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師尊的慈悲救度 再難也要走回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三日】前一段時間,由於色慾心長期沒去,在色慾問題上又栽了大跟頭,那個時候在被骯髒的思想和邪惡的生命操控下,自己正念全無,完全把自己等同於道德敗壞的常人,自甘墮落,犯錯後,邪惡的色魔吸食了精華之氣跑了,我這才從麻木中清醒過來,悔恨起來。

那些天,在夢中,我和一個長期在病業狀態中的同修,肩並肩的在往本地的一個公墓走,有時夢到自己已在監獄中,還有在打坐中看到一個黑色的死亡之門,自己腰部以下也出現疼痛狀態,思想中反映出那是甚麼甚麼病……

悔恨、擔心、壓力像潮水一波一波的湧來,在正法到了這個時候,自己還是這種狀態,多少年來,沉淪的次數太多,自己都無地自容,恨自己修得太差了,怨不了任何人,內心中有說不出的悲觀、無望……

一、在魔難中,再難也要走回來

後來,在自覺無望的昏暗和渾濁中(這是當時的真實感受),我多次問自己:走到今天,難道就這樣被徹底毀掉了嗎?就這樣呆在那骯髒霉暗的境地?然而,雖然覺的自己離道已太遠,信心受到的打擊和挫折很大。

但在黑暗中,我發現內心中始終有一個念頭,就是覺的自己是不會放棄大法的,這個念頭就像在黑暗中燃起的光明,雖然微弱,但它卻使自己有了勇氣、有了想再次走回來的正念。也曾在此前無數次的魔難中,知道一點:光後悔和自責一點用都沒有,自怨自艾和自暴自棄更是沒有任何出路,於是自己慢慢開始堅強起來:不能就這樣下去,不能就這樣被打垮了,我已無路可退,我決不能坐以待斃!哪怕我修得再差,我都不能放棄,我都要把自己還是當師父的弟子(想到這裏時,有一種很強的羞愧感),這時思想中就反映出:你不配,你太不要臉了,臉皮厚得無比、無恥等等念頭。

但後來,師父點給了我這段法:「跌倒了再爬起來才最了不起的,從新做好!只要你能夠一直清醒的走過來,一直在修,一直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就了不起,師父就承認你!希望大家振作起來,趕快做,而且要做好。」[1]我幾乎有點不敢相信,我這麼不爭氣,這麼差勁,師父還沒有放棄我,還在鼓勵我。我明白了,那些讓我自卑的念頭是邪惡在打擊我的信心和正念,是想讓我在羞愧中自我放棄和消沉,我知道我不能上當。但當時覺的要走回來太難太難,自己幾乎已被邪惡、骯髒的敗物厚厚的包裹。

但我還是堅持著去學法和發正念,學法和發正念時干擾很大,骯髒的色慾之念拼命往外翻騰,我就背我所能背的《洪吟》、《論語》等等,開始的時候,我覺的自己的主意識被不好的厚厚的敗壞物質隔得離法很遠,幾乎入不了心,還有一種馬上面臨迫害和肉身會被奪走的恐懼和壓力,同時伴隨一種強烈的煩躁和焦灼感,想讓我放棄學法,但我仍然堅持,每次學法和發正念,雖然難,但感到邪念在一點點減少。

那天早上,在背《洪吟三》背到第七首左右的時候,突然間,「刷」的一下,那厚厚的邪惡骯髒的物質一下全部消失了,有很多東西很明顯是從下身排出去的,非常快,腰部以下的疼痛也跟著消失,那些恐懼、焦灼、壓力全都沒有了,整個身心立刻感到非常的祥和、穩定,體會到一種平靜的不會被外界干擾和帶動的力量,自己從內心感到:迫害被解體了。

我震撼於大法的偉大力量,那一瞬間,我突然明白了一個理:正念是來自於法中的,是師父的大法給了我正念,一個生命不管自己覺的如何了不起,一旦脫離了法,是那麼的渺小、無能和無助,根本沒有任何正念可言,在我脫離了法的時候還覺的自己「正念強」,那真的是在欺騙自己。脫離了大法,一個修煉人只有被邪惡玩弄、欺騙和欺負的份。我同時也明白了魔難之前,那段時間總覺的自己能力強、特殊,起的作用大等等,那些念頭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非常無知和荒謬,那根本就是自心生魔,把我和法一點點隔開了。

而且,那一刻,我長期以來在背《洪吟三》時有一種莫名的抵觸感也徹底的消失了,我明白了,在學師父的大法任何一部份時,如果有抵觸等不正確的邪念,那些邪念後面一定有應該歸正或清除的變異或邪惡的生命。

我通過這次栽的跟頭,雖然慘痛,但卻認識到:在魔難中,再難也不能放棄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再難也不能失去繼續在大法中修下去的正念,一定要有走回來的勇氣和決心,決不能破罐子破摔,即使我們一時沒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沒有過去舊勢力安排的大關,但我們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決不能動搖,因為在這樣的魔難中,關鍵時刻,不也是在看我們根本上對師父和大法能不能相信,相信多少嗎?

