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一年的一天,我因在街上給人講法輪功真相遭綁架,當我被送進某看守所時已是午夜時分。經過一系列手續後,大約在凌晨一點多,一位女獄警帶我進監室。

我一隻手抱著一條被子,一隻手拿著一個臉盆。獄警用鑰匙打開監室的鐵柵欄門,門不能大開,因鐵柵欄門裏的地上睡著一個人,一隻手銬在鐵門上,獄警說她睡地上是有原因的。

獄警帶我側著身體擠了進去,她指著地上的一條被子說:把那條被子拿起來做墊被,找個地方躺下。只見木板通鋪上睡著五個人,看上去一點動靜也沒有,一眼看去,我找不到一個足夠大的地方鋪被子。獄警立即說:如果沒地方,叫她們全起來,重新排!我想我是修煉人,不能因為我的到來影響她們睡覺。我一邊說不用了,將就一下吧,一邊立即將被子塞進一條大一些的縫隙,睡下了。我的左邊睡著在押人員A,右邊睡著在押人員B等四人。

獄警走了,四週平靜下來。儘管昨天一夜不讓睡,我仍無睡意。靜靜的夜晚,遠處不時傳來狗的哭聲,一種陰森恐怖感向我襲來。當我想到我有師父保護,有大法保護,害怕的感覺立刻沒了。

早上起床時,她們看到陌生的我,其中一人問道:「你為甚麼被抓進來?」我說因為煉法輪功。沒人再說甚麼,大家忙著穿衣、疊被子、洗漱。吃完早飯,在押人員B等三人急匆匆地幹活去了。因為今天是週六,監室的電視機在播放著電視連續劇,在A和銬在鐵門上的在押人員C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連續劇。一整天我和昨天白天剛被抓進來的在押人員D輕聲的講著法輪功真相,A和C一點也沒聽到,全身心沉浸在電視連續劇中。

突然,廣播傳來:「收工。」我看了一下電視屏幕,上面顯示著下午四點。我想可能是幹活的人該收工回來了。可是,就是不見她們回來。到了晚上七點多,她們三個幹活的人終於回來了。我問她們廣播裏四點就喊收工,你們為甚麼這麼晚才回來?她們說因為她們完不成指標,只能晚收工。

所有的人都在看電視,只有B主動和我聊了起來。我倆緊挨著坐在木板床上,背靠著牆,為了不影響她們看電視,我倆說話非常小聲。她因販毒而被抓進來,尚未開庭,她擔心會被判重刑,憂心忡忡,同時還牽掛著兒子、丈夫等親人,說話間有時還流下了眼淚。我也為她感到難過。

我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她非常同情我,覺的這樣的好人不該被抓進來。我告訴她我修煉了法輪功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個人做任何事其實都是為自己做的,做任何事都會有回報,做好事就會帶來好的回報,做壞事就會有不好的回報,這就是善惡有報,不管你信不信,宇宙中的物質就按這個規律運動著。而且惡報還會殃及親人,而好報也會給親人帶來福份。所以,一個人做壞事,就是在害自己,害自己的親人;一個人做好事,就是珍惜自己,珍惜自己的親人。她非常認同,覺的自己販毒害了那麼多人及其家庭,罪業非常深重,真的是報應到了,所以明知道樓下來了好多便衣,甚至便衣藉口進入她家,她都沒有想到要逃跑。

我告訴她唯一的出路是:從心底裏退出你曾經加入的黨、團、隊,心裏發願以後再也不做壞事了,按「真善忍」做個好人,然後有空就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多多益善,你念就在消去你的罪業,給你帶來福份,如果你很虔誠,我的師父也會幫你。而且退出黨、團、隊後念效果更好,因為共產黨在幹壞事,你加入了它的組織就是它的成員,你就要為它承擔一份罪業,它一直在幹壞事,它的罪業就源源不斷地加到你的身上,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帶來的福份會被抵消掉,你退出它的組織後,它幹壞事,跟你就沒有關係了。

她說她只入過團、隊,我給她起了個化名「春天」讓她在心裏先退出中共的團、隊,等我出去後再幫她上大紀元退黨網站發表聲明。她說「春天」這個名字真好,她非常喜歡,她決心痛改前非,要像春天萬物復甦一樣,一切從新開始,從新做個好人。原本憂心忡忡的她,一下陽光了許多。

到了晚上九點,廣播裏傳來:「上床睡覺」。大家仍按原來睡覺的位置鋪各自的被子,我剛把被子放到昨晚睡覺的位置上,A突然恐懼地喊叫:「我不要跟法輪功的人睡一起!我害怕!」B立即義正辭嚴地大聲說:「你怕甚麼呀!人家法輪功的人都是有知識、有素質的人,都是好人!」我平和地說:「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你是被共產黨的謊言欺騙了,法輪功不是那樣的,法輪功講的是高層次的佛法。我們是修佛的,我們不殺生,我修煉法輪功十多年來,連活的魚、蝦都沒買過,共產黨對法輪功的那些負面報導都是假的,是污衊和栽贓法輪功的。」A沒再說甚麼,我仍在她旁邊鋪好被子睡了。

