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的心路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通過網絡向兩高成功提交了訴江狀。在此之前,我的心態一直隨著訴江形式的變化波動不定,各種人心和怕心不斷翻湧,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十二月份訴狀提交前。幾位一起多年交流的同修狀態都差不多少,大家都覺得訴江不做還能叫大法弟子嗎,可看到走在前面的同修一個個被抓、被騷擾又都踟躕不前,想再等等看看。

在訴江人數接近二十萬的時候,我做了一定要趕在人數達到二十萬之前把訴狀發出去的決定。同修A是位修煉非常堅定的同修,但是苦於不善於文字表達,剛開始還說讓我代筆。八月底暑期快結束的那周,十五歲的女兒忽然告訴我,她也要訴江。原來小同修一直在思考,雖然也害怕被抓,也害怕會被開除學籍失去考理想大學的機會,可一想到自己的媽媽這麼多年無論多難都一直在往前走,而且還要做訴江的前二十萬名的一員,所以她決定自己也不能落下。小同修的話讓我有點汗顏,做訴江的前二十萬名的一員,竟然讓女兒感覺自己的媽媽同修還不是那麼落後。

我告訴女兒,其實我還有擔心失去工作沒法給她交學費的顧慮。小同修說她已經想過了,人間的事也就那麼著,應該沒甚麼留戀的,可她心裏還是希望自己能考上心儀的大學。我想了想跟她說,如果正法結束了,師父要你走,你還會可惜沒在人間上大學嗎?小同修笑了,我告訴她我們倆的顧慮都是人心,師父都在看著,還是把自己交給師父吧。我與小同修靜下心來認真學法,正念解體那些人心和顧慮。

女兒在假期最後幾天著筆訴狀,晚上趴在床上寫到很晚,字雖然歪歪扭扭,但是思路清晰的讓我吃驚。她的訴狀完稿的第二天早上,一睜眼就興奮的告訴我,昨晚夢中有個似乎熟識但就是想不起來是誰的人告訴她,江蛤蟆已經被控制起來了,那人告訴她不要害怕,大膽訴江。女兒說,媽媽,可能是咱們世界裏的人來給咱們報信了。

小同修的話,讓我感到可能天國世界的眾生真的在翹首等待大法弟子走出訴江這一步。我把孩子的狀態告訴了同修A,同修A不再有依賴心,決定自己整理訴狀。兩個月後,在十月份的一天,A同修告訴我他的訴狀發走了,他還告訴我,在他準備好發走訴狀的那天中午小睡時,睡夢中有個洪亮的聲音告訴他:你就大膽往前走,不要怕,甚麼都鋪墊好了。

我加緊整理訴狀。一篇比較全面完整的講真相資料,在費時幾個月後經反覆修改終於完工了,完稿那天,感覺自己完成了一個大工程一樣。

對於師父讓弟子訴江,我個人理解,江氏及其集團在正法中被清除被繩之以法只是時間問題,是定中之定的事情,大法弟子參不參與訴江這都是必定要發生的,訴江一方面能使大法弟子配合天象變化救度包括司法機關工作人員在內的更多人,另一方面正法的新進程給大法弟子提出了全面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更高要求。而且,我還覺得參與訴江也有大法弟子對包括廣大司法人員在內的更多人兌現史前救度誓約的歷史因素在裏面,不參與,將來怎麼面對史前對他們許下的諾言?

提交訴狀後,發現自己的修煉狀態有了不同,發正念時看到五光十色的能量從身體內發出,能量明顯增強,晚上睡不著覺閉目背法,天目中時常顯現美麗的山水圖或者是明豔美麗的花朵。大法修煉真的太美好殊勝了!

回望在訴江這件事上走過的幾個月,各種人心的去除,最後自己還是定下心來按照師父的要求走,想跟還沒參與訴江的同修說的是,既然師父給弟子選擇了走訴江這條路,做弟子的,除了用心去做好,再也沒有其它更好的選擇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