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九九八年北京萬例健康調查報告的一段歷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二日】記得是在一九九八年的九月份的時候了。那年的六月初,剛剛發生過「北京電視台事件」,電視台對法輪功的不實報導以及法輪功學員去電視台講真相,還真起到了宣傳大法的效果,煉功點來學功的人更多了。那段時間北京城裏到處都是煉功點,修煉法輪功的人很多了。

當時我在北京協和醫科大學做教師。有一天,同事小林老師來找我,說國家體委要求所有的氣功組織要進行申報登記註冊,註冊後才算合法。為了給學員爭取到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法輪大法研究會準備去申報註冊,這就需要一些關於祛病健身的材料,我們去問問國家體總。

於是我和他就去了當時位於先農壇體育場內的國家體育總局,見到了負責管理申報登記的領導及工作人員。工作人員告訴我們申報並不複雜,只要提供該門氣功有祛病健身的效果就行,需要提供一些氣功治病有效的病例,病例不要少於30例,當然越多越好。

說起來,從一九九二年師父開始傳法到一九九八年,特別是後幾年,來學法輪功的人增加的很快。公園裏,廣場上,街道旁,早上騎車上班,昨兒那個大商場前、或是馬路牙子那兒,還有個空地兒,今天就站了幾個人在那煉功,沒幾天,那兒就站滿了,整整齊齊的。隨時會有人加入進去,有的人煉完動功就走,趕著上班去了。來晚了的人就悄悄的站在隊伍的後頭跟著煉。煉完了大家各自散去。所以有的人雖然在這裏煉功,但卻並不一定認識,面熟了會笑一笑,算是打了招呼。那些年這種情況很多見。煉功點很有特色,一塊黃布撐掛起來,上面是法輪大法簡介,有兩、三個人在外圍走動,為學員糾正動作,或者為新來的人介紹功法或教他們動作。騎車一路走過,這些景象成為了城市中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所以,有那麼多人煉功,要收集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的病例沒問題。

小林老師年輕,腿腳勤快,所以很多事他去張羅。說起他來,也有故事。他來自南方的鄉村,學習很努力,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協和醫大的研究生,而且專業很好,分子生物學專業在當時來看是前途無量的。他的機緣很好,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大法。他為人樸實、踏實、工作也很努力,他的研究生導師非常的喜歡他,認定他是一個很好的有前途的年輕人,於是讓他直接攻讀博士學位。在碩士轉讀博士時,導師安排他做一組實驗,要殺掉幾百隻大白鼠。小林當時得法不久,覺得這是殺生,於是向導師提出能不能不做這個實驗,換一場實驗,導師否定了他的想法,並告誡他如果不做這個實驗,可能畢不了業,也不能留校做教師,只能回到南方家鄉去。小林考慮再三,給導師寫了一封信,做好了回家鄉的思想準備。結果導師改變了主意,他順利畢業,留校任教。

當時協和醫大有幾位教師和學生煉法輪功。大家湊在一起琢磨怎麼做,做甚麼。想法不少,最後定下來在北京的煉功人群中做一個流行病學的調查和情況分析。就以煉功者本人為自身對照,觀察被調查者修煉法輪功前後的身體健康狀況、體質狀況、精神狀況的變化。參加者人數不限,被調查者的情況不限,因為時間有限,所以主要以北京幾大城區煉功點的學員為主,北京郊縣的學員得知消息後也有參加的。協和醫院的博士生小李的手真快,第二天就拿出來一張調查表的初稿。修改後,我們又在校內請教了流行病學教授的意見,教授說用這個表做調查可行,表格的項目雖然比較簡單,但如果調查的案例數量很大,就不是問題。

搞醫的人都知道,流行病學調查的難度在於案例的收集,數量太少便無法真實反映出所調查項目的內在因素的作用及外在因素的影響,也就是說案例的數量越多,這份調查報告的分析結果就越可信。這位教授還提出,如果每一個案例都有煉功前後的各種化驗等檢查更好。

我們沒有採納這條建議,因為即使在臨床上,醫學指標也從來都不是判斷疾病情況的主要臨床依據。中醫通過望聞問切就完全可以判斷疾病的發生與發展。我們不是做病人服藥前後的臨床指標的變化,我們是做學員修煉法輪功前後的身體整體的變化,主要從三個方面來觀察被調查者的情況:⒈修煉前後身體健康狀況;⒉修煉前後體質狀況;⒊修煉前後精神狀況。所以只需要掌握被調查者修煉前後的身體狀況即可。對修煉後身體的變化的認識其實也與學員自身對法的認識有關。因為沒有任何規定的要求,只要如實反映自己的身體感受就行,所以,如何填寫這張表,與填表者對自己修煉前後的身體觀察及認識有關係,在這一點上也是如實的反映了學員修煉後心性的變化而反映出的身體的變化,非常真實。

