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訴江民眾遭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據明慧網統計,從五月底到八月二十日為止,已超過十五萬七千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國最高檢察機關控告、起訴前中共頭目江澤民。其中天津市共三千五百五十二人向最高檢察院、法院遞交了《刑事控告書》控告江澤民。

勢不可擋的訴江大潮讓很多追隨中共的警察、街道、居委會人員深受觸動,很多人轉變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態度。但是還是有一部份警察一意孤行,繼續做惡。據明慧網報導,今年六至八月份,在天津市城鄉各區都陸續發生了法輪功學員因為參與了訴江而被綁架騷擾的事件。

◎河西區

張淑蘭,女,七十二歲。七月份向兩高郵寄了訴江狀,隨後河西區友誼路派出所片警到家騷擾,脅迫張淑蘭去了派出所。張淑蘭慈悲的對警察講述法輪功真相,她說:由於江澤民發動了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她好好的一個家被毀的家破人亡。老伴因為擔驚受怕,去世了。兒媳原來修煉法輪功,迫害後,不煉了,後來又跟兒子離了婚。你說,我能不告他嗎?一位警察聽後說:他是夠壞的。一小時後張淑蘭回了家。

李維利,四十歲,男,家住河西區純真裏。七月份向兩高郵寄了訴江狀,不久河西區友誼路派出所便衣以查煤氣為由,到李維利家騙開門後闖進屋,照相,轉天將其綁架、抄家,並威脅李維利不許煉了。李維利不為所動,堂堂正正的拒絕惡警的無理要求,當天回家。

馬老太太,七十四歲,家住河西區棉二宿舍。七月份向兩高郵寄了訴江狀,下瓦房派出所片警闖入她家,搶走兩本大法書,老太太給他講真相,這個片警不但不聽,還企圖綁架老人,老人不配合惡警的違法行徑。綁架未遂。

杜敬維,河西區法輪功學員,七月二十五日十時許被非法從家中綁架到河西區柳林派出所。次日被非法拘禁在曹莊子看守所,藉口是訴江。半個月後回家。

王立春,女,河西區法輪功學員,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二點半在家中被天津市國保大隊、河西分局桃園村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非法關押押在天津市看守所(曹莊子),片警告知家屬是因訴江拘留十五天。

郭德友,男,七十八歲,家住河西區桃江裏。六月份向兩高郵寄了訴江狀。之後河西區友誼路派出所經常騷擾,七月底警察又上門打聽:是否訴江啦?寫信了沒有?郭德友老大爺回答說:我沒寫信。我寫的是訴狀!告江澤民!接著他又給警察講了一些法輪功真相,片警無言以對,灰溜溜地走了。

馬淑英,女,河西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晚約十九點,警察闖入馬淑英的家中,非法詢問、搜查、抄家,搶走了她的法輪功書籍。原因是馬淑英在郵局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

◎大港區

高峰賢、劉守珍,兩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上午在大港區太平鎮集市上被太平鎮派出所兩名警察、三個便衣綁架。法輪功學員趙紅珍因當日不在家,警察綁架未得逞。警察稱三人非法聚集上訪(三人的訴江狀一個信封寄走的)。高峰賢、劉守珍被綁架到大港區太平鎮派出所後,警察逼他們寫所謂保證,兩人不配合,當晚七點被轉到天津市公安局看守所(西青曹莊子看守所)。

於紅英,女,大港區馬圈村法輪功學員,七月份向兩高郵寄了訴江狀,當地派出所警察將她與另一名法輪功學員綁架,兩位法輪功學員向警察講真相,下午家人把她們接回。

孫媞,女,天津市大港區大法弟子,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被大港勝利派出所警察張慧及兩個男警察帶走,說是核實相關情況,孫媞的女兒在十點半左右趕到派出所,片警張慧及其他警察說人在派出所,還在核實情況,讓她等待,到中午十二點為止,她還沒有見到媽媽。已近七個小時後,他們失去與孫媞的聯繫,家屬到大港區勝利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警察說人在派出所,但是現在正在由大港區國保支隊詢問,不讓見人,走的是口頭傳喚程序,傳喚理由是往高法寄了一封信,上級要求找本人調查。七月二十二日晚九點半左右,派出所下達刑事拘留通知書,大港勝利派出所警察原話:「刑拘三天,也許延期一週。」家屬問:「一週後呢。」答:「看檢察院情況,大港區檢察院,我們把資料都報到檢察院。」家屬等到凌晨十二點半左右,警察要帶孫媞體檢(送拘留前程序),才讓等在外面的家屬見到人。交談約五分鐘後被帶走,並非法拘留。

