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本需清源 起訴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2015年裏先後有令計劃、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蘇榮等曾經權傾朝野之人落馬,更有上百名省部級高官因貪腐被查。在強力的反腐敗風暴之下,數以千計的大小貪官們正在接受查處,鋃鐺入獄就是他們的最後歸宿。這就是天理昭彰,報應不爽的最好證明。

曾經幾何,這些位高權重的正國級、副國級官員掌握了13億中國人的命運,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巧取豪奪,魚肉百姓,漠視生命,濫殺無辜。中國政府之腐敗,中國軍隊之腐敗,由此可見一斑。是誰長期培養、重用和提拔他們?重用和提拔這些大小貪官們的人是否應承擔責任?!從目前調查的證據和結果都指向了罪惡的總後台,曾任中國最高領導人的江澤民。正是江某人在任時的放縱和瀆職,導致了今天政治無官不貪,無官不腐的局面。從這個意義上說,江澤民是中國的罪人。

一、貪腐治國,遺患無窮

從中共黨內歷史來看,江澤民執政期間,是各級政府急速向腐敗縱深發展的時代。這是因為江澤民奉行排除異己,貪腐治國的理念。通過排除異己,不斷的擴大自己手中的權力,培植聽話的自己人。所謂貪腐治國,就是以默許官員悶聲發大財的方式,對自己派系的官員貪腐行為放任不管,任由他們魚肉百姓,欺負百姓,對於含冤上訪人員一律抓捕遣送回原籍。據統計,江澤民執政期間,中國的官民衝突不斷,強拆不斷,暴力衝突不斷。這些都是江澤民奉行的執政理念導致的惡果。

江澤民貪腐治國的另一面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反腐敗成果。從習執政以來,已有100名多副省級以上高官落馬,軍隊的反腐敗更是以查處徐郭兩個前任軍委副主席為契機。周永康,他是江澤民一手提拔的正國級幹部,他曾是中國的政法委書記,公檢法和武警均由周永康分管和指揮,其權力遠遠超過了時任名譽中國最高領導人胡錦濤。從周永康的石油幫、四川幫落馬人數之多,牽涉之廣,腐敗之嚴重,案件觸目驚心,可以看出周永康徹底把貪腐治國理念推向了中國的石油系統、四川政界和中國政法系統,從而導致了大面積腐敗和瀆職行為的發生,給國家和民族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周永康掌管中國政法系統的時期,中國司法毫無公正性可言,是中國司法倒退的10年。其中冤假錯案頻發,監獄裏打死白死也成了風行一時的潛規則。周永康掌控的中國政法系統針對數十萬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摘取更是登峰造極、邪惡之至,除了周永康們,人類能幹這種滅絕人性的事情就只有日本的731部隊。而且他們活體摘取人體器官數量之大,手段之殘忍令日本731部隊不及!

徐才厚、郭伯雄兩個把持所有中國軍人命運的軍委副主席,也是由江澤民一手提拔起來的。他們兩個從目前的查處情況來看,也是秉承了江澤民的貪腐治軍的理念。因為徐才厚主管軍隊組織工作,所以要升將軍、要升官的通通要向徐送錢,只要送錢不管是否有能力通通提拔,不送錢的即使有能力也不予擢升。通過查抄徐才厚的住所發現:徐宅地下室裏到處堆放著現金,有美元、歐元、人民幣,被查抄的現金居然足足有1噸多重!100多公斤、200多公斤的和田玉,各種名貴的硬木和珍稀的翡翠製品一大堆。網傳徐家中一共抄出16億元人民幣(約2.7億美元)財物。不僅如此,徐經常搞兩面手法,當面說的是偉光正,背地裏全是男盜女娼,正是這樣徐才厚被稱為「國妖」。另一隻大老虎郭伯雄主管軍隊裝備和訓練,所以倒賣軍火也成了他斂財的方式。具體郭伯雄貪腐多少,尚需等待最後的官方公布,但其數目肯定也是特別巨大的。

