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關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十一月的一天下午,我和A同修外出講完真相回家,已經四點了,進屋後感覺頭有些疼,當時以為天冷凍的,沒在意。過了一會頭疼的厲害了,還有點暈,就上床躺了幾分鐘。這時妻子在廚房叫我準備要炒的菜。我起來把菜準備好,剛準備炒,頭暈的更嚴重了,我就又躺了兩分鐘。這時我漸漸地感覺左手臂離我很遠很遠,我動了動手指,感覺能動,可是發麻,感覺左臂離我很遠很遠,我用右手把它搬過來。接著左側的頭、舌頭、身子、腿也感覺不存在的樣子。我意識到不對勁了,立即雙盤,右手拿著《轉法輪》,看著師父的法像,請求師尊加持弟子。開始時看不太清楚師父的法像。我在心底裏一遍一遍呼喊:「請求師尊加持弟子……」 大約有十分鐘左右,漸漸的能看清楚師父的法像了。

五點四十分,我趕緊聯繫了白天一起講真相的A同修,她知道了事態的嚴重性,飯也沒吃,馬上打車就過來了。六點和我一起發了半小時的正念。這時我胳膊、腿都能動了。我對妻子說:「我上學法小組那去,讓大家幫我發正念,今晚不回來了。」二十分鐘後我們走到了學法小組。

真不巧學法小組那的電梯當天還壞了。沒辦法我倆只得爬了十多層樓。那天晚上,同修跟我一起發了四個整點的正念。第二天煉完五套功法,學了一講法後,我就回家了。家裏人擔心我,一夜沒睡好。結果見我一切正常,才放下了懸著的心。

我每天還正常的做著「三件事」,走路、說話、拿東西都沒有受到影響。若不是師父慈悲呵護,後果不堪設想。謝謝師父!這裏我也謝謝同修們,尤其有三位同修一直陪了我一週,很辛苦。

十多天後和同修交流時,一同修問我現在怎麼樣?我說現在左手使筷子也行(平時就用左手),左腿走路也行,舌頭說話也行,可還是有些不一樣。當晚睡覺前,我忽然感覺頭裏有個穿灰藍色軍裝的形像。我馬上意識到:這不是共產邪靈嗎?就加大力度發正念,它一出來馬上發正念滅掉它。這樣連續念了四個晚上,這個邪靈被徹底銷毀了。

我反思自己出現了這麼大的關難,能是偶然的嗎?回憶修煉中一件件往事像電影一樣,歷歷在目,有的關過的好,是因為符合了法對我在那一層次的要求;多數過的不好,是因為對人心的執著。追其根源有兩點:

一、這麼多年說是修煉,卻一直用人心對待大法,對待修煉。沒有真正從理性上認識到大法的博大精深。平時遇到問題了,只是嘴上說甚麼甚麼心造成的,說過了好像就是修了,也就糊弄過去了。下次再遇到問題了,還是這樣。而沒有真正抓住機會把那個人心去掉,提高上來。完全是邪黨糊弄事的作風。骨子裏都是人的觀念,人的行為。講真相中經常被負面思維主導。核心還是怕「我」受損失。這不是真修。

二、我從事三十多年的語文教學,受邪黨文化毒害太多,每每自己的言行舉止都存在著邪黨文化因素而不自知。滿腦子邪黨文化因素沒有用法理清除掉。

根源找到後,我時刻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發現人心就正念反覆去掉它。直到它不再出現。再返出來,一意識到,馬上還滅掉它。

這次教訓使我悟到:不是說每天學了幾講法、煉了幾套功、做了多少大法項目就精進實修,而是學法要入心,並時時刻刻用法理指導自己的言行,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正的溶於法中。這樣才不會流於修煉的形式,才會從根本上得到法的強大源泉和力量。我們修好的神體的法力就會在這個空間展現,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另外,這次能正念闖過關,關鍵是基點站在了法上。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無所不能。這次能闖過來,不是我如何如何,是師父替弟子承受了巨關巨難,是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苦度。這個關難也是對我的一次棒喝,使我驚醒了,也使我真正的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

師父說:「希望大家走好最後的路。時間真的不是太多了,說結束就結束,下一步說來也就來了。」[2]同修們,衝刺吧,努力做好「三件事」,兌現我們史前的誓約,修好自己,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