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高級工程師一家又遭新津洗腦班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高級工程師蔣宗林一家三口被非法拘禁在新津洗腦班將近一年,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回家後,仍受到門衛監視、社區人員上門騷擾;女兒蔣竺君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上班途中被綁架、並被強行入室查看、錄像。二零一六年一月,一家人卻被告知新津洗腦班人員要來所謂的「看一下」他們,以延續和美化迫害。

成都建築專家蔣宗林和夫人
成都建築專家蔣宗林和夫人謝成新

成都原明遠建築研究所所長蔣宗林,遭五年冤獄,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期滿後,還沒離開監獄,就被金牛區「610」劫持至新津洗腦班(所謂「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繼續關押迫害。蔣宗林的妻子謝成新、女兒蔣竺君等親友,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前往洗腦班要求釋放蔣宗林,結果謝成新、蔣竺君母女被洗腦班頭目殷舜堯等騙進洗腦班非法拘禁。

新津洗腦班對外打著「法制教育中心」的幌子,背地裏卻是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其罪惡罄竹難書。原成都市安康醫院護士長王明蓉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被綁架到新津洗腦班,不到十日便被迫害致死。原成勘院職工謝德清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610辦公室、府南派出所等聯合綁架、暴力毆打,再次送新津洗腦班關押,二十多天後被迫害致死。謝德清生前艱難的說了幾句話:新津洗腦班曾強制送他到醫院進行所謂身體檢查並給他注射、輸入了不明藥物,近十多天內食水難進。老人離世時,雙手變黑,遺體也逐漸變黑。

強迫造假 蹊蹺來電 蔣竺君被迫離家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成都市金琴社區尹××和撫琴街辦張宇先後找到蔣宗林妻子謝成新,說市610包小牧、徐丹等人要找他們一家「看一下」,所謂「回訪」。過程中特別問到蔣宗林及女兒蔣竺君在甚麼地方上班、甚麼時候開始上班,等等私人問題。謝成新表示不接受所謂的「回訪」。(「回訪」一詞多用於商業上,指對產品和服務滿意度等的調查,是進行客戶維繫的常用方法。而新津洗腦班對蔣宗林一家完全是非法拘禁、非法剝奪信仰自由的犯罪行為,絕非提供甚麼服務之類。用「回訪」一詞無疑是混淆視聽、顛倒黑白。)

次日晚八點,撫琴街辦張宇與尹華彬來到蔣宗林家,再次表達新津洗腦班包小牧等人要來,對二零一三年洗腦班對他們一家的非法拘禁做一個「了結」,要求並強迫他們一家人所謂的「配合」。張表示說,可以不說話,但不能表達不同的看法或事實真相。蔣家人拒絕,指出,這種為迫害抹粉的所謂「看望」完全是造假,更是對個人尊嚴的踐踏。此外,他們一家人長期以來受到610系統人員經常性的上門騷擾,正常生活受到嚴重干擾,他們不能接受。

張宇等表示,要想正常生活,就要「配合」他的工作,配合完所謂的「看望」表演,就可以正常的生活。

蔣家人感到奇怪,正常生活本來就是一個人最起碼的權利和狀態,說天賦人權也好、憲法保障的公民基本權利也好,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為甚麼還要強加條件去交換,而且是這種有悖人性的條件?

見蔣宗林一家人不願配合,張宇表示感到很為難,說,他工作上將不得不經常和他們一家打交道了。蔣竺君表示,上門騷擾他們是不會開門的,不合理的行為他們是不會接受的。張說,可能由不得你的意志了。

談話中,張宇多次表示,他不希望因為「工作」原因和蔣宗林一家打交道,但沒有辦法,作為撫琴街辦610主任,他要做他的「工作」。

次日,也就是一月十九日下午,蔣竺君上班時突然接到一號碼為87705678的來電,一女性在電話中先自稱是蔣的朋友,最後又說不認識,表面上問了一些沒頭沒腦的問題,卻明顯在套話蔣是否「在上班」。當時是下午三點十分左右。一個多月前的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蔣在上班途中的必經之路上被金牛國保警察和610人員劫持綁架,當時是下午二點零左右。一月十九日這天,由於上班時間的調整,下午兩點前後的這個時間段,蔣沒有出現在上次被綁架的地點。

鑑於之前遭遇到的跟蹤綁架,蔣竺君不得不放棄工作,被迫離家。

曾遭洗腦班捆綁式迫害 回家再被跟蹤監視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蔣宗林五年冤獄結束,卻被直接劫持到成都新津洗腦班繼續非法拘禁。十二月二十二日,蔣宗林妻女及親友到新津洗腦班要求見人,母女倆也被劫持。

