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迫害導致慘烈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自中共江澤民集團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發生在安徽大地上的善良修煉人慘遭迫害事件,觸目驚心,人神共憤。這些人遍及社會的各個層面,既有白髮蒼蒼的老者,也有剛剛涉入社會的青年;既有高校學者精英和各級政府清廉的官員,也有偏遠農村的善良村民。根據不完全統計數據,安徽被迫害者至少在數萬人次。

從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到二零一六年底,在這十七年中,許多修煉人慘遭反反復復的迫害,例如安徽建工學院副教授吳曉華,竟前後遭到過二十三次以上的抓捕,被非法關精神病院、勞教、判刑迫害;阜陽市穎州區文峰社區醫院婦產科醫生范文芳多次勞教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七年監獄迫害得九死一生,回家不久又被非法判刑五年,現關在安徽省女子監獄遭受殘酷迫害;合肥市梅山飯店經理朱維英多次被抄家、綁架、關押、勞教,非法判刑八年,如今她在安徽省女子監獄裏被迫害得雙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廣德縣教委湯德珩,前後被非法抄家十餘次、勞教三次、刑事拘留二次、判刑一次,累計投入監牢迫害近十年;合肥市李梅被勞教所迫害致死;六安市查明英被安徽省女子監獄迫害致瘋。這些迫害案例,只是安徽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案例中的冰山一角。

殘酷的迫害必然導致惡報的慘烈,「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從物理學的規律來看,一個物體,失去了平衡就會跌倒,直到找到新的平衡。那麼,害了人,尤其是殘害信仰「真、善、忍」原則的法輪功學員,換取自己的「前程」和利益,必有報應。看看這些發生在安徽省的慘烈惡報,甚至禍及家人親屬,由於篇幅關係,只簡單的列出數例,更多詳情可翻牆上明慧網,查詢「惡報」。

賈守田,安徽省淮北市「610」頭目,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後生舌癌,不能喝,不能吃,不能說,不能手術,於二零零六年中國新年前死亡。死時臉部扭曲,人像皆無。

張友剛,現為安徽省壽縣公安局內保科頭目。在鄉下當派出所所長期間,曾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並散布毒素和謠言。由於其助紂為虐,遭惡報殃及妻子。他的妻子在鎮財政所工作。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上班時,其妻遭遇嚴重車禍,死亡。

賈純淨,安徽省阜南縣柴集鎮政法委書記,主管當地「610」辦公室,積極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六年三月五日死於肝癌,約四十一、二歲。

安徽省阜陽市穎南派出所警察尹某,將多名法輪功學員送進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六這一天,尹某回家過節,因知道自己平時做壞事太多,怕遭惡報,他不敢開車回家而改坐公共汽車。在去車站的路上,他不敢走馬路,也不敢走人行道,而是走在遠離人行道兩米的地方。這時,一輛大貨車開過來,不知甚麼原因,主車和拖車脫鉤分離。按常理講,拖車與主車分離後,與主車連接的三腳架應立即落地,如拖車不停就會翻車。可奇怪的是三腳架不但不落地,而且和原來一樣帶著拖車左右擺動前行,像是在尋找目標。當拖車漸漸來到尹某身後十多米遠處,突然改變方向,越過綠化帶,越過人行道,又越過一個拉架子車的人,一下子翻過去,狠狠地砸在尹某身上,尹某當即倒地,七竅流血,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而那個拉架子車的人卻安然無恙。知情的人都說:這是天意,這是報應。

安徽省落馬的四名副省級官員,都是追隨江澤民賣力迫害法輪功的人,可見,報應是不分官大官小的,不要以為官大了就沒事了。其中王懷忠是安徽省頭號遭報應被執行死刑的官員,官至副省長,民間送其綽號「王壞種」、「王三億」、「官場奇才」,全國聞名。其他還有安徽省原副書記王昭耀、原副省長倪發科、原政協副主席韓先聰。

程瀚此人可說是安徽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直接責任人了。他二零零零年五月就擔任安徽省公安廳國保處處長,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安徽省紀委發出消息,已在安徽司法廳任副廳長的程瀚嚴重違紀遭調查。

在幾千年的人類文明中,對宗教進行迫害的王朝毫無例外遭到慘重報應,比如眾所周知的「三武一宗」滅佛。在二千年前的古羅馬帝國,就是因為迫害信耶穌的基督徒招來了四次大瘟疫,死了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口啊,強大的古羅馬帝國滅亡了。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利用中共體制開始迫害法輪功,到現在已經十七年多了。其間,數以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自納粹集中營滅絕猶太人以來最為慘烈的群體滅絕迫害。然而,正信無法被鏟除。中共花費巨資,以長達十七年多的時間、以舉國之力迫害一個純粹的民間信仰團體法輪功,結果是甚麼呢?反而是助法輪功弘傳全世界。今天,法輪大法已傳遍全球,要求結束這場迫害的正義呼聲愈加高漲。二零一二年以來,現政權開展了全國範圍的反腐行動,矛頭直接對準江系腐敗集團,幾年打擊,江系集團已經奄奄一息。

古語有云:「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舉頭三尺有神明」。人不治天治,面對種種惡報,看看「死亡職位」610,看看周永康、李東生、薄熙來之流的可恥下場,作為執行江澤民迫害指令的公檢法司部門人員該何去何從?十幾年來,幾百名律師在幾千場為法輪功學員所做的辯護中已經充份說明了中共迫害法輪功依法無據,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無恥迫害。真到了法辦江澤民的那一天,現在還在跟隨江的舊政策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員就非常危險了,卸磨殺驢是中共慣用的手段。所以,用各種各樣的方式避免受江澤民牽連,避免不再迫害法輪功,就是公檢法司部門人員的明智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