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七年冤獄迫害 濟南市張興武教授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濟南市張興武教授七年冤獄期滿,七十四歲的張興武大步走出了山東省監獄大門。此前,張興武教授與其老伴劉品傑在六月十八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法院郵寄了控告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

看到一片善良淳厚的同修的面孔,張興武教授開心地笑了。憶及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真是痛定思痛、不堪回首。十幾年來,張興武與老伴受盡了江澤民團伙所控制的公檢法不法人員的迫害。

張興武老人,原是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系教授,本應該是安享晚年的時候,然而十年來,他卻歷經魔難,身陷冤獄,親友難見其面。

張興武教師
張興武教師

張興武與老伴因為看到了法輪功的美好,不但可以高尚人的道德,還可以益壽延年,甚至可以達到功成圓滿的境界。在這個高德大法的感召下,他們修煉了法輪功。可是出於種種不可告人心理的江澤民,在九九年七月發起了邪惡的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實行「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使他們受到數不盡的折磨與痛苦。

一、多次非法關押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四點,中共警察沒有任何說法把張興武軟禁起來,至二十一日無理進行抄家,搶劫走了電腦、大法書等,並將張興武與劉品傑關押到派出所,兩天後,說表現不好,就每天由警車送到單位去「轉化」,晚上六點回家,這樣進行了近一個月,因毫無結果,於是放回家又進行監視居住,當時用一串電燈把他們的住處圍起來,長久的進行二十四小時派人輪流監視。

二零零零年三月,天橋區南村派出所警察突然將張興武從單位騙至派出所,追問向聯合國發法輪功學員簽名的某某某電話號碼,因得不到結果,於是天橋區公安分局的一個警官就毫無道理的瘋狂的親自對張興武進行拳打腳踢折磨了很長時間。最後因沒有任何理由與證據,這位邪惡警官只好惶惶地拖著疲憊的四肢溜走了,派出所的警察也只好放他回了家。

在經歷了幾次忍無可忍的這種情況下,兩位老人決定去北京討個說法。二零零零年十月兩人去了北京,他們就想向國家和政府說明自己修大法的美好,對無端迫害的不理解。可到了北京,他們才發現江澤民政權已經把煉法輪功的人看作敵人,警車呼嘯,巡警到處抓。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他們在路上被抓了,關在朝陽區看守所,忍受了八十一天精神上和肉體的摧殘。

二、非法勞教

二零零一年三月,張興武教授與老伴被濟南警察劫回當地,因仍堅修法輪大法,被關進了濟南看守所,受到了非人待遇!隨後兩人被非法勞教。

在濟南勞教所,張興武教授被警察指揮著四組已被洗腦轉化的人,二十四小時輪流進行「文攻」(以批判形式污衊大法以逼迫他轉化),但連續六個晝夜不准閉眼睡覺地煎熬的狀況下,張興武仍有力的揭穿謊言而精力不衰!使他們驚奇,不得不在無奈中收場彙報……邪惡的頭子經研究繼續開始了下一輪,又是四組人二十四小時輪流晝夜不准閉眼睡覺的煎熬進行而是「武攻」,企圖再連續六個晝夜不准閉眼睡覺的煎熬中再加之肉體折磨,以此加大力度實施轉化,然而「武攻」仍未奏效,就強制張興武面壁達七、八個月之久……

後來江澤民團伙所控制的警察們又把張興武送到王村省勞教所去強制洗腦轉化。王村勞教所有一套邪惡的整人方法,對張興武失效,警察們無奈,召回已釋放的三名「猶大」,結果一天後一名借故回家,第二天另一名氣急敗壞的兩次暈倒急救(心臟病)。當然,這中間張教授所受邪惡的折磨是說不清的。

與此同時,老伴劉品傑被非法關押在濟南漿水泉勞教所,也經常被關小號和加期等迫害,甚至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等,當時被折磨的臥床起不來,仍然被警察逼迫去勞動……

三、半夜入室綁架、非法判刑七年

張興武退休後,利用自身專業知識免費為民安裝、維修和答疑電腦事宜,不分節假日忙碌近五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深夜,大批警察包圍了他的家,一群警察上樓噹噹的砸門,弄得滿樓震動。門鎖被撬開了,衝進去瘋狂的對兩位老人動武,尤其是對難以起床的劉品傑動武,當張興武喊「你們無法無天」時,方才罷手。但是警察把他們倆人弄到派出所後,非法在房內無一家人時抄家。且市中區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的警察在十多天中不斷的抄家,(當時張興武被送看守所、劉品傑被派出所關押兩天後,讓她兒子接到家中,即不准任何家人回到張興武住處),他們拿走了甚麼,誰也說不清。