以上三人均是江澤民親自提拔的國級幹部,從這三人的腐敗成度可以窺知江澤民家族的腐敗一定比他們更厲害,更嚴重。

古語有云: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正是貪腐治國的江澤民看上了本性貪腐的官員並加以重用,其目的是為了維護利益集團的貪腐持續下去,繼續魚肉百姓直到永久。江澤民怒罵香港女記者,並告誡女記者:中國有句話叫「悶聲發大財」,這就是江澤民貪腐本性在不經意間的完全暴露。

江澤民這種貪腐治國的方式,已經遺患無窮,它對國家、民族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失和災難。他實際執政期間徹底地敗壞了中國社會。從這個角度上講,江澤民就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真正的罪人,是真正的國賊、國妖!

二、出賣國土,民族罪人

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是讓無數中國人感到恥辱的日子。在這期間,江澤民與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海參崴、伯力、尼布楚、外興安嶺、庫頁島、江東六十四屯……這些本來完全可以如香港、澳門一樣回歸祖國的土地,卻被江澤民為了個人的利益,背著全中華民族,拱手奉送給俄國,斷了中華民族生存發展之後路。因為按照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52條規定「以威脅或使用武力而獲締結」的條約無效。而中國和沙皇俄國以及前蘇聯簽訂的一系列割地賠款的條約都是屬於武力威脅下的典型不平等條約,因而是不具備法律效力的。

其實這片領土的歸屬權,最早屬於清政府,後來由於晚清政府無能,這片領土被俄國人非法佔領。以後的北洋政府、國民政府從來都沒有承認俄國對這片土地的合法佔領。

在《議定書》中,江澤民未經全國人大聽證和授權擅自決定出賣了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江澤民擅自出賣的中國北方領土有幾大塊,一塊是外興安嶺以南、黑龍江以北60多萬平方公里的「外興地區」,另一塊是烏蘇裏江以東的「烏東地區」,有40萬平方公里,還有就是唐努烏梁海地區,有17萬平方公里,以及庫頁島,有7.64萬平方公里。

該《議定書》徹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間中國官兵浴血奮戰換來的中俄邊界平等條約──《尼布楚條約》,承認了從中華民國拒絕承認的中俄不平等條約,包括《璦琿條約》、《北京條約》等。不僅如此,《議定書》還將大片未經簽約而被沙俄強佔的領土永久性地劃歸俄國,這其中包括1953年聯合國大會表決裁定為中國領土的唐努烏梁海地區(約17萬平方公里,相當於貴州省面積),還包括連不平等條約《璦琿條約》都承認是中國領土的江東六十四屯,以及自金代開始即歸中國管轄、在《中俄尼布楚條約》中明確劃歸中國的庫頁島(7.64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兩個台灣面積)。

目前中華民族的炎黃子孫想要再拿回屬於自己的土地只有徹底否定江澤民及其同伙簽訂《議定書》,把他們的賣國行徑告知天下,並以叛國罪追究上述當事人的刑事責任。由此看來江澤民及其同伙出賣中國100多萬平方公里土地,他們是民族的罪人,必定將受到正義的審判。

三、縱子貪腐,道德墮落

江澤民有兩個兒子,長子江綿恆,次子江綿康。1993年1月江綿恆從美國回到中科院上海冶金所。1997年7月任上海冶金所所長。1999年11月出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主要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並擔任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車工業(集團)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單位的董事會成員。上海商界人士稱,江綿恆的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經濟領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的董事會,他也有份。

眾所周知,如果江綿恆不靠其父的影響力,他絕不可能在中國體制等級森嚴的制度下短短四年提拔為上海冶金所所長。也不可能用6年時間當上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更不可能在擔任官員的同時又擔任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車工業(集團)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單位的董事會成員。江綿恆一個精力有限的人,卻在短短時間擔任了如此眾多經濟組織的決策者,他的精力一定是不夠用的。但為何他要同時掛名這麼多的頭銜?原因只有一個,他是通過掛名的方式來控制這些公司,並從中獲取更多的經濟利益,說白了就是為快速大量斂財提供方便。

