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銷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曾經做過長達十年之久的直銷保健品生意,走了一大段彎路。在我想寫這篇文章時,睏魔一直在干擾我,讓我提不起精神來,但我知道我必須寫,窗外的喜鵲也一直在叫個不停,我知道那是師尊在鼓勵我寫出來,警醒那些和我類似的同修,讓他們也能在法上歸正,不錯失師父為我們一再延續的機會。

從同修的交流中,得知不少同修也參與和傳銷模式有關的生意,其中包括高利息集資、直銷、維卡幣、保險等。在法中我悟到,只要與拉人頭、發展上下線、推銷產品有關的都屬於傳銷性質,哪怕在人中是合法的。正常的工作,有底薪,有社保,而傳銷模式的創業機會都是沒有底薪和社保的,也就是不給你任何生存保障,唯有拼命不斷的賣產品和發展下線才能維持生活。那為何還會有那麼多人去做?這就要求不斷給參與的人洗腦──造「成功夢」,誘導你相信只要自己不斷努力也可以在短時間內成為富翁。我們知道,一個人的行為源於他的思想,對一件事不認同,是不會去做的。

一開始從事這個行業,我是作為一個謀生的方式,在這過程中,也在不斷的講真相做三退。隨著客戶的增多,團隊人數的增加,就越來越沒時間學法煉功了。修煉人一旦法學的少,就會陷在人的名利情中,拉著甚麼人都要推銷產品與談合作機會,三句不離老本行,最後在行業競爭的壓力下,發展到講真相被談合作機會取代了,整個人陷入了名利之中不能自拔。到最後,只有在生意受挫與人際關係產生矛盾時才想起來學法,才用法理要求自己放下,當時以為自己關過得還不錯。現在回過頭來才發現,其實是利用大法來找出路,安撫自己受傷的心,不是真正意義上,無條件的向內找實修,就會導致在自以為是的誤區中走上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在提到學員在同修中推廣傳銷、直銷的商品,師父明確的說:「誰在學員中傳播那些不屬於正法的事情,誰就在干擾大法弟子、破壞正法形勢!比魔幹的罪還大,按照那個舊勢力說,比魔幹的還兇。是真正的在破壞」[1],師父還說「是凡幹這樣事的人都不是大法弟子,你就不要把他當作大法弟子對待,不管他修了多長時間。」[1]也就是這個時候,我才猛然驚醒我犯了大錯,立刻中止直銷生意。

師父不承認做這種經營的學員是大法弟子,可見這件事是多麼的嚴重,有多大的罪過!好在我接觸的同修少,只有一個同修在我這裏買產品,我預估了這麼多年在我這裏買產品的總價格(不是利潤的總價),以超過這個價格的數字全部返還給同修,讓她用於大法救人項目上,彌補我的過失。

我雖然修的不好,但我知道師父好,大法好,我從來也不想去破壞大法,更沒想到我的所做所為是在破壞正法形勢。我想很多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弟子都有這種感受,就是我們在懂事的時候就一直在尋求活著的意義,總覺得這一生在等待著甚麼,當大法傳到我們手中,我們立刻明白了這就是我們所等待的,那種興奮與喜悅震撼著每一個細胞。

可是如今,這種彷彿不配成為師尊弟子的滋味是無法用語言表述的。我也深刻的反思了對正法結束時間執著的問題,我悟到:我好不容易等到了大法,也明白我的生命就是為法而來,助師正法的。這不就是我生命存在的意義嗎?

沒有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那就一定是走在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上,處處都是陷阱和魔難,直銷生意一開始做得還不錯,後來就是幾個大的團單的訂單全部泡湯,明明對方承諾能做成的,最終也都莫名其妙的黃了。這麼多年來,我在個人直銷奮鬥中,遇到過騙子、小人,在男女關係上犯了錯誤,忙得想不到學法煉功等等,回過頭來看,這真的都不是我要的,不是我的本意,可在漸漸偏離法中,我被自己的業力、觀念操控著迷失了自己。

師父說:「每一次考驗中的人心,每一次魔難的正念不足,修煉人的每一個執著心,都會被它們抓住,它們都會把它當作把你拉下來的、把你從修煉的大法弟子隊伍中搞下來的把柄。所以我們在修煉的這條路上,一路走過來是經過很多魔難,是經過很多危險的。」[2]現在想想都後怕,若不是師父為我擋著並用巨大的付出與承受一再延續正法時間,像我這樣的,就沒有希望了。

在看同修交流文章中,我往往希望同修們再寫的細緻些,好給予更多借鑑,現在輪到我來寫了,才發現有些內容真的是難以啟齒,這些犯的錯,走的彎路是修煉人的恥辱!真的想在心裏抹去。現在我悟到:當初幾個關鍵性的,可以讓我事業上一個台階的大單子沒有做成,就是師父在保護我,如果我真的做成了,那失去的可能是我最寶貴的修煉根基,宇宙中「不失不得」的法理制約著一切。

但凡我這樣的,也一定會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我也不例外,得了個醫學上治不好的怪病,但我知道師父一直在管我,給我歸正的機會,師父從來沒有放棄過我。

在我身體承受病業折磨的苦難中,除了我的家人和同修為我著急外,師父不嫌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大量學法煉功中,每天我都感覺到有很多的法輪在我身上轉,為我淨化身體,給我溫暖和鼓勵,師父又一次把我托起,給我希望!每當回憶起這段,就忍不住要流淚……