蔣宗林一家三口都被洗腦班非法拘禁後,殷舜堯妄圖弄成一個「全家人洗腦」的 「典型」,作為其向上邀功的所謂「成績」並欺騙世人。新津洗腦班將蔣宗林一家三人捆綁迫害,利用對家人的擔憂,在三個人之間來回欺騙、恐嚇,以株連式迫害相威脅。洗腦班人員多次對蔣竺君表示,如不表示妥協、表示放棄信仰的權利和向善的本性,其父也不能回家。殷舜堯對蔣竺君說:把你們在這兒關兩年……中國那麼多家庭,毀掉你一個算甚麼?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由於新津洗腦班要內部裝修,蔣竺君被非法拘禁近一年後回家,一家人終於團聚,但卻受到門衛監視(由撫琴街辦610出面支付監視的「工資」),以及社區人員的定期上門騷擾。十一月六日,也就是蔣竺君回家的第二天,金牛區及撫琴街辦、社區的一大幫610人員上門後,一社區人員的錢包被蹊蹺「遺忘」在蔣家約半小時。

蔣宗林一家不堪其擾,被告知殷舜堯等「市上的」610人員要去他們家時,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外出暫住。二零一四年三月蔣竺君回成都家中取東西,被撫琴派出所警察由成都一路跟蹤至都江堰。

訴江陳情 遭半路劫持

二零一五年八月,蔣竺君及家人相繼就自己及全家所受迫害向最高檢提起對江澤民的訴訟。蔣竺君在訴狀中特別述及新津洗腦班的強制「轉化」,給自己身心造成嚴重傷害。所謂「轉化」不僅是非法剝奪公民信仰自由,更是對人性尊嚴的嚴重踐踏、對良知的徹底摧毀。它逼迫公民說謊、逼迫公民出賣良知、逼迫公民顛倒黑白……這一切一切,都是在從根本上敗壞人類。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轉化」,正是江澤民犯下的罪惡之一。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中午,蔣竺君按平常時間上班。下午一點五十左右,剛下公交車,就被跟蹤而至的金牛國保警察和610人員劫持,強拉硬拽塞入一黑色車內。其中一自稱名叫王平波的國保警察繞著彎兒地問著關於訴江的事。然後,包括片警梁秀麗在內的兩名撫琴派出所警察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強行進入蔣家,甚至不顧主人抗議強行打開存放個人隱私和私密物品的衣櫃強行查看、錄像。

610系統人員一方面對蔣宗林一家各種公然的違法騷擾、侵犯人權,給他們造成難以想像的傷害;另一方面,還口口聲聲「看望」他們一家,豈不是莫大的諷刺?

成都新津洗腦班:
地址:花橋鎮蔡灣18號
電話:028-82461856,82461166
洗腦班頭目:殷舜堯(又名殷得財)13880590177、李峰 13880590177,13982195964
副科長:包小牧18980097136

金牛區「610」: 電話:028-87705679
現任主任:謝樂傑:(辦)028-87705219
手機:13881913333 (宅)028-87668771
沈建峰

金牛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陳建華(副大隊長)、王平波 電話:13982193266

撫琴街辦 610主任:張宇
金琴社區:尹×× 陳琳(音)
撫琴派出所片警:梁秀麗
蹊蹺電話(疑為金牛區610電話):87705678

相關人員: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610辦
副主任 李 勇 (辦028)87705681 ,手機:13668292609,(宅)87526973
副主任 張洪濤 (辦)87705680 ,手機:13980782322,(宅)87529913
綜合科科長 顏蘭芬 (辦)87705679手機:13540881966
政法委書記 吳石泉 (辦)87705983 手機:13980538333 (宅)87510717
副書記 巫 偉 (辦)87705688 ,手機:13808004998 (宅)87522732
副 書記 謝樂傑 (辦)87705219 手機:13881913333 (宅)87668771
綜治辦副主任 張渝強(辦)87705683 手機:13981881663 (宅)81701833
綜治辦副主任 楊志剛 (辦)87705692,手機13908014200
綜治辦專職紀檢員 廖廷江(辦)87705692 手機:13086676026 (宅)81561379
政治處主任 劉亞波(辦)87705682手機:13618015316 (宅)87614677
辦公室主任 李代偉(辦)87705691 手機:13540725201
維穩副主任 張忠勝 (辦)87705689

撫琴派出所
電話028-87784291
負責人
李洪平(所長) (辦) 87750907 13908170608
秦 明(所謂「刑偵隊長」) (辦) 87791359
13881857722
王重陽 (辦) 87769179 13808030922
饒曉燕 (辦) 87760982 13980096633
顧永輝 (辦) 87796612 13980052508
張雲生、郭 浩、滕明釗、吳歷蓉、譚高松、朱 波、謝全偉、李昌偉、張 翔、禹濱濱、劉 鑄、謝 瓊、張鳳英

成都市金牛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 86406297
大隊長陳國華 (辦)86406253 (手機)13908186688
副大隊長陳建華 (辦)86406253 (小靈通)80617731
何國華、王平波、何波濤、趙浩然、文建平、劉永華、王草冬、毛先軍、侯世平、楊育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