迫害開始後,有人曾藉口沒有化驗等各種指標證實被調查者的身體變化情況而抨擊這份調查報告,認為沒有醫學指標不能說明痊癒。我們收集的一萬多份案例中,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煉功前患有三種以上的疾病,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有病。很多人得的病在現代醫學上講是疑難雜症,或不治之症,走進煉功場幾天就好了。此時,即使讓這些人把所有的檢查都做一遍,獲得的檢查結果也無法反映出他身體的整體狀況是好是壞。可是我們這三項觀察就足以反映出一個人身體的整體狀態來了。

據明慧網報導的大量案例,許多人修煉後即達到身體一身輕的狀態,很多人十多年過去了,沒有病,也就沒吃過一粒藥。有一位學員馬忠波,雙側股骨頭壞死,CT檢查證實了的。只能在地上爬,還有其它的疾病,幾乎快活不下去了。修大法後三天完全康復,行走正常。醫生得知她的情況,想看看她的股骨頭是不是恢復到正常了,又給她做了CT檢查,結果沒變化。奇怪吧。不奇怪。另一位醫生給她做的骨密度檢查,發現她的股骨頭的骨密度很高,斷定她已恢復正常。可是股骨頭的表面表現還是爛骨頭一個,這個問題一般人理解不了。這裏想說的是醫學指標不能說明真實的狀態。有的人渾身難受,可醫學檢查指標正常,有的人檢查指標不正常,可啥事沒有,這在臨床上並不少見。

我們把表格樣本交給大法研究會北京輔導站,再分發到煉功點,由輔導員複印後發給學員,學員按照自己當時的身體情況如實填寫表格所詢問的內容。填好後收回,彙集到我們這裏。記得當把調查表分發到煉功點時,聽說是做一個調查,去申請註冊以獲得一個好的煉功環境,學員們都很高興。我們知道,煉功點老太太居多,沒文化的不少,這也沒難住大家,在輔導員的協調下,有請別人幫忙的,也有找家人代填的,很快就弄完了。一個星期,我們就收到了一萬多份表格。有的學員覺的這張表中的內容不足以表達自己的心情,就在表的背面寫下了很多感謝師父,感謝大法的心裏話。

表格回收後,開始篩選,數據錄入,分析,成文。篩選和數據錄入一起進行,輸機時把項目不全的表拿出來就行。輸機算是一項大工程了,當時幾乎沒有甚麼人有個人電腦,單位裏的電腦使用的人很多,根本無法滿足要求。就在大家一籌莫展時,來了一個好消息。外單位有一位學員在單位裏借來了機房鑰匙,可以使用。這真是天大的好事,有神助啊。只是時間很緊,只能晚上幹。大家滿處張羅,尋找各煉功點的技術人員,很快來了大約三十多人,記得是幹了三個晚上(通宵),另帶一個星期日整天,終於在週一的凌晨五點,把一萬四千多份表格全部做完了。很多人是晚上來輸機,白天照常上班。這些學員很多人彼此並不認識,在大法的事情需要時他們出現了,靜靜的做著手上的活兒,隨後就無影無蹤了,似乎甚麼也沒留下。但我相信,在宇宙的歷史中會有記載。

前期工作結束後,便開始對數據進行分析。由於有一部份學員表格填寫不完整,有缺項,只好剔除出去,整理出一萬二千七百三十一份有效調查表進行分析。這部份工作主要由小林為主完成的,當然這個人群裏的能人不少,大家一直在提意見,完善它。過程中大家都有很好的建議。小林經過幾天通宵達旦的工作(白天還得照常上班),終於完成了調查報告的初稿。輔導站為我們請來了幾位醫學專家及教授論證這篇調查報告,提出來許多有意義的改進意見,最後成文。

這一段過程已經成為歷史,由於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當時的人都不在那裏了,被開除了公職。這些當年的精英、人才,這些年都遭到了嚴酷的迫害,有的被抓、被打、被勞教、被判刑,有的被折磨的致殘,有的精神受到巨大的傷害,有的甚至現在還在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但是這改變不了甚麼,大法弟子對宇宙真理的信仰是任何生命都無法改變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