江澤民的次子江綿康,曾任上海市建設和管理委員會巡視員。上海城市發展信息研究中心主任。但被江澤民塞進了南京軍區任副政委,軍銜為少將。江綿康歷來的工作都與軍隊毫無關係,江澤民這樣隨心所欲、目無法紀的把未有軍隊工作經驗的次子直接提拔成軍隊的將軍,是肆意對中國軍隊制度的踐踏,是對中國職業軍人的侮辱,讓無數默默為軍隊付出的基層官兵義憤填膺。這背後顯示出江澤民父子怕被秋後算賬的驚恐不安。

江澤民一邊放任家族利用其權力大肆斂財,一邊利用權力淫樂。江澤民利用自己手中的絕對權力隨意提拔貪腐官員,默許家族成員憑借其權利大肆斂財、肆意貪腐,道德墮落。這一系列的行為觸犯了國法!不依法處理江澤民這種敗類,依法治國永遠是空話。

四、迫害正信,泯滅良知

江澤民執政期間除了貪腐淫亂、出賣國土之外,還幹過一件極端邪惡之事,那就是對秉持「真善忍」準則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法輪功是一個以「真善忍」為修煉標準,嚴格要求自身心性不斷提高的氣功團體。法輪功團體講求大道無形,無固定組織,學習者來去自由,而且學習法輪功不收任何費用。法輪功要求學員在矛盾面前首先應該找自己的原因,找自己的不對,遇到問題首先要替人家考慮,看別人能不能承受。與此同時,法輪功還要求學員要去掉各種各樣的執著心,包括對美色、金錢、權力、利益的執著。就是這樣一心一意做好人的團體,不斷要求提高自身道德水平進而達到無私無我境界的團體,江澤民於1999年7月20日未經政治局討論通過,擅自發動了對其滅絕人性的迫害。

從1999年7月20日迫害至今,法輪功在除中國以外受到了眾多國家的褒獎,截止到2004年2月中旬,世界各國政府機構、議員、團體組織等紛紛對法輪功和創始人頒發褒獎及感謝,已達1223項。在遭受迫害的16年裏,法輪功及其學員沒有任何過激的行為,沒有因為遭受到中共政府的迫害而暴力報復。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完全是一種犯罪,即使在中共的法律體系內也是屬於犯罪行為。2010年3月16日,美國眾議院全票通過第605號決議,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由此可見,法輪功全面得到了西方主流社會的認可。

江澤民迫害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不斷要求自身道德水平提高的法輪功學員,其實質就是針對每個中國人的迫害,他想把中華民族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眾所周知,當今中國社會的假藥、假酒、地溝油、有毒添加劑、毒食品、環境的惡化、人與人之間關係緊張、官民衝突不斷、社會各種矛盾激化,這一切問題的根源就是人心。人人都向外要求別人去做好,要求別人去付出,很多矛盾將無法化解。造成這些矛盾無法解決的根本原因就是人人都站在自己的利益上思考問題,不考慮別人感受,發生矛盾時不檢討自己的錯誤,而且一味指著對方如何,關鍵時自己的利益不能吃虧。

如我們華夏子孫人人都能以「真善忍」為準則,做事情首先考慮到別人能不能承受,對別人有沒有傷害,發生矛盾時檢討自己的錯誤,在個人的物質利益面前放一放、捨一捨,人人都向內心去修,向內心去求,整個社會矛盾都會引刃而解。如果社會上每個人都在向內修心,要求自己道德水平不斷提高、約束自己的不良行為,社會上的所有矛盾將會化解,所有問題都將得到圓滿的解決,華夏民族又會迎來璀璨的明天。

