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辱寬恕 厚德感化奸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南北朝到隋朝時期的梁彥光,曾擔任岐州刺史。岐州的風俗質樸,梁彥光用不擾民的方式治理,百姓安居,政績被評為天下第一。等到了他轉任相州刺史,仍用在岐州的寬仁之政治理。

誰知相州的居民很雜,民風粗俗,人多狡詐,作了歌謠,說梁彥光不能理政。皇上聽說了,譴責他。梁彥光竟被免職,在相州待罪,被相州的居民起外號、肆意侮辱。一年多後,梁彥光被派去當趙州刺史。梁彥光請求再到相州上任,改變當地的不良風俗。

相州的狡猾之徒聽說梁彥光自請來此地,沒有不嗤笑的。梁彥光到任後,揭露奸詐狡猾之徒的私密事,如同神明那樣準確。狡猾之徒沒有不逃走的,全境大為震駭。

梁彥光沒有對相州的百姓展開報復,而是用厚德教化他們。

當初,北齊滅亡後,讀書人大多遷移到關內,只留下樂戶、商販之家。因此,世道人情險惡狡詐,妄起謠言、扳倒官員的事,無奇不有。梁彥光打算革除當地的弊端,就用自己俸祿,聘請學者,在每個鄉里設立學堂,推行教育,不是聖哲書不教授。他親自考試學生。有勤學的學生,設宴時,讓他享受和官員並排坐在堂上的榮耀;有好諍訟、懶惰、遊手好閒的,讓他坐在庭中,只給他用草蓆做座位。於是人人都爭著向上、學好,相州風俗大改。

有個叫「焦通」的人,愛酗酒,對老人失禮,被堂弟狀告。梁彥光沒有治他的罪,把他帶到州裏的學堂,讓他觀看聖賢的故事。焦通感悟,羞愧的無地自容,後來改過自新,成為善人。相州的小吏和百姓感歎喜悅,相州就沒有諍訟的事了。

(《北史 卷八十六 列傳第七十四 循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