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莊河市張國立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莊河市青堆鎮范家村蔡西屯法輪功學員張國立,現年四十歲,在過去十六年中,多次被中共警察綁架,幾次被關入勞教所、看守所,其中四次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時才被放出來。

張國立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以下是張國立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事實:

一九九七年,我在二十一歲時喜得大法。修煉前我心胸狹小,氣性大,抽煙喝酒。胃病嚴重,消化不良,還有神經官能症,腰肌勞損等多種疾病,身體虛弱,大夏天穿毛衣毛褲都覺得冷。煉功後身體的疾病很快都消失了,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煙酒戒掉了,性格也開朗了,甚麼都能看得開了。

以下是我這十六年來所遭受的迫害:

1、一九九九年七月後,我所在單位金州紡織廠公安處就將我的身份證扣押了,至今不給我辦理。二零零零年我進京上訪時,在北京被劫回當地,被金紡公安處和先進派出所綁架到金州看守所非法關押。同年再次進京上訪時,劫回當地後被金紡公安處關進大連戒毒所迫害四十天,飛機票和戒毒所的伙食費都是從我的工資卡裏扣的。

2、二零零一年五月被先進派出所綁架進金州看守所,之後非法勞教兩年,先在大連教養院迫害一年後,又將我綁架到關山教養院迫害一年。

3、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八日早被金州站前派出所綁架,他們作假材料構陷,對我非法批三年勞教,送進大連教養院迫害。在大連教養院八大隊遭受殘酷迫害而奄奄一息後被送回家中。

4、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左右在莊河的家中,被大連教養院的警察強行綁架回大連教養院。一家突遭此變故和打擊,整個家庭頓時籠罩在悲憤哭泣當中,我的姥爺因我突然被抓走,心臟病發作去世,我的父母雙雙病倒。

在大連教養院遭受嚴管期間,我的身體日益衰竭,開始出現了併發症:腎衰竭、尿結石、尿血、唾液中帶血、身體前胸後背等處出現大量血點、脈搏超過120、血液開始凝固、耳朵聽不清聲音、身體瘦得只剩皮包骨頭。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被送回家。

5、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連國保焦姓大隊長帶人將我從單位綁架到大連姚家看守所。在看守所我被迫害致腎功能失調,米水難進,原體重一百五十斤,只剩六十斤左右。醫生打不明藥物,致使我心臟疼痛,身體劇烈抽動,臉部變形,眼淚不斷地流。停藥後,小便失禁、尿血、便血塊,心臟疼痛、呼吸困難,不斷地淌口水,多次摔倒。警察說我是裝病,用警棍電我,打我耳光。直至出獄時被迫害得無法行走,奄奄一息。

張國立在莊河中心醫院重症監護室(ICU),胳膊和胸口處可以看出在看守所被毆打後的青紫
張國立在莊河中心醫院重症監護室(ICU),胳膊和胸口處可以看出在看守所被毆打後的青紫

6、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張國立被金州先進派出所及金州國保綁架後,先被關在金州公安局地下室,銬在鐵椅子上兩天一夜。後被送進大連姚家看守所6大隊,被警察唆使犯人用拖鞋打我臉,跺腳,我絕食抵制迫害,遭酷刑折磨,灌辣椒麵,不明藥物迫害,導致我精神恍惚,出現腎功能衰竭、尿毒症、心臟劇烈疼痛、大小便失禁,後背潰爛生蛆……被警察送至210醫院搶救。回家後又被家人送到莊河重病房搶救十天,出院後仍處於癱瘓狀態,拉屎拉尿都得年邁的父母伺候。(張國立現在已經恢復,能夠幹活了)

張國立遭受的迫害見明慧網報導:《被灌辣椒麵、冰毒 大連張國立全身衰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