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控告元凶 雲南昆明市教師被無理辭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雲南昆明市亨德森高新一中高三語文教師侯興黌近日和父母一起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被警察騷擾,學校在警察的壓力下,將這位優秀的中學教師辭退。

侯興黌老師的母親侯萬麗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多年來遭到多次干擾、抄家迫害,丈夫曾被帶到新村派出所劫持了一下午,侯興黌在自家小賣部被國保警察恐嚇、威脅。

今年在政府提出「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情況下,七月五日,侯萬麗和丈夫、兒子侯興黌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提起了對江澤民的控告。八月九日最高檢察院已簽收了侯萬麗家人的控告書。

可是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下午,昆明市西山區國保大隊楊雲強、王忠芳為首的八九名警察突然到昆明市高新區亨德森高新一中,對侯萬麗的兒子侯興黌(亨德森高新一中高三語文教師)進行非法拍照、錄音、錄像。在侯興黌集體宿舍還有人睡覺的情況下,強制侯興黌打開電腦查看,並對其私人物品進行查抄。之後,把侯興黌帶到西山區梁園派出所,非法審訊(錄口供)到六點鐘才讓他回學校。

十月三十日,亨德森高新一中在國保610的壓制下,非法停了侯興黌的工作。十一月二日,侯萬麗和丈夫、兒子一同到亨德森高新一中找到校長張鵬了解兒子在學校發生的事情。張鵬聽侯萬麗自我介紹後,叫來了學校的保衛科科長周偉、校辦主任楊萬里。侯萬麗對他們說:「很對不起,我今天本不該來,兒子不讓我來。但是二十九號那天發生的事是因為我控告江澤民發生的,跟我有關係我才來請教你們的。我兒子並沒有違法,更沒有違反學校的職業道德,你們為甚麼不讓他上班?如果是他在工作上有違師德,不用你們處理,我也不會讓他在這裏教這些學生的。十幾年來我為了做一個好人,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事事處處都按照『真善忍』做人處事,難道錯了嗎?被警察威脅,恐嚇,警察經常無故闖到家中到處亂翻,整得我們全家生活不得安寧。我們的遭遇二十九號那天你們不是已看到了嗎?他們對我兒子的私人物品到處亂翻,至今不知他們要找甚麼。只知道是因為訴江他們來找我兒子,我們要告誰,不告誰這是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你們作為他的領導,不保護他也就罷了,為甚麼還要不讓他上班?」

張鵬說「你們是在告江澤民」。侯萬麗說「江澤民也是中國的公民。今天政府為我們敞開憲法之路,我們有控告的權利。在十幾年前有三個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就有兩人被迫害致死。法輪功被迫害是千古奇冤,現在要不是政府說『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我們會告嗎?我們沒有違法,是你們在違法。」

最後侯萬麗問張鵬,「張校長請問;你們學校是要以道德來教育管理學生學校,還是要以權來教育學生管理學校?」張鵬校長沒有作正面回答,而是對侯興黌說:「侯老師,你們先回去,公安機關和董事會對我們的壓力太大,我們得詢問一下公安機關,明天給你們答覆。」

十一月三日上午,侯興黌所在學校人事處給他打電話,叫侯興黌下午二點去學校人事處。侯興黌到人事處,人事處的孫懿說,學校要解除你的勞動合同。侯興黌問他為甚麼?孫懿回答:「按照《勞動法》規定,這叫無理由辭退。」侯興黌說:「我沒有違法, 違法的是你們,是警察,你們憑甚麼解雇我。」孫懿回答:「我也是按照上面的交代在辦事,學校壓力太大。」

就這樣,十一月四日,亨德森高新一中正式解除了與侯興黌的勞動關係。侯興黌離開學校之後,不斷有學生和學生家長詢問,侯興黌表示很難過,但也感到無奈。只得對家長說:「我也是沒有辦法,我為了維權支持母親,學校董事會與公安機關沆瀣一氣,非法干預司法公正,剝奪《憲法》賦予我的權利,把我解聘。同時已害苦了這群高三要畢業的學生,作為他們的老師我已很難過,我很愛我的學生,但我已無奈。」據悉,侯興黌離開亨德森高新一中後,原所教班級已連續更換了兩位語文老師。

侯興黌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家屬,父母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才把兒子供到大學華業。在如今一碗米百人爭的社會,高新一中錄用了侯興黌,兩年多的師生共處,都說「他是一個正直善良有責任心的好老師」。學校這樣處理侯興黌,讓其他的老師很難受,特別是侯興黌的指導老師更是難受。

在善惡已明的今天,真不想看到那些人還在做違心的選擇。現在全球已有一百多萬人在控告、舉報江澤民,北京當局的打虎已逼近江澤民。真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明辨是非善惡,在心靈上選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除去邪惡,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參與迫害的單位:
昆明市西山區國保大隊的,
地址,雲南省昆明市西山區昆沙路477號
郵編:650102
楊雲強:0871─68100483
王忠芳:0871─68100483
亨德森高新一中
地址,高新區科景路70號
郵編:650106
亨德森高新一中董事長:亨德森 楊(德裔華人)
亨德森高新一中校長張鵬:13888955678
亨德森高新一中保衛科科長周偉:13529417994
亨德森高新一中校辦主任楊萬里:18388456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