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來的結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正法修煉已經十六年有餘。近幾個月的訴江讓我想到一個無可迴避的問題:十六年來,七千萬人中,到底有多少學員在修「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在把「助師正法」視為自己今生今世在人間的第一要職?是否只有幾十萬、幾百萬?是否還有幾千萬同修(至少一半以上)處在不做、不會做,或者腳踩人神兩隻船、不能算不做的做,或者做累了、夠本了、不想做了的狀態?

從九二年五月到九九年七月,讀大法書、煉大法功法的人數是師父要的,最少一億人,本來想要兩億人;舊勢力的迫害把九九年上半年剛得法、還沒來得及打好基礎的三千萬人掉了下去,只剩它們固守的人數──七千萬;十六年來,一直堅持把講真相救人放在第一位、同時不斷在法中修煉、向上攀登的,如果用每天所花的時間、完成的工作量、救人數字,用這些人中看得見摸得著的方法計算,是否只有幾百萬人、不足一千萬呢?是否還有幾千萬人,沒有脫離大法,但也一直沒有把實現師父正法的安排和需要放在首位呢?看看各地的情況,估計很難排除這種可能。

換個角度說,海內外同修們都看見了,很多九九年之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學法很自覺,倒背如流,煉功更是不鬆懈;常人中的生活和工作有序、有成就,講真相救人卻很「隨緣」,不能影響常人生活和個人修煉。還有很多大法弟子,可能連學法和煉功都很荒疏了,自己都不相信正法能結束,還有多少人生路,不經營常人日子能行嗎?抱著類似的思想越來越混同於常人。還有很多大法弟子和學員,總是在執著時間,在執著結束,在時時尋找結束的徵兆,以至於一再判斷失誤,從興奮到失望,人心的執著也招來很多人事中的干擾,事與願違。

不管是甚麼類型的等待,消極的,積極的,筆者認為,正法的結束應該是等不來的,等來了也一定不是等待者所希望的結局。等來的結束我們會後悔多多,悔之不及。

師父在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的《美國首都講法》中明確說過:「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面臨著為將來的眾生得救的責任。」「因為人類大淘汰中會留下一些好人為未來做人種,同時在法正人間時期還要給大法開創一個人類回報給大法的榮耀,也就是出現一個大法在人類社會的全盛時期,這是歷史中必然要出現的。」

在《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中師父再次明確提醒大法弟子:「歷史在往前推進,路在往前走,天要變,誰也擋不住。大家在這個過程中儘量的多救一些人,能夠使他們留下來。是啊,作為大法弟子,我告訴大家還真得多救人,因為當初我是這樣安排的:我叫人在未來要給大法一次回報,就是剩下來的人吧,要給大法開創一次最輝煌的時期,全盛時期。那人得來做這個事,要剩不下幾個人這怎麼做?」

天機盡洩。救到了足夠的人數,才是達到了正法必須實現的目標。可能夠在人間「給大法開創一次最輝煌的時期」的人數,能等來嗎?能在過日子中實現嗎?能在追求常人名利情中實現嗎?能在消沉和失望中實現嗎?能在腳踩兩隻船中實現嗎?能在個人修煉中實現嗎?我們都知道,肯定不能。可是我們很多同修,知道師父講的是對的,卻總是選擇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我行我素,把師父講的當成信息,而不是作為法來理解和接受。

人的觀念和習慣是很頑固的,千百年來形成的人的理、人的情、人的觀念。現代社會,誘惑又那麼多,斑駁陸離。我們自己到底是誰?究竟來幹甚麼?從哪裏來?能到哪裏去?師父講的,符合自己的都接受;不符合的當理論學,同時享受人生和大法的好處。或者,有選擇的學法。這些好像很常見,可能不是有意的,卻沒有清醒的去排斥和修去這些觀念和人的習慣。

靠師父親自做神韻,把我們幾千萬人在人間該做的份做出來麼?從師徒的道義來說,師父在上,我們在下;從人間長幼順序來說,我們很多中年、青年、少年弟子都比師父年輕。不論甚麼理,都是我們該努力多做,讓師父少操心、多寬慰,而不是我們在人的誘惑和執著中追求、消沉,救人的事讓師父「能者多勞」啊!

這點想法,以前也有過,沒有說出來。我知道很多同修學法煉功都很肯花時間,希望大家花一點時間給明慧網大陸法會投稿,寫出自己每天在爭分奪秒救人、助師正法中修煉的體會,不管十六年的路途是曲折還是順利。筆者希望將來師父在人間實現的「大法全盛時期」,是由七千萬到一億大法弟子救人的輝煌業績鑄造的。過程重要,結果也很重要,過程和結果是無可分離的。

以上是個人在現階段修煉過程中的想法,不一定全對,寫出來也沒來得及整理和修飾,謹與同修們交流。真心希望我們不要麻木,不要在人中習慣成自然,希望我們自己不要成為自己所盼望的結束的障礙,在真結束時都能知道自己沒有太對不起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