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廣播稿寫作組的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慈悲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今天跟大家交流我參加寫作組一年多來的修煉心得。

一、師父看見了我的心願

我是二零零五年得法的青年弟子,得法後不久我加入了新唐人電視台媒體項目,從不會到會的過程中,跌跌撞撞,吃了很多苦,二零一三年底因為媒體改組,我離開了參與多年的媒體項目,隨後加入到RTC對大陸民眾講真相的行列中,在打電話中我感受到講真相救人的神聖與美好,以及修煉上的提升,但是我心中還是有些遺憾,想到自己多年在媒體中學習的專業都沒機會用上了,感到很可惜。

去年三月,RTC協調人之一的素貞姊問我可不可以幫忙寫發送給大陸民眾的廣播稿,我很高興的答應了,這樣一來我在媒體項目中所學的可以用上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看到了我的心願,給了我救人的機會!

一開始的寫作組只有四個人,同修A負責審稿、同修B負責進度和人力調配、整理修煉心得的小故事等等,而我和另一位同修搭配寫廣播稿和彩信稿。一開始我們寫的稿件多是揭露當地官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營救同修,以及各地民眾的抗暴事件,同修A說抗暴事件發生時,中共多是採取暴力鎮壓,並封鎖消息,如果我們能實時將封鎖的訊息透過廣播稿發送到當地,民眾的接聽意願就會提高。隨著寫作組慢慢成熟,後來我們能跟著正法形勢的推進,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切入講真相。例如去年5月寫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為了揭露法輪功被迫害,她的父親被中共騷擾、六月開始寫引起全球關注的訴江大潮、以及揭發各地官員干擾訴江的惡行等,後來寫作組又跟其它組別協調,突破技術困難,在廣播稿中加入按8號鍵回撥,配合RTC同修口講,達到了更好的勸退效果。

由於自己是台灣人,對大陸人的思維和喜好感到很陌生,每次寫稿子的時候,我會花很多時間看報導文章,把好的觀點都先記下來,然後再慢慢的精煉文字,尤其是文稿開頭都要琢磨很久,因為電話廣播是用聽的,第一、二句很關鍵,它決定著聽眾能不能聽下去。所以寫一篇稿子會花費很多的時間,每次寫完都像打了一場仗。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給了我寫作的靈感,我在「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網站中找到各省份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名單、被立案追查官員的人數,並將這些寫在稿件中,來達到震懾邪惡、制止惡人繼續對大法犯罪的效果,在寫稿的時候,我也會感受到來自另外空間的阻力,我一邊寫稿一邊請求師父加持,才能順利完成文稿。

二、在寫作中去人心

在寫廣播、彩信稿的過程中,也是一個修煉的過程。有一次,新加入的同修C寫了稿子,他的文稿語氣活潑、詼諧,甚至用點反諷的手法,刺激民眾思考為甚麼當時鋪天蓋地的天安門自焚影片,現在在網絡上卻都銷聲匿跡了?這其中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這樣的切入讓人好奇,很願意聽下去,當時協調人A說同修C寫的很好,語氣很對大陸民眾的口味,要大力發送。我看了心裏很沮喪,我覺的我寫作上缺乏創意,我的文稿通常只是把人事時地物儘量通順的交代清楚,比較無趣,我試著學習同修C的語氣寫廣播稿,但是我寫不出來,我感到非常的挫折,甚至想要離開寫作組了。

我向內找,看到了自己的妒嫉心、自卑心、求名的心。師父說:「有許多人抱著這樣一個目地上西藏去學功,要跟人家拜師學藏密,將來當氣功師,出名、發財。大家想一想,真正得到真傳的活佛喇嘛都是有很強的功能的,就能看出學功人的心裏想的是甚麼。他來幹甚麼,一看那心就明白了:想上這兒來學這東西,出去當氣功師發財出名,來破壞這一門的修佛方法。這麼嚴肅的修佛法門能叫你當甚麼氣功師為求名利隨便破壞嗎?你是甚麼動機?所以根本就不會傳他,不會得到真傳。」[1]我悟到為甚麼我一開始加入寫作組時,常常是文思泉湧,因為那時候我的基點是想要救人,助師正法;但現在的我在乎的是自己,恨不得能寫出好的文稿來,讓大家讚揚、讚歎,是在求名求利,那樣師父能給我靈感嗎?不能,所以我的腦子就像被阻塞住,一點思路也沒有,我需要先歸正自己的心。

另外,一樣米養百樣人,有的人喜歡口味重的、有的人喜歡口味清淡的;寫作組裏有不同風格的文稿可以針對不同眾生的喜好,我應該高興,不應該妒嫉也不須看輕自己,不要被自卑心帶動。這條路是師父安排的,師父相信我可以,我也要相信自己可以!