後來在劉品傑一再要求下,派出所才把那個砸得不成樣子的門鎖鑰匙交還給了她。這種莫名其妙的迫害,劉品傑決定起訴,她知道在中國是江澤民獨裁的天下,老百姓沒有理可講。雖然這樣,她也想讓人民看看中共的法律,是怎樣的不人道。當時有正義律師伸出援手,但公安對律師進行了百般刁難,他們對律師橫眉冷對,動不動就不讓律師會見張興武,訴訟受到了嚴重干擾。

在遭非法開庭前的一段時間,張興武所聘河南一律師工作正常,然而開庭前,傳來律師單位對律師警言:再為張興武辯護就開除你!而開庭時所聘的北京兩位律師又被推到馬路上,不准出廳辯護。而家人也被居委會綁架,不能成行。劉品傑的一個妹妹好不容易到了法院門口,又被警察抓到看守所,最後被送進勞教所迫害了一年零九個月,受到辱罵、拷打、不准上廁所等殘酷迫害!

更卑鄙的是:在法庭未宣布開庭時,張興武當場指責法官「為何不准律師進廳辯護」!?法官當場宣布「……你可以自己辯護嗎」!然而法庭辯護之時,公訴人多次的一口一個「根據法輪功是X教……」可當張興武站起來自辯時說「關於X教」,一句話沒說出就聽到「砰」一聲錘擊,審判長發話「今天不准談這個問題」!奇怪!這真是江澤民控制的公檢法系統所推崇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典型寫照!

非法庭審結束後,審判長去看守所時受到張興武的質問:「你判我七年的依據是你說『法輪功是X教』,那麼我問你,國家哪個部門定的『法輪功是X教』?」此時審判長迅速的說:「民政部定的『法輪功是X教』!」張興武當場笑著說:「你真可笑,這就是你這多年的中國法官水平!回去查一查吧,哪個部門也沒定『法輪功是X教』……」此時,這審判長紅著臉領著年輕的女記錄員扭頭就走了。

四、七年冤獄

張興武的七年冤獄過程中,劉品傑向警察索要抄家清單,遭拒後,到公安廳去要,可公安廳又如何處理呢?反而叫來當地派出所的警察,把她抓了起來,拘留兩天後,把她送到濟南看守所。當然因為她高血壓突顯,被看守所拒收。派出所的人就帶著她到各個醫院去檢查,那些醫生都不能證明劉品傑身體沒問題。於是派出所就同看守所的人交涉,要他們無論如何也要把劉品傑收下。結果劉品傑被看守所安排一個專為病號準備的房間,還讓那些在押人員照顧她。後來因為看守所中,實在找不出劉品傑的罪名,只好同意將劉品傑釋放,於是她回到派出所。就在那天夜裏,派出所所長對劉品傑惡狠狠的說:「你雖然被看守所釋放了,但是你休想回家,我們要把你送到一個地方,讓你接受改造!」不由分說就把劉品傑送到洗腦班。洗腦班的環境非常惡劣:屋頂漏著水,飯菜也很糟,因為她在長期迫害中牙齒也不好了,所以經常吃不飽。過了很久,才把她放回家。那時市中區分局「610」的一頭目告訴她:「你老伴要判刑,而且是十年」。劉品傑對他說:「你手中的權力就是欺壓老百姓的,所以你想判多少就判多少,你可別忘了離地三尺有神靈啊。」

在山東省監獄十一監區,張興武受盡了殘酷的精神與肉體的折磨!開始一年內,他被那些江澤民及其走卒所引誘和欺騙下的服刑人員們進行污言穢語、謾罵侮辱或拳打腳踢。因長期拒不轉化,他們就故意亂造事實而上升為「加重嚴管」,直至迫害的他站不起來了方才罷休。後來在山東省利用打擊「全能神」邪教之時,又瘋狂的掀起了對法輪功進行嚴酷的迫害!於是監獄十一監區的所謂「政府領導」組織了攻堅組,白天黑夜連續對張興武進行批鬥,在那長達近十個月的批判嚎叫聲中,他那堅定而尖銳把謊言揭穿、把真相證實,使這些所謂「幫教志願者」氣急敗壞!加劇對他人身侮辱攻擊、惡毒謾罵和類似於文革時期的大批判!以致用流氓手段大打出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