江澤民出於私利故意迫害、誣陷以「真善忍」為準則的法輪功就是有針對性的對人類道德底線的破壞,他打擊和毀滅的是整個中國社會的道德良知底線。如果中華民族沒有了社會公共道德和心法的約束,這個民族必將迅速的沉淪並走向自我毀滅。從打擊正信這一點來看,江澤民不僅是中共的罪人,也是中國的罪人,更是全人類的罪人。作為一個有道德、有良知的人都應該起訴江澤民,追究其當權時的瀆職罪和對打擊人類道德底線犯下的深重罪行。

五、群體滅絕,喪心病狂

在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他大力推行了群體滅絕政策,打死白死也成了當時邪惡之徒的座右銘。當時江澤民對迫害法輪功學員特別提出了十五字方針,即:「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在迫害之初,江澤民還提出了江鎮壓四點要求:其一,對他們要狠點,特別是上訪、發真相甚麼的,抓住就打……往死裏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其二,在這個問題上,只要能壓制住,可以不擇一切手段,不受任何(包括法律)約束,整死了人,不負責任。其三,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其四,一般不發紅頭文件,只密碼電傳或口頭傳達,不署名,一概說是「中央批示」。

根據調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採取了毒打、體罰刑、銬刑、電刑、摧殘性灌食、關監刑、吊刑、坐刑、凍刑、施藥/注射刑、捆綁刑、火刑、錐刑、性侵害、折/壓/碾刑、悶刑、獸刑和其它酷刑。其中直接殺戮是種種殘酷迫害手段中令人髮指的一種。法輪功信息中心統計顯示,至2015年6月,通過各種渠道得以確認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3888名,更有大量的不被外界所知的無名學員屈死於勞教所、洗腦班、拘留所等。

不僅如此,江澤民集團將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不用麻藥進行活體摘取並拿去牟利,這種事情超出人類道德底線,這是魔鬼才會幹的事情。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公布了他們的獨立調查報告,確證了中共大規模系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罪行,指出:「中國政府及其各地的機構,尤其是醫院、拘禁場所和人民法院,自從一九九九年以來,已把大量但具體數字不詳的法輪功學員處死。他們的重要器官,包括心臟、腎臟、肝臟和眼角膜等,幾乎同時都被強行摘取後高價出售」,這些罪行至今仍在持續。

據中國官方統計,在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的六年中,約進行了一萬八千五百個大器官移植,從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進行了六萬七千個大器官移植,增長率為百分之三百九十四。一九九一年到一九九九年,九年間全國施行肝臟移植總數不足二百例,二零零零年就施行了二百五十四例,到二零零三年飆升為三千多例,二零零五年則超過四千例。目前中國從事肝移植的醫院超過五百家,進行腎移植的更多得不計其數。這裏面大量供體均來自於法輪功學員的活體摘取。

江澤民為一己之私把整個國家拖入「人變獸,獸逞惡,惡傷人」的空前災難,文革後稍許恢復的良知、道德、正義、公平等基本價值理念,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再一次被徹底地摧毀了。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堅持,可以說是為中國人守護著最後一條道德底線。所以為堅持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討回公道,江澤民在全世界範圍內正被起訴和舉報,目前中國最高檢察院已收到了十多萬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訴狀。

《荀子﹒大略》中曾說:「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國寶也;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國器也;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國用也;口言善,身行惡,國妖也。」繼而又說:「治國者敬其寶,愛其器,任其用,除其妖」。江澤民曾經手握重權,口言善,身行惡,此乃真正的國妖。應該立刻起訴江澤民,還天下蒼生一個公道,還社會一個公道,還人類一個公道。

其實人類歷史就是一部正義與邪惡的選擇史,歷史經常會在正義與邪惡中選擇未來需要留下的生命。通過起訴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中華民族和人類所犯下的罪行,會讓更多善良的人們了解真相,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世界上曾經發生過多麼邪惡的事情,讓更多的生命在正與邪、善與惡之間真正選擇自己生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