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夫申訴三年 天津葛秀蘭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法輪功學員葛秀蘭為營救被非法判刑七年的丈夫黃禮喬,三年來奔走於司法局、監獄、監獄管理局之間,飽受所謂執法人員的刁難、恐嚇,至今仍見不到丈夫。卻於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與她的弟弟一同被天津市局警察夥同天津市河東區塘家口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她的弟弟被劫持了二十個小時。六月份下旬葛秀蘭就她本人、丈夫和她的家人多年來遭受的迫害,依法向最高人民檢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郵寄了控告狀,控告惡首江澤民。

葛秀蘭的丈夫黃禮喬,原天津無縫鋼管公司工程師,因修煉法輪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勞教和判刑。在非法勞教期間,他被其工作單位天津鋼管集團公司非法解除勞動合同,黃禮喬於二零一零年四月對天津鋼管公司提出訴訟,天津東麗法院於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開庭審理。在法庭上,黃禮喬依照國家憲法、法律據理陳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鋼管集團公司非法解除他勞動合同是對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權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復他的工作賠償損失。被告方天津鋼管集團公司理屈詞窮。但是在東麗法院天津市「610辦公室」人員幕後指使下,遲遲不予結案。

與此同時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裏監視跟蹤黃禮喬,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黃禮喬在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跟蹤人員綁架。同年五月,黃禮喬開始絕食抗議對他的迫害,遭到野蠻灌食。九月二十六日,天津市河北區法院對黃禮喬非法判刑七年。黃禮喬被劫持到天津西青監獄,後來又轉到濱海監獄遭受迫害。

從那時起西青監獄和現在關押黃禮喬的天津濱海監獄就非法剝奪了葛秀蘭探視的權利,她和丈夫已有三年多沒見過面。為此,葛秀蘭到監獄獄政科、監獄管理局、司法局、政法委、檢察院駐監處申訴,爭取會見丈夫的權利。

這些部門非但不給她解決問題,還於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由天津市局警察夥同天津市河東區塘家口派出所警察將葛秀蘭和她未修煉且患有憂鬱症的弟弟綁架。本來葛秀蘭為了做點小生意,已買好了去南陽上貨的火車票和回程的機票。火車票是當天下午四點半發車,而葛秀蘭早上八點就被綁架了。

一小時後,天津市局、國保大隊、塘口派出所警察一夥人劫持葛秀蘭到家中不出示搜查證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

葛秀蘭被劫持到河東分局看守所,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她弟弟被劫持了二十個小時。當時,葛秀蘭正想帶著弟弟出去買些吃的,誰知,剛一開門就被埋伏在門口的警察綁架。葛秀蘭告訴警察:不要動我弟弟,他有病。但是,塘口派出所的警察不聽,還是劫持了他二十個小時。嚇得他精神狀態又出了問題,回家後不吃飯、不上床睡覺,在椅子上睡,自己在家裏待了三天,他身上和家裏的錢都被警察拿走了,他回家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三天後,葛秀蘭姐夫開車接她們姐弟倆到他家過元宵節,問到葛秀蘭的去向,她弟弟甚麼也不敢說,不知道他受到了怎樣的恐嚇傷害。

不得已,葛秀蘭姐夫以葛秀蘭『失蹤』為名,到塘口派出所報案,塘口派出所拖延了半個月才說出實情。

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葛秀蘭被送到河東看守所。一進門,人稱「老喬」的人就對她進行毒打。抽耳光。他說這裏是個特殊的地方,他們(指派出所)不敢動你,我敢動你。當時,國保、刑偵、派出所許多人在場,看著葛秀蘭被毒打,無一人制止。然後他強迫葛秀蘭蹲下,葛秀蘭不服從,「老喬」兩次將她絆倒。後因二零零八年在被非法勞教時對她實施破壞神經藥物導致全身潰爛的中毒症狀又出現了,於三月二十七日葛秀蘭才被釋放回家,但被監視居住,至今身份證等物還被扣壓。

因無身份證,葛秀蘭無法正常工作,失去了生活來源。多年遭迫害,家裏無積蓄,還得交房租,生活陷入極大的困境。葛秀蘭找到分局派出所,他們也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