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微信在不知不覺中消磨你的意志與時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現在許多人使用微信,看了一個又想看,剛剛開始的時候,只看熟知的人,時間一長,就甚麼都看一看,朋友圈轉發的東西也想看了,如果沒有人發信,還有種失落感,思想已經被它拽住的緊緊的,那是個慢慢的滲透進來的「念頭」,你想要,它就控制你,讓你依賴它,其實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主意識想要做的。

我也經歷了用微信僅僅十天就被干擾的這個過程:因要過新年了,我要和外地同修聯繫一下其它的事情和送些年曆給同修,找不到那地方同修的號碼,又不能在電話裏講同修的電話號碼和要做的事情,十二月一日就用我孩子的手機與另一地的同修聯繫,然後又加了要找的那個同修的微信,也不知道號碼,所以「只能」用微信,這樣就和孩子一起用很不方便,我就決定在我的手機裏先用一下微信聯繫,僅限於有事情聯繫的同修還有家人,結果,我晚上十一點多安上微信後,就覺的頭皮發麻,頭腦發脹的感覺,發正念效果不好,覺的不對勁了,也沒多想,就睡覺了,而且睡的很沉。我自修煉後,幾乎沒有幾個整夜大睡的,好幾年,每日睡覺一、二個小時的時候很多,如果睡覺也是很快又醒了,白天從來不睡覺的,也不睏。結果我這回正在睡著的時候,色魔來干擾我,身體有那種異樣感覺,我就在像是迷迷糊糊的時候猛然大喊:我不要不要。一下就醒了,可思想中還在不斷的重複著那一念,排斥色魔的干擾。

使用微信後我一直身體很沉,有時起不來煉功了,煉動功的時候,覺的很累很累,這是以前都沒有的現象;發正念不靜了,時間也少了,心裏雖然不踏實,卻也不去改變了,懈怠了;打印資料也不順利了,那天打印機打出的小冊子沒有黑字體,只有帶顏色的字和圖片。悟到我的空間場有色的東西;發資料也不想發了,出去背一兜子資料,幾天了還沒發完。面對面講真相也不用心講了,有時感覺沒想到要講真相了,錯過了才想起來沒有向有緣人講真相;學法也不入心了,因為要背法,每天就堅持要看一講《轉法輪》,一講頁數少的,我就儘量看一講半,然後背法,背法很順利,很好背,一會就背會了,再抄法。可是這幾天,有時只看了幾頁書,有時學一講就完了,好像我模模糊糊的離師父、離大法、離師父要我做的三件事很遠很遠的,可手機卻在身邊不離了,網絡一直開著,時不時的看看來微信沒?看著看著,就跑到朋友圈裏看一下,這一看不要緊,還找了幾條轉發了;屋子亂了也不想收拾。三件事都懈怠了,心裏明白的那一面很是著急啊,可是,感到自己進入另一個程序似的,那個節奏都是慢的,想要精進一些都無能為力,自身衝不破那個無形的網,干擾也多了,頭都是沉的,這幾天就摔了三個大跟頭,就像有人推我一樣,雙腿跪在地上,有兩次是在下台階的時候。我還時時約束自己儘量少花時間用在微信上,也沒加幾個人,可是,還是被干擾的很嚴重。後來明白了,我怎麼也使用上微信了?我在幹甚麼呢?這是我做的嗎?決定從今天起卸載微信,實在有事情就用電話聯繫或親自去。

在我卸載微信的前後當中,我的頭,太陽穴周圍很疼,一脹一脹的,還沒有寫完這篇文章的時候,也就是卸載微信的四、五個小時的這個時間,我的頭頂上簌簌的像有蟲子在爬,我幾次用手撲了撲頭髮,甚麼也沒有,一會,我的頭就很清亮了,不那樣昏沉了,師父又為弟子操心了。

有的同修用微信之後,對修煉的事情不重視了,每天都迷於微信之中,頭象都用自己的照片,沒有一點安全意識,還轉發各種宗教的東西和一些常人關注的事情。我覺的不對,如果不是工作,我們不應該和常人攪在一起做甚麼。我和身邊的同修交流不能用微信、轉發甚麼東西,大法弟子不能傳這個不屬於大法中的東西,大法弟子只能證實大法,趕緊關掉刪除。有的同修也說,一打開微信就頭痛,可是她幾次都沒有徹底的關掉,都留一些人還聯繫,這些都是干擾她,後來她終於關掉了。

另一同修在微信上講真相,與外地同修聯繫,我和她幾次交流,她都說沒有事,只要你用好了,沒問題的。她去外地見這些沒見過面的網上同修,在那裏她與十來個同修在一起學法時同時被綁架。有個同修給常人發微信,被常人威脅要舉報同修,結果受到了很大的干擾。還有一個年輕的男同修,說是沒有甚麼,我轉發的東西都看看是不是可以轉發。他的意思是,我和別人不一樣,我要用大腦分析一下再轉發。我說:你用大腦一過那些常人的甚至是各種宗教的東西,你不就看了?你不就受到干擾、受到了污染嗎?每天花大量的時間在過濾著這些不是法中的東西,還有一些牽扯到不二法門的問題,太不應該了。

去年,我和幾個同修在一起學法,還有的一起去發資料。當時那個男同修是搞技術的,他給我們幾個人安裝了一個俄羅斯的電報軟件,跟現在的微信沒甚麼區別,說是用這個軟件所發出、接收的短信都是通過俄羅斯的基站加密,然後,當地基站接收到的是亂碼,而我們手機接到的則是對方發出的實際內容,所以很安全,隨便說甚麼都行。結果她的家人和我聯繫時甚麼都說,大法的事情也說,甚至在那裏都叫出名字來。這個男同修在被邪惡綁架的前一天還在用手機告訴同修給他送多少多少光盤。

我也看到了有的同修色慾心不去在微信裏滋養著色魔,互相之間發來發去的心很不純淨,還用同修之間的交流做藉口來掩蓋這個骯髒的人心,互相之間打的火熱,甚麼事情都要到微信裏來解決,甚至有的同修不認識,通過微信認識了,沒見到本人都能慕名的找到那裏,互相往來著。現在常人的網絡充滿了色情,變異的東西,你要接觸,首先干擾的就是色魔,如不警惕,慢慢的就習以為常了,可是,你的思想已經泡在了常人的大染缸的環境中了,相對的,修煉的意志在不知不覺中一點點一點點的被消磨掉了,危險至極啊!

有的同修是上班族,還經常在微信裏轉發著與救人、與修煉無關的常人的東西,很關注一些常人的事情。其實常人有常人生活的路,那不是誰能左右得了的事情,人還要在世上償還他們的業力的,我們修煉人無須管常人的事,不能注重這些常人的事情,救人才是我們的天職。

師父講到:「我們講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與修煉者在社會實際工作中沒有關係的;或者同門弟子中互相之間扯一些沒用的;或者由於執著心指使顯示自己的;或者道聽途說傳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對社會上其它一些事情談論起來很興奮、很願意說的,我想這都是常人的執著心。在這些方面我覺的我們應該把口修一修,這是我們講的修口。」[1]

看到微信在不知不覺中消磨一些同修的精進意志與寶貴時間非常著急,我把自己的教訓、仍在使用微信的同修和大家交流,個人所悟,旨在拋磚引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