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訴江過程中去執著、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今年「七二零」前後,因訴江一事,接連幾天出現了騷擾。一天下午,我正在做飯,村婦聯會主任找到我說:「怎麼那麼膽大呀?你們把江澤民告到中央了。不是我說你,我是覺得咱們有這層關係。(我娘家弟媳的姐姐)」當時我心裏很坦然,笑著說:「你為我好我知道,早就想找你好好說說這個事兒,我也是為你好。你知道嗎?江澤民利用共產黨迫害法輪功這麼多年了,為甚麼大法弟子們被抓/被迫害還不肯放棄呀?人有災,師父救人了。周永康、薄熙來以貪腐落馬,實際是他們緊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遭到了天懲。這麼多年我一家人老老少少、親朋好友,有一天好日子過嗎?我不該告他嗎?你們不明白也別再被利用了!」

我說著話,他們就往外走,還問我丈夫幹甚麼去了。我想:「他們找的是我,問他幹甚麼?」不由得心裏直犯嘀咕,很怕這事兒讓丈夫知道後會不依不饒。

晚上下班剛吃飯,村主任打來電話,叫丈夫到他家去一趟。我吃完飯就到同修家學法去了。不一會兒,丈夫找到學法點上,叫我回家。到家後就像瘋了一樣暴跳如雷、指手畫腳地數落我。這時我的爭鬥心上來了,心裏充滿了對丈夫的不滿:「我學大法做好人錯了嗎?是他們迫害無辜!你怎麼這麼窩囊?每次受到迫害,不是一家人抱成團,而是站在邪惡一邊對付家人,人家沒事兒了,你倒折騰得沒完沒了!」我的一番話更激怒了他,他把手機狠狠的向我砸來,砸在我胳膊上,還不解氣,照垃圾桶一腳踢了過去,把垃圾桶踢了個洞。剛六週歲的大孫女哭著說:「奶奶,你把信寄到北京是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吧,奶奶?警察是抓壞人的,奶奶是好人是吧,奶奶?」在沙發上坐著的二孫女才三歲多,站起來用手指著丈夫說:「爺爺壞,爺爺壞!」我說:「你還不如個孩子呢!」一場風波這才平息下去。

事情過後我找自己:寫控告狀他知道,每天他都看新唐人電視,今天不應該出現這樣的事啊。那麼問題出在哪兒呢?正在我苦於找不到原因時,下午村婦聯主任走時,我思想中「怕被丈夫知道」的那一念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之中。我一下子全明白了,是自己的怕心、依賴常人的心勾的鬼上門啊!不是嗎?每次迫害都期盼家人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希望家人站在自己一邊為自己撐腰,以減輕對自己的迫害,掩蓋自己的怕心,不敢正面面對迫害,還怕講真相招來更嚴重的迫害。在這種心理狀態下,每次魔難中不是逃避就是消極承受。這時,我認識到:世間的一切都應該圍著大法轉,我們大法弟子是這場大戲的主角,我指望誰?家人還在指望我呢!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這不是師父利用這個假相去我的情、去我的這些人心敗物嗎?師父說,「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讓你放下。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

八月二十八日在同修家學法,下午四點發正念時,縣公安局和鄉派出所的八、九個人開著警車來了。當時,我的心態不穩,舊勢力抓住了我的怕心,拼命往我思想裏加不好的物質,腦中浮現外來信息畫面干擾我。我心裏發急,思想被抑制,我趕緊求師父快救我們,這時他們進屋了。同修坦然的給他們倒水、切西瓜。看到同修鎮定的表現,我的心平靜了許多。有個人直奔裏屋,四處張望,看到兩本《轉法輪》,伸手去拿,同修厲聲喝道:「別動!拿走了對你們可不好!」我說:「你看社會上有這樣的書嗎?」他就放下了。又要拿櫃上的各地講法,同修搶上前去,把書一抱說:「你們誰也別想動我這書!」

我說:「你們上邊有頭兒嗎?周永康、薄熙來、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連六一零的頭子李東生都被抓了,你們怎麼還幹這種壞事呀?你們說真、善、忍好,還是假、惡、鬥好呢?現在政府五月份發出『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政策,誰不受理,責任自負。……施行官員就職宣誓,向憲法宣誓、向國家宣誓、向人民宣誓……你們一定要認清形勢,千萬別站錯了隊,儘早給自己留條後路吧!再說了,你們誰沒有妻子兒女、父母兄弟呀,給自己和家人選個未來吧!」

這時,一個副所長問我叫甚麼名字,我反問他:「你叫甚麼?你找誰呢?你為甚麼來的?」另一個做筆錄的副所長說:「你們師父來了我再說。」他低著頭不好意思,我要他們出示證件,他們不回答。我看有一個人在錄像,就說:「你在幹甚麼?你錄也錄不上。」他笑著做了個怪樣兒。另一個人過來說讓我配合他們一下,我說:「叫我配合你們甚麼?我是殺人了還是放火了?我學真善忍做好人,違反了哪條法律?」他不回答我,繼續問:「你控告江澤民寫的甚麼呀?」我說:「控告江澤民是我的權利,沒必要告訴你。那是我的隱私權,你告誰的時候,還告訴別人具體內容嗎?……實際上你們都該控告江澤民,他利用了你們、最後還毀掉你們。我們師父慈悲,給你們選擇的機會。」這時同修從外邊進來大聲說:「我告訴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劫難來時,神佛就把你們留下來了!」他們一個個的都低著頭走了。

通過這件事,我才真正學會了向內找,同時也深深體會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關鍵時刻只要信師信法,求師父,誰也動不了。還找到了自己多年來受到迫害是自己的負面思維招來的,才導致自己每次遇到迫害總是繞著走。在寫這篇交流文章時,干擾還很多,名利情、色、爭鬥、怨恨、顯示、妒嫉、外來信息的干擾也很嚴重。我堅定一念: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歸師父管,誰也不配考驗我。那些不好的思想都不是我,從根子上清除它、解體它、滅掉它。求師父加持我這一念。

在今後的修煉路途中,重視學法、發正念,努力做到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讓負面思維存留,走好、走正最後的修煉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