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的環境中傳播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九日】我是老年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我過完新年就來到了廣州一親戚的公司,這裏做生意、打工的人比較多,人流密集,生活節奏比較緊張。初來到這裏,有時我單獨走路都不認路,要在這個環境中講真相、救眾生,又要注意安全,真的不知道怎麼做。

一、使用真相幣救人

說來湊巧,一個擺地攤的老鄉看到了公司門口過往的人多,就在這裏攤擺了。我與她幾番交談,她便主動提起:跟她一起到批發市場取些貨來擺攤。我真高興,就跟她去取貨。我想,只要能多花真相幣救眾生,我幫助她看攤也行,我只取一點點貨,我怕取多了搞不過來。每到晚上,我們一起擺攤時,她賣的是清貨,買的人不少,多時有人找零錢,我真相幣有的是,她經常向我換。相鄰攤主,沒有零錢,也向她要。

我那點貨剛要賣完的時候,公司做飯的人回家了,暫時還請不到人,需要我臨時做飯,公司裏多個員工,買早餐、午餐的菜肉要一百多元,我花的都是真相幣。賣肉、菜的人知道是真相幣,都這樣跟我說,他們需要零錢。

一個買雜鹹的,問我:「你花的錢怎麼都寫字呢?」我告訴她,上面寫的是真相,明白真相的人會得到神佛的保護,遇到危險會避開,得到福報。她聽了微笑著。

二、給公司做飯的人講真相

過一些日子,老闆娘請來另一個做飯的,這人很貪心,做的飯菜又不合多人口味,公司裏的人都反感。我是修煉人,師父教導我們對誰都要善,對食物也不能執著,無論飯菜做的怎麼樣,我每次都是吃的飽。

我在公司幹一些活兒,一有空我便幫助做飯的擦床、端菜、洗碗、洗菜,利用機會跟她講一些善有善報的話題,但要直接講真相我就有顧慮心,覺的她不那麼善,萬一換人,她會不會……?我多次欲言又止,我覺察到自己的念頭不純,是負面思維,有保護自己的心,我正念清除它。

我想,她明白的一面是善的。每當我幫她忙的時候,她總是說:「阿姨,你真好。」有一次,可以端菜了,她又說:「感謝阿姨!」我說:「我是修煉人。」她面部表情立即變了,說:「是法輪功嗎?」時間到了,也沒談話的空間了,我就發正念清除她背後阻礙她得救的因素。又有一次,她又說:「感謝阿姨!」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

她說:「從你的為人,我就相信法輪功是好的,都怪我只信謊言、以後我不聽謊言了。」

過後,她做的菜比以前多了,但因她不太會炒菜,老闆娘說不合適,就不用她了。算工資時,老闆娘把她請假四天的錢也給她,她說:「不能多要。」老闆娘還是給她,她在公司做不到三個月,她原來不是做飯專業的,我悟到她是來得真相的,救人得抓緊啊。

三、給將要讀大學的學生講「三退」

老闆娘的女兒淳兒(化名),很少來公司,過幾天要讀大學了,這兩天過來公司幫忙。有一次我和她坐在一起幹活,身邊還有員工,我悟到這不是偶然的,我得給她「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淳兒父母開公司,吃的好,睡的香,玩手機就是兩部一起來,怎麼講呢?我構思一會兒,我說,我給你講一個真實的故事:阿爺(阿爺是我丈夫的祖父,這裏用化名)過去在村裏當官,村民之間有甚麼糾紛,甚至連小偷的,他都能給予良善的解決,並且出錢出力在村裏建祠堂,村民都佩服他。有一次有人悄悄的來到他面前,跟他說:「不對了,共產黨運動搞過來了,逃離香港去吧。」他說:「我為人不做虧心事,怕甚麼,不走。」結果,逃離的人沒事了,而他卻一夜之間就成了「惡霸地主」,房屋被人沒收。他女兒在共產黨的階級鬥爭的挑動下,為了劃清界限,在批鬥會的講台上,她親手扇了父親的耳光,過後被槍斃了。