三、在矛盾中去妒嫉心,配合整體

今年六月我辭去了工作,準備參加公職考試,希望未來有更穩定的工作,但這樣一來讀書佔據了我大量的時間和心力,而沒有了收入來源,我的心感到很緊張,有些患得患失。

這時寫作組承攬了新的項目─短信的寫作與編輯,需要在短時間內編寫出大量而且質量好的短信給同修發送,協調同修B多次提出要我多幫忙,但因為項目剛開始,很多情況不斷的變動,同修B常會變更分派的任務,或是加新的任務,或要我兼顧好廣播稿、彩信稿等,我感到壓力很大,只能硬著頭皮做。但是漸漸的我和同修B產生了間隔,我很不喜歡收到她的訊息,她每次留言要我做甚麼,我就感到心煩意亂。

在一次會議上,我當眾指出她協調上的問題,同修B默默聽著沒有響應,但在場的另外兩位同修很正面的說,現在情況很困難,我們要配合好,請求師父加持讓我們度過這個難關。當晚我失眠了,一方面懊悔自己心性太差沒有修口;一方面又感到非常的羞愧,同修們都全身心投入的在救度眾生,我卻擔心我的考試進度,跟她們的差距如此之大。

在一次開會時,同修B做了一個非常好的報告,因為簡報做的太好,讓我立刻看到了自己強烈的妒嫉心。同修B私下傳訊給我,請我針對簡報發表意見,但妒嫉心讓我很不想讚美她。這真的就如師父所說的:「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當下,我真是人神交戰,我想到前些日子有同修交流說師父已經在法中告訴我們去妒嫉心的好方法,師父說:「在外國,小孩在學校裏要打了一百分,他樂顛顛的一邊跑一邊喊著:我今天打了一百分啦,我打了一百分啦!一直從學校跑到家。鄰居會開開門喊一聲:喂,湯姆,好樣的,小伙子。那個開開窗戶:喂,傑克,真行啊。」[1] 當別人做得好的時候,能真心的讚美別人,我想這是修去妒嫉心的第一步,我努力抑制壞思想,跟大家說:「這個簡報做的真好,讓我受益良多!」

這次事件讓我抓到了妒嫉心的尾巴,再繼續深挖讓我嚇了一大跳,原來自己對同修B有著很強的、而且是很可怕的妒嫉心。因為同修B是全身心投入項目、對項目盡心盡力,總是心繫眾生,而我卻在準備考試和做大法項目的時間分配中斤斤計較,不能全力以赴,對救度眾生的意識也非常薄弱,跟她比,我做的很不足;另外,在項目中我總是挑選我想要參與的部份,而我不想承擔的部份,同修B總是默默地承受了,而且做的非常好,她寬大的心胸,讓我看到自己的自私自利;同修B分享她在學法時,師父點化她如何做好項目、她看到整個房間充滿了法輪;而我卻甚麼都看不到也感受不到。我發現妒嫉心真的非常的可怕,在妒嫉心的帶動下,讓我總愛看同修的缺點,總愛指出同修的不足,給同修很大的壓力。若再這樣下去,還起到可怕的拆台的作用。師父說:「到現在啊,還有一些學員互相之間在配合上非常差。不只是一般的差,甚至是拆台。我告訴你,不管甚麼心,只要是大法弟子的項目或者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你起了拆台的作用,你就起了魔的作用。不管你覺的我是大法弟子、我也做了很多事情,可是那些舊勢力一筆一筆的帳在給你記。」[2]我看完這段法,對自己犯下的錯,感到很可怕。

四、一定要配合好

其實我之前多次看到自己有妒嫉心,但是我看到就看到了,沒有嚴格、認真的在一思一念中的修去這顆不好的心。所以它還在而且很強烈,我用了一個小本子把明慧網中同修提到的妒嫉心的表現寫了下來,在思想中加強對妒嫉心的意識,看到就去掉它,另外,我跟同修B曝光了我的妒嫉心,並跟她道歉,同修B欣然接受,之後她傳來邀請我一起學法的訊息,我的心卻又是一堵:「誰要跟她一起學法,我才不要呢! 」但我立刻想到之前在明慧網上看的故事,有兩位同修總是配合不好,其中一位同修很是苦惱,一次師父給他打開了一些前幾世的記憶,他看到了他與同修之間的恩怨,都是舊勢力安排的,師父給他展現了清晰的一幕,就是在這一世兩人投胎轉世之前,聽見師尊在他們耳邊不斷的重複著一句話,就是:「一定要配合好,一定要配合好,一定要配合好……」我告訴自己一定要突破,我跟同修B的間隔會給救度眾生製造難度,使發出的稿件變的黑乎乎的。我主動的發訊息詢問同修B新的項目進度,並告訴她我會一起學法,在法中歸正自己。那一刻我感覺到我的胸口有一些物質被消除了。

隨後我積極參加小組學法,在一起學法中,我聽著同修B的聲音那麼純真、美好,我感到很祥和,真的不需要妒嫉同修。也感受到學法小組的能量很強,師父把很多法理點化給我,讓我提高上來。透過這次事件,我體會到修去妒嫉心,配合整體的重要性與美好。對待常人的考試也能夠更以平常心看待,不再患得患失。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慈悲苦度,也感謝同修在修煉路上對我的包容,以及不斷提醒我別忘了我們神聖偉大的使命,不要迷失在常人中了。謝謝師父,謝謝同修,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