在順利時,在狀態好時,我們容易做到信師信法,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能做到嗎?能做到多少?

師父告訴我們:「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不管我們表面一時如何做的不好,魔難再大,持續了多久,只要內心中真的相信師父和大法,相信大法的無邊法力,再受到怎樣的干擾和打擊,都還能把自己當師父的弟子,能放下和正念解體人的觀念(比如病的觀念),不用人的辦法給魔難找出路,而是堅持在法上去修,學法、背法,讓法入心,堅持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真能做到時,師父就能為我們做一切,魔難的消除也許就在一瞬間。

二、找魔難後面的原因

魔難過後,有一天我在想這個問題:別的同修也許早在入門之初就去掉了色慾這個執著,有的也在不同時期去除了,我為甚麼就這麼難?我為甚麼在那種時候就沒有正念?現在還在犯這樣的低級錯誤?我從內心問自己:這是為甚麼?

這時,前不久,我瞧不起同修的兩件事一下反映在我思想中,其中一件是聽同修說有一位同修原來很精進,現在幾乎不修了,我當時根本沒有任何對這位同修的同情和惋惜,更沒想到用正念加持同修,而是升出了幸災樂禍的念頭,因為他以前曾和我發生過矛盾,瞧不起我。另一件事是聽說本地一些同修在經濟上沒走正被騙了錢,我從內心對他們不屑:都現在了,還在這樣,太糊塗了,太差勁了。原來和這兩件事有一定關係?

這兩天,我回憶在色慾的魔難中,明知那是錯的,明知師父一再點化阻止,我都要去幹,那種不達慾望目地不罷休的歇斯底里和瘋狂,在自己清醒時都覺的吃驚。我仔細回憶當時所有的念頭,發現了有這樣的念:自己「正念強」,以前跌倒了都能爬起來,不怕再被打垮;反正色慾起來時,再怎麼努力都過不去,不如放鬆一把,跌倒了,後悔了,就清醒了,再去做事情就做得好了……,在這些念頭下,我的主意識根本就不去管束人心了,放任色魔肆意瘋狂,操控了肉身,去滿足它的邪欲。

我明白了,不能慈悲寬容的理解和對待同修,那種傲慢、冷漠和嚴重的自私也許就是邪惡鑽空子下狠手迫害的一個很大的原因吧,而那種高傲的心,不正是自己覺的了不起,自心生魔後的一種表現嗎?心生高傲時其實已在魔難中,邪惡就找到一個很好的把柄,在色慾這個問題上或其它沒放下的執著中讓這樣的人狠狠的摔下去,讓他發現自己原來太糊塗了,太差勁了,甚至藉此毀掉他。

而我以前一直還有一種錯覺:每次犯了錯後,自己就會清醒了,該做的事一直沒耽誤。這兩天我把困惑講給一位了解自己的同修(我把自己所做的壞事已向同修曝了光,曝光前曾覺的千難萬難,覺的說出來就像要了命一樣,無法啟齒,但曝光後,一下覺的輕鬆了很多,就如卸下了一個骯髒的大包袱),同修提醒說:這種情況是色魔在吸食你的精華之氣後,滿足了,暫時離開了你,你才清醒了,等它需要的時候,它又來了,你承認它,要它,在你長期形成的觀念中,把那些慾望當成了你自己的需要,是舒服和享受,它又操控了你,所以你才會隔一段時間又犯錯了,你從內心中沒有真正修去它,在它來時所帶來的痛苦中,你沒有站在法上去克服它,清除它,而是用常人的辦法放縱和放鬆去減輕你人的痛苦,你在這個問題上一直沒好好修過,你覺的這件事是小事,平時根本不注意對各種情、色、慾念頭的清除,所以積小成大,把這個漏弄得越來越大,加上那些騙你的念頭(你把那些念頭又當成了自己)和那些自心生魔隔開了你的理智和正念,再加上你對同修的瞧不起和排斥又給自己修煉造成了障礙,所以這些年反反復復總在色魔干擾的魔難中了。

同修接著說,當然在魔難中和過後,你堅持在做師父安排的三件事,你也找到了色慾魔難後面的各種心,所以師父也在幫你,讓你從新有了正念去做該做的事。但色慾本身,你並沒真正重視,你一次次的滑過去了,在色魔的干擾和破壞中,你總認為那是在干擾你做證實法的事,你潛意識中也在承認邪惡,你認為自己做的事情大,所以邪惡利用色魔干擾就會這麼大。當然,證實法中,確實有邪惡會干擾,但你沒有這個心,它就在這個問題上干擾不了你,沒有這方面執著的同修,他再難也不會像你一樣在色慾問題上犯那種錯啊,所以我們的任何一顆人心執著都不能忽視,師父說過:「你的每一個執著,都會造成你修不成。每一個執著可能都會造成你在身體上出狀況,在大法的堅定信念上造成動搖。」[3]所以在執著暴露出來後都不能任其滑過去啊。

我聽後,被深深的觸動了,這下才真的明白了,原來我在這個問題上一直是糊塗的,以前我還以法理清晰自居,平時思想隨時被色慾帶動,滿腦子邪念,那就是「道貌岸然」啊,我以前認不清也都不敢正視和面對自己這個問題。