韓鐵強,男,天津市濱海新區大港油田的大法弟子。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左右,韓鐵強接到海濱派出所打來電話讓他去一趟,他抱著給警察講真相的目的就去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又把他妻子徐華叫去了,警察找他倆要家裏鑰匙沒給,下午警察叫著開鎖的人一起把店裏門給撬開抄走一些東西,徐華下午五點多已回家。晚上八點多徐華到派出所給小韓送飯,把飯拿進去了說任何人都不讓見,大約晚上十點多韓鐵強被送到大港區看守所。

李秀菊,女,天津大港油田法輪功學員,韓鐵強的岳母,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四點多,三、四個警察闖到李秀菊家騷擾三個多小時,要把老太太帶走,老太太沒有配合,警察以核實「訴江」為由,非法抄家,還在所有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把不修煉的老伴兒帶走兩個多小時。直到晚上八點多,才把老人送回。參與的警察是大港油田紅旗路派出所的。

劉文化,女,紅星村法輪功學員,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太平鎮派出所幾名警察闖入她家樓房,劉文華不在家。警察又闖到她家的平房及村委會,都沒有找到她,中途警察拿著劉文華的照片,問紅星村民認識她嗎?都說不認識。

趙紅珍,女,友愛村法輪功學員,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太平鎮派出所幾名警察闖到她家,只有趙紅珍的女兒一人在家,警察拿出搜查令,在房間四處張望,她女兒看到搜查令上面只有一個公章,沒有任何的文字。趙紅珍的丈夫回到家中,聽到警察剛來過,氣憤地趕到派出所,質問警察為甚麼搜查他家、鬧得一家人心神不寧?最後警察說下次不去了。

◎靜海縣

郝潤軍、楊植玲夫婦,台頭鎮大法弟子,七月十六日晚,靜海縣台頭鎮派出所副所長和兩名協警在村幹部帶領下,闖到郝潤軍夫婦家騷擾、恐嚇,問他們夫妻還煉不煉法輪功。七月二十日中午,天津市局、鎮派出所等多名警察再次私闖民宅,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入室搶劫,把郝潤軍家翻個底朝天,企圖綁架。因郝潤軍夫妻在外工作,綁架未遂。搶走大法書籍、師父法像、控告江澤民訴狀和收看新唐人的機頂盒一個等私人物品。之後,警車每天都在他們家周圍轉。與此同時,台頭鎮派出所警察還假借查六合彩,騷擾其他大法弟子。

◎寶坻區

邢俊傑、田秀雲,均為寶坻區牛道口鎮法輪功學員,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十點左右,兩人在寶坻城裏郵局郵寄控告書時被寶平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晚十二點左右,警察分別對兩位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進行審問,對每間屋子進行拍照。邢俊傑被寶坻拘留所非法拘留七天,田秀雲在送往拘留所時出現病業,住進醫院。

◎武清區

孔凡衛,武清區城關鎮法輪功學員。七月九日上午九點多鐘,武清區城關鎮派出所三名警察,闖入孔凡衛家,抄走兩本新經文、六個優盤、網卡二個、《明慧週刊》一箱、神韻光盤數盤等私人物品。警察拿著孔凡衛在城關郵局寄的訴江控告書。

王宏新,武清區南蔡村鎮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二點多鐘,武清區南蔡村鎮派出所出四名警察,闖進王宏新的家,不出示任何證件,不報姓名,蠻橫地問王宏新:起訴江澤民控告書是你寫的嗎?為甚麼起訴他?有的警察到別的屋翻找,把四本大法書抄走,師父法像、上香的香爐都搜走了。

張義鳳、張玉齊,南蔡村鎮丁酄村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三點多鐘,武清區南蔡村鎮派出所出警察闖進張義鳳家,當時幾位法輪功學員正在一起學法,警察問:誰是張玉鳳?誰是張玉齊?其中一個所長模樣的問:為甚麼要起訴江澤民?誰寫的控告書?誰給打印的?他們倆都做一一回答。警察把一本大法書、一個大橫幅布標及五個人的訴江控告書一起抄走了。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點多,警察又開車到張義鳳家,下來三個警察,還是查問訴江情況。這幫中午走了。下午又一幫來敲門,張義鳳拿鎖把門鎖上,沒讓他們進來。警察又找到張義齊家了,還是問控告書的事。三警察有問的,有寫的,有翻東西的,把兩本《明慧週刊》也抄走了。

王貴茹,女,武清區東馬圈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武清區東馬圈鎮派出所幾個警察闖入王貴茹在南蔡村做生意的小店。王貴茹本人不在家,她的丈夫在。警察非法抄走幾十本大法書、師父法像、上香的香爐等物品,還有訴江控告書正本、回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