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學法打瞌睡的問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八日】師父說:「大法是宇宙的法,是成就生命的法,要想得到他,就必須認認真真的靜下心來不斷的學習,讀懂他,按照法的要求做人,做一個修煉的人,這才是大法弟子」[1]。

我最近知道一位大型資料點的同修的情況,她改變自己大包大攬的做法已經有一、兩年了,鼓勵其他人學會技術,讓資料點遍地開花。可是她學法還是打瞌睡,並且告訴我她學《轉法輪》的時候,感覺甚麼也學不到,跟看常人的書一樣,甚麼也看不到。每天學還是這樣,她十分痛苦、焦急。當時我一時回答不上來,後來我總結了我的一些好的經驗,但願對她以及處於相似困境中的同修有一點借鑑作用。

我二零一二年到二零一三年也出現犯睏,困擾使我很羞愧很無助,後來才明白是我想如何提高收入、擴大財富,太執著錢財造成的。意識到後,我放下那些心,就好轉了。

可是二零一五年下半年出現了另一種困境,雖然不犯睏,但是看《轉法輪》,看不到內涵。那時我心裏有個觀念「我太熟悉了」,自以為師父講的已經知道了,師父講上一句,我就自認為知道下一句。這種學法不得法的狀態持續了一年左右,我很是驚恐。

二零一六年暑期,我突然悟到:我看《轉法輪》看不到更深的內涵的原因,就是我自以為我太熟悉了!我錯誤的認為我知道師父下一句要講甚麼!這不是太可笑了嗎!這個思想障礙是很危險的。我立即警覺我學法的整個過程,再學法的時候,我就問自己「你既然自以為熟悉師父在下一句要講甚麼,那你就別看下一句,那你就背下來,包括標點。」於是我開始背下一句,然後再來對照書上的原文,包括標點。然後我發現,我不是多一個字,就是少一個字,或者用別的詞替換了師父的原話。有時即使自己背下來的與原文一模一樣,可是標點卻不一樣。這樣我就用事實打敗了我那顆「我熟悉《轉法輪》的內容」的狂妄無知的想法。

接下來我又問自己:「即使你能背下來,包括標點,你理解的就是對的嗎?就是師父的意思嗎?」這一問,我又大吃一驚,這是個基本問題,《轉法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有無窮無盡的天機,一層高過一層,無窮無盡,是宇宙中任何一個生命永遠也不可能了解完全的宇宙大法。只要有「我熟悉,我知道」的一思一念,就是學法不得法的障礙。

我同時發現,我過去學《轉法輪》的時候,把法裏提到的一些不好的現象容易認為是指的別人,而不是指的我,這下可就壞了!師父要告訴我點化我的法的內涵,被我的這一念就擋住了,結果甚麼也看不到。

當我放下這些錯誤的觀念,我抱著每一次學法就如我第一次學法這顆心來學《轉法輪》,結果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讓自己感動落淚。比如我最近學習《轉法輪》中〈論語〉部份:「人類的探索是為了技術競爭,藉口是改變生存條件,多數是以排神、放縱人類道德自我約束為基礎的」[2],我一下就看到師父在說我,說我過份在乎我的工作技能。而過去總是以為這句話僅僅是指全人類的總體情況,或者是指的沒有得法的常人。

今天我讀到《轉法輪》第六講中:「其實我們不管是誰甚麼樣,只有一個法,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標準。我身邊帶著的人沒有吃甚麼小灶,都和大家一樣,他們只是研究會的工作人員,不要起這些心。我們往往一旦起這種心的時候,你無意中就起到了破壞大法的作用。」[3]過去我讀到這裏,總是錯誤的認為僅僅指的是過去師父在大陸講法的時候,那些情況。可是今天我突然想到這次有特務妄想行刺師父的事情,大陸大法弟子,包括我本人,也是有責任的,因為我們不少大陸大法弟子羨慕在美國的大法弟子,尤其羨慕神韻的演員,能經常見到師父。就是這顆不符合法的人心在無意中破壞著法,讓舊勢力鑽空子。也是這顆心促使大陸不具備在海外證實法的能力的大法弟子想方設法來到海外,卻因為語言和行為習慣不適應西方社會,使海外的修煉人群更加複雜,從而容易被特務混入,難以分辨,給師父的安排造成障礙。

我悟到,只有抱著「我知道的太有限,我只是無量宇宙中無量沙子中的一粒沙子,差遠去了,每一次學法,都是嶄新的開始」,以這樣的心去學《轉法輪》,才能不斷看到更高層次的法理,才能看到對當前國內國外修煉有具體指導作用的法理。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阿根廷法會的賀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論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