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會計師多次遭冤獄迫害 年邁父母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四川蒼溪縣52歲的法輪功學員曾玉賢,原是蒼溪縣商業局主管會計師,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單位無理開除,並多次被綁架到監獄、勞教所,遭到非人的酷刑迫害。二零一零年再次被非法判刑七年,現還在德陽監獄遭受迫害。

2015年8月5日,曾玉賢年邁的父母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控告狀,要求依法對被控告人的犯罪行為予以立案偵查,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責任,並立即無條件釋放兒子曾玉賢及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還法輪功清白。

自1999年4月27日至2015年,江澤民個人或夥同已知與未知的共同犯罪參與者,發動、設計、謀劃、命令、主導、落實、管理、參與或煽動了對中國法輪功修煉者的酷刑折磨以及殘酷、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與懲罰,這些行為違反了中國憲法以及中國刑法第247、232、248,254、234、236、237、238、297、399,263、267、270、275、245、244.251以及第246條。

以下是曾玉賢父母陳述的部份事實與理由:

我們的兒子曾玉賢,現年52歲,男,漢族,生於1963年8月,四川省蒼溪縣人,1985年畢業於南充財貿學校,90年畢業於西南財經大學。1985年在蒼溪縣糖酒公司,百貨公司,煤建公司擔任會計和財會股長;90年擔任蒼溪縣商業局財會股股長。因我兒曾玉賢眼睛得了眼疾,曾多次去過重慶、成都、南充等地區的各大醫院治療都無效。就在一九九六年夏天的一個偶然機會,去探望朋友,朋友推薦法輪功,給我兒介紹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我兒一聽也要修煉。修大法後,不到一星期我兒的疾病就沒有了,身體的一些雜症也都不翼而飛了。我們家人在我兒身上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濫用手中的權力,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發起了對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折磨。江澤民又命令「610辦公室」系統性的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

一九九六年我兒有幸接觸法輪大法,各種病症相繼不治而癒,就在2000年2月11日去北京上訪,被當地公安局國安大隊副隊長李平,夥同四個警察強行把我兒綁架到縣公安局5樓,進行刑訊逼供,縣公安局楊聰等國安警察又把我兒綁架到看守所迫害一個月,開除工職,還罰款3000元。縣公安局楊聰等國安警察三天兩天提審我兒,強行逼供迫害。

我兒在看守所遭受三個月的迫害後,又被四川省公安廳勞教一年,被強行押運到綿陽新華勞教所殘酷迫害。勞教所的管教們強迫我兒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我兒堅決不從,還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講自己修大法後的身心受益,我兒還說:我們煉法輪功不貪財,不賭博,不嫖娼,不賣淫,不偷盜,不搶劫,我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勞教所警察和雜案犯他們聽後,像發瘋似的把我兒抓起來,用鋼繩捆綁,把手和腳都用銬子銬上,用電棒,電棍擊打我兒全身及腦袋和麵部,我兒在勞教所一年多受盡了凌辱與酷刑和折磨,至今在我兒的手臂上還留下在勞教所遭受毒打折磨的傷疤痕跡。

2002年3月,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及縣610非法組織,派便衣人員對我兒進行監控、跟蹤,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綁架我兒,強行砸爛門窗,進行非法搜查抄家,沒出示任何手續,損壞了家用電器,砸爛桌椅板凳,毀壞了衣櫃,搶走大法書籍及大法資料,被非法判刑兩年,又被縣公安押送到廣元監獄,進行超重體力勞動體罰,多次受監管人對我兒進行酷刑折磨。

2004年8月我兒曾玉賢從監獄裏回家來,得知蒼溪縣委,縣政府對待凡是煉法輪功被抓,被關的退休幹部或退休職工的養老金一律扣發,這些老人又沒生活來源,怎麼生活呀!我兒曾玉賢隨筆向蒼溪縣委書記羅先平寫了一封信,指出扣發養老金這樣做是違法的,要求立即補發將扣發的法輪功學員的養老退休金。隨後縣委書記羅先平不但不補發法輪功學員的養老金,還派出縣公安局,縣610的便衣人員對我兒曾玉賢進行跟蹤,監控。

2004年10月縣公安局,縣610多個便衣強行闖進我兒曾玉賢的住宿,非法抄家,翻箱倒櫃搜查,把屋頂棚撬開搜查,屋頂全被砸毀,沒出示任何搜查證,強行搶走大法書籍及大法資料,還搶走大法煉功音樂帶、手機、電腦等私人物品,強行將我兒曾玉賢非法綁架到縣公安局看守所,強行逼供。監禁五個月後,被非法判刑5年押往廣元監獄,曾多次遭到監獄警察,犯人的毒打。

2006年8月在廣元監獄,我兒曾玉賢被監獄警察,犯人酷刑折磨,毒打成重傷,送往廣元榮山監獄醫院住院十幾天還一直是昏迷不醒,廣元監獄醫院見人快不行了,廣元監獄醫院電話通知我們家屬說:曾玉賢病危,叫我們當天連夜連晚趕到榮山醫院見兒子。我們趕到榮山醫院看見我兒曾玉賢昏睡在那,全身多處是傷,血跡浸透全身衣服,監管人員威脅醫院醫生護士不准透露半點實情。

我們與億萬大法弟子一樣本有一個溫暖祥和的家,被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後至今,這些年我兒曾多次被綁架,多次被非法抄家,多次被關進黑監獄,有幾次被迫害都造成有生命危險,給家人身心造成嚴重的悲痛與傷害。我兒媳受不了這種種傷害和打擊,離婚了。這都是被江澤民一手造成的。

2010年3月,有一天我兒曾玉賢隨單位車下鄉出差,在出差的路途遭到蒼溪縣公安局,縣610人員非法綁架,搶走我兒曾玉賢隨身帶的大法資料及護身符卡片,手機等私人物品,有十幾個便衣警察將我兒曾玉賢用手銬銬回家(商業局宿舍),強行闖入家中非法抄家,樓上樓下、床上床下、沙發、衣櫃、櫥櫃全翻遍,強行搶走打字機、複印機、刻錄機、電腦,還搶走大法書《轉法輪》兩本,還搶走mp3一個,還搶走大法師父法像幾張,還搶大法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沒出任何抄家證,強行將我兒曾玉賢關押在蒼溪縣看守所。

迫害5個月後,被蒼溪縣法院冤判7年,現還在德陽監獄遭受殘酷迫害。

我們在此要求政府當局能早日還我們兒子的清白,還我們兒子的自由之身,讓我們能早日與自己的兒子團聚。望政府部門中那些有良心的中國人,能站出來替我們的兒子說一句公道話,伸出你們的援手,早日放我的兒子回家,請理解我們做父母的心情!

法輪大法師父教導我們的兒子按「真、善、忍」做個好人,我們的兒子按法輪大法師父教導努力去做好人,身心健康,為國家減少負擔,為父母減少擔憂,這有甚麼不好?我們的兒子只想做個好人,但就因為做好人,我們的兒子被強加了說不清、數不盡的罪名,受到了常人難以想像的折磨。

我們的兒子與億萬大法弟子的親人所遭受的痛苦和悲傷,及家庭帶來的損失,失去親人痛苦,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為早日結束這場罪惡的迫害,伸張正義,還法輪功清白,重建我們民族的道德良知,我們請求最高檢察院儘快立案偵查江澤民,查明其犯罪事實,追究其必須承擔的法律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