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安的真心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二零一六年元月三日中午,我受邀參加了一位常人朋友六十歲生日的聚會。參加這次聚會的十幾位朋友大都在公安局、法院、工商局、銀行、鐵路部門、街道社區、國企等單位擔任一定領導工作,其中有一位和我很熟的明真相的警察,他在基層從事警務工作已經二十多年。宴席間大家無拘無束的交談。

午飯過後,主人安排了兩桌麻將,這位警察和我沒有參與,只是在一旁觀望。期間他忽然談起現在大陸公安工作考核只注重完成上級下達的任務和指標,基層工作人員完成不了就沒有獎金,直接和個人利益掛鉤,以至於大家都不擇手段去完成,這叫甚麼世道?大家都不願意去做一些傷風敗俗的事,警察應該是維護治安的,為老百姓保一方平安,而我們為了完成上級下達的任務和指標卻去找老百姓的麻煩,誰真的願意幹這樣的事?

我說是的,共產黨的本質就是邪惡殘暴。這位警察朋友接著說:現在很多人都起訴了江某某。我告訴他:現在有二十萬人用真實姓名向兩高起訴江某某這個流氓頭子,因為他無惡不作、禍國殃民、大搞腐敗治國,迫害善良的民眾,把中國搞得不像樣子,他是個千古罪人,中華民族的敗類,必將受到懲罰,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為了避免影響朋友們娛樂,我和這位警察到另一邊繼續交談。他說:前段時間上面叫我們到法輪功人員那裏去了解訴江情況,並要求逐個登記、逐級上報,我們沒有那樣去做。那都是公安內部騙人、哄人的鬼把戲,真是你哄騙我,我哄騙你,一級哄騙一級,誰都知道,誰都這樣幹,現在誰願意給它賣力呀!領導問我們工作進展情況,我們就說:別人的思想行為你怎麼去了解呢?那是別人的自由,怎麼會告訴你?別人的做法是他個人的行為,你怎麼去干涉別人呢?那是別人的權利。所以我們沒有去法輪功人員那裏去問,自己編了一個情況應付應付交差。現在誰還那麼糊塗呢?誰還去賣力呢?做那個傻事呢?我說:你做得對,做得好,對你有好處。

他又說:江某某真是個大壞人,做壞事太多了,人們告他是應該的。為了迫害煉法輪功的人,不惜人力、物力、金錢,亂抓亂搞,為了看著一個煉法輪功的人,我們公安不惜出動十幾個人,花錢去看管、跟蹤、監視、蹲坑,做了很多壞事,良心不忍啊!別人只是煉煉功而已,過去很多人在廣場上煉功都是為了身體健康,沒有任何不好的行為和做法,可是非要去干涉別人,製造事端,挑起是非,強加莫須有的罪名,不准別人煉功,打、壓、關、判刑、坐牢,搞得別人好苦啊!

他說:我和煉法輪功的人關係很好,不干涉他們,在上面有壓力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是應付差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都很善良,害別人幹甚麼呢?過去江澤民整法輪功,搞得警察也好苦啊!疲憊不堪,到處去抓人、去看管,真是沒有必要,自己製造矛盾、製造混亂,這都是江澤民搞的。法輪功起訴他是應該的。警察也是受害者,沒有自己的自由,被當槍使、當炮灰,像條狗一樣到處咬人。

我說:你說對了,王立軍不是公安部樹立的榜樣嗎?現在成了階下囚了,他自己也說他是共產黨的一條狗,叫他咬誰就咬誰,現在後悔莫及。希望所有的公安幹警能有自己的思想行為,不要被外來壓力所屈服,不要像王立軍那樣,悔之晚矣。你前段時間對法輪功的正面態度,對你及你親屬大有好處,也請今後更加善待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一定會得到更大福報的。他說:謝謝,我會這樣做的,請放心。

此事讓我體會到:警察逐漸都在覺醒,不願意再為邪黨效力,想做一個有主見的人。中共邪黨已經到窮途末路之時,它慣用的一拍二詐三丟手的鬼蜮伎倆已經不管用了,黔驢技窮了。公檢法司部門的一些執法人員也認識到迫害法輪功沒有好下場。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李東生、王立軍等就是前車之鑑,他們也不願意幹蠢事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