他女兒因為被共產黨利用,後來在一個鎮的糧管所工作,因身體不好,人胖而不實,流汗如流水,一天換了一堆的衣服,病死了。她的工位就由她的兒子繼承,她的孫子跟著父親到糧所,孫子在糧所倉庫裏玩的時候,堆積的大米滑下來了,壓死在裏頭。跟隨共產黨不但害了自己,還害了子孫。

還有,現在媒體也造假,如:《天安門自焚》、《焦點訪談》,再說近代有些史實是沒有編入教科書的,如六四……淳兒問我:「是不是共產黨用坦克壓學生?」我說:「是的,你聽說了?」她說是一個補課的老師講的。

我再說:「我兒子讀大學的時候,我也跟他講過。他在班裏成績很好,學校有人讓他入黨,怎麼說我兒子都不入。你讀大學了,如果有人提到入黨,你就不要入啊。」她說:「其實,入這個黨也沒甚麼用。」她答應退團、退隊,我最後告訴她,這次退,以後就不用再退了。

四、給住院的絕症病人講真相

我丈夫的哥哥叫老熊(化名),態度暴躁,動不動就火冒三丈。丈夫跟老熊有矛盾,老熊回老家時,每當我與他面對面時,我每次跟他打招呼,他都不太理睬我。二零一五年的新年他住院了,患了惡性肺癌。

我帶上護身符、水果跟兒子們去醫院看他。到了醫院,我看到他可憐的病容,他像陌生人一樣看著我,我坐了一會,問幾句就不再說甚麼了。我暗示她女兒到病房外,跟她女兒談了我娘家的一位親人於二零一一年犯病住院,在地方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就轉到大城市醫院,同樣得到的是病危通知書,家人(之前已三退了)都要了護身符,求大法師父,並且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會由人扶著走動,就學法煉功了,現在行走自如,自己能上下四層樓的樓梯,氣色很好。我說完就給她兩張護身符,一張給她,一張讓她跟父親講,如果他能接受,就給他。之後,我就跟兒子到他家給他的兒子、兩個兒媳婦講真相,他們都退出了少先隊組織,我並吩咐他兒子撕掉樓層裏的邪毛頭象。

我第二次去看老熊他,他女兒說他父親要了護身符了。我就直接跟他談了,講一些在大法中獲救的神奇實例,讓他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一邊看護身符上寫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邊念,一遍一遍的,他的肚子裏總是咕咕的往外排氣。

我回來的第二天,就接到她女兒的電話,說他父親要煉功,讓我過去,我準備了裝有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音和五套功法的煉功音樂的mp3點播機子,早上到了醫院,他趁著護士還沒上藥打吊滴,就開始跟著我煉第一套功法,本來他便秘,使用藥物塞著,這天,他連續上三次廁所,便出很多,不用塞藥,他說打破紀錄了,我說師父給你清理身體。

他要求我在那裏住,陪他煉功。我回住處取些東西,帶上一本大法書《轉法輪》就過去了,我住幾個晚上。在那裏學法,煉功,發正念,病房裏的病人,家人有的在看,護士,打掃衛生的,進出的都有。一個病人看我睡覺少,精神好,一煉功就是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多次蹺起大拇指,我給病房裏的病人、家人講真相,告訴病人回去後去找法輪功修煉者。

老熊出醫院後沒多久,他也跟我要一盤師父教功片,他只是看中醫,服一些中藥。身體有時發熱,除此之外,沒有發現其它問題。我就想,師父已經幫助他很多很多了,關鍵就看他能不能堅定的修煉了,能不能放下有病這個心,所有的一切,師父都在《轉法輪》裏講透了。

上面寫的是我在修煉中救度眾生的平凡事例,還有很多事情沒寫出來,二零一五年,我的一個妹妹開始修大法,另一個妹妹看完一遍《轉法輪》,第二遍未看完,又有一個表妹學煉功法,她們都是在百忙之中擠出時間的。我要求自己學好法,實修,做的更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