在明慧交流文章中,看到還有這麼多學員在做維卡幣這類的傳銷,這是多麼的凶險!師父說:「人的主元神意識要不強啊,時時都會被另外的生命戴上。現在社會上的人各種不好的行為,這是亂到現在出現的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過去是不准三界以外的生命進入三界之內的;也不准三界以內的生命出三界;也不准三界之內各個層次的生命互相干擾的;也不允許出現附體的。現在都出現了,而且對人類這個地方來講是最亂的。有許多人思想不對頭的時候,就是人的思想符合於魔性的時候,就是魔性思想大。人自己在常人社會中盡看不好的,聽不好的,腦子裏裝進不好的東西,人自己魔性就大。魔性大正好就符合了魔,那麼魔就喜歡你了。因為你和它一樣,那麼它就進入你的身體。這是來源於外因的。因為你的思想和它的思想容易一樣,它就能容易操縱你,這是一種情況。在人同等空間當中,有許許多多敗壞了的生命,它們明目張膽的控制人。控制人幹甚麼呢?想要求得人間的香火,想要佔有人的身體,得到人的物質。人的物質經過演化之後,對它還是有用的。所以它們挑選適合它們的人。現在人就面臨著這樣的問題,人還覺的自己現在不錯哪。」[3]

據開著天目修的同修在他的層次所見:傳銷邪魔不同於一般的魔,它在宇宙中是有根的,正法中要淘汰的,它是直接要人體的,哪怕你不從事這個行業,但你去聽課認同它的理念,它都會上你的身,操控你的思想,而人這一面是不清楚,也不清醒的。

同修中還有貪圖高利息理財投資的,但凡這樣的很可能害了那個拿大法資源做生意的常人,會使他原本用常人資金可以賺錢的項目,由於佔用了大法的資源卻一再賠錢,又使參與的其他同修也賠錢,甚至血本無歸,這些都是大法弟子不正的心促成的。舊勢力安排的路是一條不了了之的死路,那些被舊勢力利用來欺騙和誣陷我的常人,都不同程序的遭到了報應,有的得癌症,有的事業失敗,有的離婚,這都由於我們自己沒有做好,沒有起到正面證實法的作用而產生的負效應。

過去從上界下來度人的覺者沒有敢把他的弟子放在世俗中修煉的,就是帶在身邊,框在廟裏修的,度的也是副元神,因為主元神實在太迷!大法修煉是在世俗中修,並且度的是主元神,這是前無古人,開天闢地頭一回。對於在末法末劫人類最敗壞時期修煉,並肩負著救度眾生使命的大法弟子來說是難上加難!搞不好自己都毀在裏面了,也就要求我們必須在法上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任何偏差都可能會給自己及證實法救度眾生帶來損失。

師父說:「利用大法資源在賺自己的錢的,你跟那個迫害沒有任何區別,將來你就知道了。這種干擾是破壞大法弟子資源。資源是有限的,它是用在正法救人上的。將來這件事情可不是簡單的。」[4]

我所悟:大法弟子本身就是大法的資源,遊說任何大法弟子出錢去參與和正法修煉無關的項目都是在干擾和破壞大法弟子資源。大法弟子的錢只能是用於世間生活開支與證實法的項目,修煉人本身如果不正用這些錢,也同樣是在造業,利用同修間的人脈關係來賺錢的那等同於犯罪!這個罪有些一時不會在人間體現出來,但會在另外空間累加,導致有的病業迫害來勢兇猛,關鍵時候,正念不強,很快就被拖走了肉身,還有被判刑的也源於此。

我所知道的,和我一樣經營傳銷性質生意或者工作的,為了名利虛榮,不是實實在在的做業績,而是買貨、囤貨上業績的,很多在經濟上損失很大,甚至負債,整天忙於賺錢還債,生存壓力極大,根本顧不上修煉與救人。在同修一再的勸善中,有的覺得自己犯的錯太大,師父不會要自己了,有的覺得自己不配做師父弟子了,還有的覺得自己難以修成放棄了。

師父說:「做了不好的事之後,你還能修煉嗎?能不能修煉那全看你自己。你已經聞到法了,得到法了,當然你沒做好,你沒過去那一關,那損失是很大的。你可以從新修,靜下心來,橫下心來,從新開始。既然你已經有決心在大法中修煉了,你已經覺悟了以前做錯了,你為甚麼不橫下那條心來從新開始攆上呢?只要你一動心,想這樣做,你不用跟我講,也不用跟別人去講,你只管去修煉,我看也就行了。其實你們哪個人修煉的開始還不是因為他想修煉才得大法。但是你不能夠機會一失再失,錯事一錯再錯。修煉是嚴肅的,如果再錯下去,將來恐怕你就沒有這樣的機會再走進這個法。既然你已經有機會走進法,那你就別再失去了。」[5]

這個宇宙中最珍惜我們的就是師父,最希望我們走向圓滿的也是師父!自暴自棄那是人心無望的表現,而我們是有師父管的大法弟子呀!師父頂住了一切壓力盼著我們能回頭,能歸正,只要我們有決心從新開始,做好三件事,多救人,都能在其中彌補這些損失。

人這一生,肉身解體的時候是任何名利情都帶不走的,不要執著於世間的一切幻象,一定要珍惜師尊再次給我們的機會。我悟到:宇宙根本大法都度不了的生命,以後任何小法小道都難以救度了,不要再為這些利益毀了生命的根本。

師父在最新講法中再次警醒我們說:「做了甚麼錯事怎麼辦?是呀,我過去講,我說,這場迫害沒有結束,對所有人來講,都還有繼續修煉、做好的機會。我是講過這話,但是你們要聽懂了,不要老是往你喜歡的一面想。我是說,迫害沒有結束,你還有機會;你還有機會,可是給你的機會你要不去利用,給你的機會,你還在放任著自己,那你就在毀自己了。」[2]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