因監室裏只有一個水池,早上起來,大家輪著刷牙、洗臉。輪到我了,我沒有牙膏,就用水刷牙,這被坐在地上仍銬在鐵門上的C發現了,她大聲喊道:「阿姨沒有牙膏,快給她牙膏!」她們幾個不約而同拿出自己的牙膏遞給我。我被她們的善良深深地感動!吃過早飯,她們三個還是急匆匆地去幹活,還把新進來的D拉去跟她們一起幹活,幫她們完成指標。

這時監室裏只剩下A、C和我三個人了。A搶著幫C洗衣服。C開始犯起愁來,說明天要開庭了,不知怎麼辦?要我給她講講。我來到她身邊,蹲在地上和她聊了起來,她是九零後,因打群架被抓進來,進來後又跟其他在押人員打架,因而被罰銬在鐵門上一週。她說明天要開庭了,面對法官、面對原告,她不知道該說些甚麼,心裏很著急。我給她講了《轉法輪》中師父教我們怎樣做好人的道理,一個人為甚麼要做好人、做好事,而不能做壞事,打人產生的後果,她說要是早知道這些道理該有多好啊,她就不會走到這一步了。我說:一個人難免做錯事,知道錯了,改了就好,我還是能看到你仍然有一顆善良的心。所以,你很幸運,你遇到了我,告訴了你我在《轉法輪》中學到的宇宙真理,這是你在其他任何書中都學不到的,你會終生受益的。我還給她講了為甚麼要「三退」,叫她自己起個化名先在心裏退出曾經加入的少先隊,等出去後再翻牆上大紀元退黨網站發表聲明。然後叫她在心裏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在日常生活中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就會帶來福報,就會得到我師父的保護。她決心從今以後做個好人,她準備在法庭上真心誠意地向原告賠禮道歉,懇請原告給她一次改過的機會。

看到C一下找到了希望,有了依靠,不再犯愁了,A再也等不及了,急切地對我說:「你快給我說說,我應該拜誰為師?我已經拜了兩個師父了,怎麼一點也不管用!我被冤枉關在這裏一個多月了,誰也不幫我!」我問她:「你拜了哪兩個師父?」她說:「我先拜了一個佛教的師父,花了二百元,逢年過節每次還要給五十元。覺的不管用,我又花了五百元拜了一個道教的師父,也不管用。」我問她:「你花錢拜了師父,你的師父教你甚麼東西了嗎?」她說:「沒有。」我又問:「那你的師父給你甚麼東西了?」她說:「沒有。」我又問:「那你的師父把你的病去掉了嗎?」她說:「沒有。我現在仍然是一身病。」她還說:她四十多歲了,沒有家,與丈夫離了婚,唯一的兒子讓給了丈夫,因為她養不活他,現在連個住處都沒有,只能住在弟弟家,靠收廢品維生,唯一的追求是拜個師父,好好修煉。

接著,她問我:「那你拜師了嗎?」我說:「沒有。但是我有師父。」一聽說我有師父,她又急不可待地說:「那你快給我介紹一個吧!我應該拜誰為師?」我說:我修煉法輪功,法輪功的師父只有一個,我的師父就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我的師父不用拜,也不要你一分錢,只要你真心修煉,我的師父就會把你當弟子帶,就會給你從新安排今後的人生道路,安排你今生今世就修成,就會給你調整身體,讓你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去修煉,還要給你身上下上許許多多的機制,使你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而且師父還有法身保護你。「那我也真心修煉,你快給我說說,我怎麼修啊?」她急切地問道。

我繼續告訴她:法輪功的主要著作是《轉法輪》,師父把高層次的佛法,即宇宙的真理,往高層次上修煉的法理,都在《轉法輪》中用最淺白的語言告訴了我們,你只要去看《轉法輪》,就會知道如何去修煉了。同時,法輪功還有五套功法,每天除了要學《轉法輪》之外,還要煉功,煉功是用來改變本體的。其實法輪功修「真善忍」,按「真善忍」的標準修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這是最重要的。

她又急切地說:「那你快把你家的地址告訴我,等我出去了我就去找你煉法輪功。」我說:「我不方便把地址告訴你。」「那你告訴我在哪條路也行。」我說由於我長期被監視、跟蹤,出於安全原因,我還是不能告訴你。我說:你先「三退」吧。她說她只讀過兩年書,甚麼也沒加入。我說那更好,你就在心裏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師父就會幫你,讓你早點出去。你真心想修煉,我師父就會安排你遇到法輪功學員。她要我趕快教她念,我教了她幾遍,她就能熟練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她又說就學了九個字,太少了,要我再教她點其他的。我說:這九個字是無價之寶,非常管用,如果你百分之百相信,就會有百分之百的效果。

就在這時,獄警突然在監室門口叫我馬上整理自己的物品,準備換房。A為我感到高興,她說:「你是好人,不應該被關在這裏,可能你被換到綠馬甲的房間去了,可以提前出去了。」

我急忙拿好自己的物品,祝她倆好運,匆匆離開了那個監室。獄警把我帶到了另一個監室,我們不再有見面的機會。

但兩天後,聽說A被釋放了。我暗暗為她高興。但願她現在已接上聖緣,走入大法修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