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知未來的隋代高人韋鼎和庾季才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

能預知未來的隋代高人韋鼎

韋鼎出生在南北朝,生活在隋朝。他少年時,通透灑脫,尤其擅長相面、術數。他在南朝梁作官,出身於湘東王的參軍。

南朝陳武帝還沒當上皇帝時,在南徐州。韋鼎望氣,知道他當為王,就對陳武帝說:「明年有大臣被誅死。四年後,(南朝)梁就終結了。天數會歸到姓陳的。我觀察您天生神武,繼承上天的氣數,不是您嗎?」陳武帝聽了,很高興,因而定下大計,接受了禪讓的皇位,建立了南朝陳。韋鼎被任命為南朝陳的將軍。後來,擔任臨海王的長史。至德初年,韋鼎把田地房產賣盡,寄居到僧寺。友人毛彪問他緣故,他說:「江東的王氣盡於此。我與你會葬在長安。時運就要到了,故而散盡家產。」

當初,韋鼎在南北朝的北周當官,曾與隋高祖相遇。韋鼎對高祖說:「我觀察您的容貌,不是平常之人。不久必定大貴。您顯貴後,天下統一成為一家。您的面相不可言,願您深深地自愛。」等到南朝陳被隋朝平定,隋朝皇上召見他,給他厚重的待遇。

隋朝開皇十二年,韋鼎擔任光州刺史,用仁義教化百姓。州中有土豪,表面裝得很好,背地裏搶劫偷盜。韋鼎對他說:「你是好人,為甚麼忽然作賊?」逐條地陳述他和同黨私下裏密謀的私密事。那個人驚懼,就伏在地上認罪了。

(參考《隋書 卷七十八 列傳第四十三》)

預知未來的隋代高人庾季才

庾季才出生在南北朝,生活在隋朝。

正史《隋書》記載,他自幼聰穎,12歲就通曉《周易》,愛好看天象。南朝梁的廬陵王請他擔任「荊州主簿」的官,湘東王器重他的法術,請他擔任「外兵參軍」的軍職。南朝梁的元帝蕭繹頗會看星像,因而和庾季才一起仰觀天象,對庾季才說:「朕猶慮禍起蕭牆,甚麼方法可以平息?」庾季才說:「天象預告將有變故。陛下應整頓軍隊回到京城,來避開災患。您一定要久留此地,恐非天意也。」元帝一開始很贊同,後來與吏部尚書商議,沒有聽庾季才的勸告。不久,(公元555年)江陵地區失陷,竟如庾季才所預言的。元帝蕭繹因為沒聽庾季才的忠言,在江陵失陷後丟掉了性命。

南朝梁滅亡後,庾季才在北周,同樣被北周太祖深加優待禮遇。

後來,庾季才輔佐北週的宇文護。宇文護問庾季才:「來日的天道,有何徵兆嗎?」庾季才說:「深受您的厚恩,我如不盡言,便同木石一樣無情了。不久將有天象變化,對宰輔大臣不利。您應歸政於天子,告老辭官,就可安享晚年、享有美名了。不這樣做,後果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宇文護沒有聽從,後來果然滅亡。宇文護滅亡後,北周武帝親自檢閱奏折,追究、誅殺輔佐宇文護的人,唯獨看到庾季才向宇文護陳述天象的奏折,沒有誅殺庾季才,把他封為伯爵。

隋高祖還沒當皇帝前,擔任丞相時,曾在夜裏召見庾季才,問他:「我受命為顧命大臣,天時人事,您以為如何?」庾季才說:「天道是精微的,難以察覺其意。就從人事推算,徵兆已定。我庾季才就算說不可,您豈能停止您的大志?」高祖默然良久,說:「我現在猶如騎虎難下了。請您妥善為我深思。」大定元年正月,庾季才說:「這個月,青氣如樓一樣高,見於國城之上,忽然變紫,逆風西行。現在王氣已見,很快就要應驗。二月,太陽居於天之正位。太陽,是人間的君主之像。因此,人間的君主登上皇位,應在二月進行。今年二月甲子日,您應該順天受命。」高祖就聽從了。

開皇元年,高祖打算遷都,夜裏剛下定決心。第二天,庾季才上奏說:「我仰觀天象,必有遷都之事。願陛下您順應天人之心,定下遷徙之計。」高祖愕然,說:「(庾季才)是何方神聖啊?朕自今以後,信有天道矣。」於是,派庾季才編寫《垂像》(有關天象的書)。後來,庾季才年老卸任。每有異象,皇上常派人到他家向他詢問。庾季才肚量寬宏,講信用,術數尤其精通,活了88歲的高壽。

(參考《隋書 卷七十八 列傳第四十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