過程中,因泵中細菌感染造成高燒,呈敗血症狀態,昏死過去,經搶救甦醒過來,不得不再手術將泵取出。治療中的痛苦,治療後的療效暫且不說,治療中的事故──泵感染,使我險些喪命。我的同事、親戚、鄰居中的癌症患者,化療放療後離世的有好幾個人。

我執意不去醫院繼續化療,轉為大量服用中藥。坐火車去外地看病,有時抓回的藥能裝半編織袋。這時人吃不下飯,睡不好覺,虛汗不斷,不敢外出,體力衰弱,精力疲憊,精神絕望,無路可走。當時三個孩子都在讀書,小女兒在我手術的同時參加高考,上有八十多歲的老母,我丈夫心臟病,我在單位承擔著一攤工作,在家中是料理家務的主角,變成這種狀況,花了單位上萬元的醫藥費,也給家庭造成了極大的經濟負擔和精神壓力。

為求生我接觸了兩種氣功。有一同事來看我說她家四姐妹都煉法輪功,講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勸我試試看,並送來了去看師父講法錄像的門票。那是九六年元宵節後,天很冷,有點不太想去,但礙著面子去了。回來時感到兩條原本沉重的腿走起路來輕鬆了。我看完了全部錄像,又在書攤上請到了當時公開發行的《轉法輪》、《中國法輪功》、《法輪大法義解》三本寶書。一週讀完一遍《轉法輪》又找到了煉功點,每天學法煉功。回想起來,這是我絕境逢生的起點。

十六年了,我在大法中受益無窮,各種疾病:胃疼、頭痛、耳鳴、眩暈症等,甚至連腳氣、灰指甲都不治而癒。

由於我的改變,當年八十多歲的老母也走入了大法修煉,她有很重的冠心病和風濕症,大法緩解了她的病痛,快九十的高齡還能料理自己的生活。母親九十一歲離世。火化後,那裏的火化工人說,這人的骨灰白而透,很少見。這讓我和家人再次見證了大法淨化身體的奇效。

我今年七十二歲了,體力充沛,精神飽滿。大法不僅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更使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歸正自己的思想和言行,踏踏實實從本質上提高自己的道德水準成為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在此期間為母親養老送終,為兒女操辦婚事,房屋動遷,購房裝修,日常家務,完成了大量的繁瑣事務,給家庭帶來了平靜祥和。

更讓我感恩的是大法使我二兒子獲得新生!

我二兒子患嚴重的皮膚病──膿皰型牛皮癬。發病時高燒,全身皮下先出紅點,接著出現膿泡,泡由小變大,連成一片,皮下是黃色的膿液,皮一片片的脫落,露出粉紅的內層,散發出難聞的氣味,人一動壞死的硬皮就會碰到嫩皮,人疼的冒汗。更可怕的是,這時人體失去了外皮的保護極易感染喪命,我也聽說過有這樣離世的病例。為此我費盡苦心,中西醫、內服外塗、蒸汽療法、熬藥泡洗,又找大醫院的教授,試民間偏方。外地一位中醫緩解了孩子的病症,但用藥過量,人嚴重抽搐,手指抽在一起,人抽成一團,二零零五年五月,病又發作,先去外地求醫,看了幾次之後,醫生說再拿五副藥不見效,就別來了。兒子來到我家時,小腿上的皮全破了,流著黃黃的膿液,真是慘不忍睹。

我告訴他修煉大法帶給我的變化,他也捧起《轉法輪》寶書。他很接受大法的法理,讀著讀著,就見皮膚一塊塊恢復到正常顏色,每天都在好轉,漸漸連成一片,他得救了。十幾年的頑症,在大法的洪恩中,僅半個月功夫,不治而癒。沒有再犯。

有個同事的女兒也是這種病,聽說我兒子病好了,就由父母領來我家詢問,那個女孩請了寶書,並退出中共團組織。去年過年,同事來電話說她也很好。

法輪大法恩澤蒼生,光燄無際。無量眾生在佛法的洪大慈悲中得救得度。盼望更多的世人,萬萬珍惜佛法洪傳的萬古機緣,找真相,明善惡,識正邪,得救度。在節日到來之際,我和我全家叩謝恩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