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家屬:我也要參與起訴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我現在正在讀大四,這兩天學校放假,我來大姨家玩。大姨告訴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及正義人士都在起訴大魔頭江澤民。已經有十八萬多人起訴了。聽了大姨的介紹,我對大姨說,我也要起訴江澤民,而且用真名起訴他。大姨為了保護我,還是讓我用匿名舉報。起訴江澤民真是件大快人心的大好事。

從我記事起,我就知道法輪功。我的大姨是我們家族中第一個接觸法輪功的人,也是第一個受益的人。法輪大法不僅讓我大姨的身體擺脫了各種各樣的疾病折磨,同時也讓脾氣暴躁的大姨變得溫柔隨和。大姨家有個學習小組,每週末法輪功學員都會去一起學習,交流心得,有好多頭髮花白,甚至是全白的爺爺奶奶,他們還能和年輕人一樣雙盤打坐一個多小時,那時候覺得,他們真的好厲害了。兒時的我就知道,法輪功是使人變得更好的一門好功法。

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上小學三年級的我放學回家,看見媽媽一直在哭,而且不停地打電話,媽媽的腿一直在顫抖,原來是我大姨被警察抓走了……

大姨被抓走的那天晚上,外面下著大雨,真的是大雨。大姨被警察抓走了,家裏只剩下了馬上要高考的表姐。我媽想去我大姨家接我姐,可是我爸不在家,也不敢讓只有九歲的我和五歲的弟弟單獨在家,要是帶我倆一起去接我姐呢,外面又下著大雨,根本走不了。我媽那個著急啊,最後變成我們娘仨在家裏哭成一團。

大姨家那時候是在外面租的房子,就在學校附近租的房子住,那個破房子陰森森的,好像之前還出過甚麼事兒。所以我真的不敢想像,大姨被抓走後,我姐是怎樣度過那一夜。

大姨每到週末,都會帶著許多好吃的來我家看我和我小弟,週週如此。自從那天晚上大姨不見了,往後的一年裏,週末大姨都沒有出現在我家。而是我和我媽,每週週末的早上八點半,準時出現在勞教所的門前,去看望大姨。那一年對於我而言過的真的是很慢很慢,對於我媽而言,那一年就如同十年那麼漫長。

四十多歲的大姨在勞教所裏吃了很多苦,我看見大姨蒼老了許多。這已經是大姨第三次被抓。一九九九年的時候,大姨就被警察抄過家。二零零零年的時候,大姨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關進北京朝陽看守所,之後又被轉到邯鄲看守所,歷經兩個月的時間,輾轉回到家。這期間一直杳無音訊。二零零二年的時候,又被關進勞教所迫害。

那幾年,對於我們這些親人來說,真的很煎熬。那時候我記得,只要我媽打電話聯繫不上我大姨,就渾身開始發抖,結果落下病根一樣,一直到現在,我媽只要一緊張就渾身沒勁,打顫。

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拆散了多少個家庭?毀了多少個孩子的人生?不審判它真是天理難容。法辦江澤民,讓它得到應有的報應,還法輪大法公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