在同修的提醒下,我還找到了一顆心:自以為特殊的心。在多年經歷的色魔干擾中,過不去的時候很多,於是我就在想,我經歷的這方面的魔難太大,是不是在安排我走這樣一條路:在這樣的魔難中,我能一次次爬起來,不被打垮,體現出來 「堅強」和「百折不撓」,我所做的就是給將來留下來的參照。我很久以來真的是這樣認識的,同修聽了後,提醒我:你這個念頭就是舊勢力加進來的,那樣的安排就是舊勢力的安排,你想一想,每次過不去,會造成多大的損失,你世界裏有多少的眾生被毀呀,又造下很多業,使修煉變的更難,怎麼會是師父安排的呢?而你只不過是以此為自己在這方面不好好修,修不好找藉口而已,修煉人只有踏踏實實的修去每一個執著,沒有任何人是特殊的,而你有這顆心,則老把自己擺在「被考驗」的位置,老在「被迫害」中去體現你的「堅強」,這相當於你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所以老過不去,可能就這樣方面的原因。

同修的話使我再一次沉默了,仔細想一想,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真的又是糊塗的,是啊,認為自己「堅強」,跌倒了能爬起來,所以才一次次「心甘情願」的「被跌倒」啊。

後來,我也想起,在這次魔難前,我經常用手機看常人新聞,也愛看動態網上那些消息,有一天在動態網上看到一件我感興趣的事,於是到百度上去搜相關的更多事,結果看了沒幾天,就「膽子」越來越大,最後就「敢」看那些骯髒的內容了,我想那些常人網絡上的東西一定有非常不好的魔性物質,操控我去自我污染的背後就是色魔,而當時讓我自我欺騙:這些都是正常的新聞嘛,了解了解也沒甚麼。讓我大腦一點點被敗物包裹,最後失去正念,被沒去掉的色慾觀念和真實的色魔主宰了肉身。我才發現讓我在色慾上犯錯的因素竟然有這麼多,那真的不是偶然的,是裏裏外外各種因素堆積到一起造成的。

三、真正做到才是實修

這次的教訓讓我深刻的體會到了執著不去的嚴重性,正法修煉的嚴肅性。我真的想改,想真正的去掉色慾的觀念和執著了。

首先盡力控制和用正念清除那些誘惑我無聊時上常人網站的念頭,教訓已太深刻,不能再掉以輕心,不能再把這方面的事當小事了。

這些天,我除了多學法以外,還加強了發正念,我知道不能再吊兒郎當了,不能再當那「道貌岸然」的邪惡常人了,一次次的灌進了這麼多不好的東西,我只有多發正念才行,我於是在各個整點發正念外,走路時、騎車時、工作閒暇時,我利用一切可能的時間對色慾心、色慾觀念和色魔發正念,我發現,自己稍稍在情、色、欲上有一點放鬆,那些東西就會鑽空子,那真的是一思一念都得用正念對待,那些邪念,不僅僅是能分辨就行了,那還真得時時主動用正念鏟除,即使某一時刻思想中沒有色慾的反映,我也得對色慾心和色魔持之以恆的發正念,邪惡一時沒表現不等於它不存在了,以前在這方面上當是上夠了。

我回憶,自己在當常人時在這方面的業就造得非常大,自己在這方面的壞的物質多一些,那就得比別人多付出,「笨鳥」得先飛,不能再和別人比,不能只做一時半會兒,放鬆不得,一定得堅持下去,而這一段時間,我發現自己慢慢有了隨時對不好的思想和色慾色魔發正念的習慣,對那些不好的思想發正念時那就不像開始時那麼難了,長時間多發正念,效果比較明顯,走路騎車不能靜下來時,就默念發正念口訣,這樣也有效果。

這些天,我在發正念時同時去除自心生魔,還有那些高傲、冷漠,瞧不起同修的魔性物質,提醒自己不能再把眼睛總盯在別人身上,要多看自己,多修自己,徹底否定舊勢力的破壞性安排。

師父告訴我們:「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4]。我認識到,這是師父讓我們分清舊勢力的安排,讓我們徹底否定它們。

有時我在想,回頭看看自己在色魔干擾和操控中的那些執著的思想和行為表現,在舊勢力和很多舊的生命看來,只有打下去銷毀的份了,根本沒有任何再修煉下去的可能和機會。

然而,偉大的師父以無量的慈悲,用巨大的承受再一次把我從沉淪和絕境中拉起,把我從跌倒中扶起,賜予我正念。我雖然看不見另外空間的真實情況,但我人這一面都已有了很深的感受和體會,我內心中對師父的感恩那是用人的語言無法表述的。

雖然我們一路走來,經歷了太多坎坷,不爭氣時已造成太多損失,但還有那麼多眾生等著大法弟子去救,作為大法弟子的我們是他們得救的唯一希望,師父是希望我們不管經歷多大的坎坷和干擾都繼續去完成我們的使命,所以才給了我們無數眾生難以企及的機會。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