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綁架到看守所的幾天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最近一個時期,為了讓世人儘快知道訴江大潮,我白天經常在路邊貼「全球起訴江澤民」的真相不乾膠,但時不時會生出不好的念頭:經常這樣做會不會遭到迫害?

七月十五日那天,真招來了麻煩,我被一個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對我說,你一個老太婆不好好在家,怎麼還幹這個? 我說,江澤民貪了全國人民老百姓的錢,有我一份,也有你一份,今天我既然來這裏了,我也想讓你們得救,你們多了解一些大法真相,就會有個美好未來。因為我拒絕說出自己的姓名和住址,又被他們綁架到看守所,在去看守所的路上,我給車上的五、六名警察講大法真相,他們勸我到看守所不能講大法真相,否則看守所的人可能會打我。

來到看守所,那裏的警察就給我起了個名字叫「無名氏」,被分到了四大隊。四大隊的隊長姓張,臉陰沉沉的。我被分到四零七號房間,加我共九人,是個嚴管班。

這個房間以前也關押過法輪功學員,這個房間的人都聽過法輪功學員講的真相,都非常支持大法,所以一到房間我說是煉法輪功的,這個房間的小王過來抱住我說:「太好了,我也想學法輪功,我回家就跟你學,我也叫我公婆跟你學。」我一問她家的住址才知道,原來我們是一個生活小區的,我說:「咱倆真的是緣份不淺啊。」

還有一位秦女士對我說:「法輪功很偉大,我們地區有母女倆因為講真相救人,發真相光盤和使用真相幣,在這裏被關押長達半年之久,過節時母女倆面對面都不能說句話。但她們對大法的堅信和永不放棄的精神,使人們感到法輪功很偉大。」而另一個小女孩說:「煉法輪功的最起碼的一點不傷害別人。」這時有一位劉女士給我要了個瓶子喝水,那瓶子蓋上寫著「雲」 字,這個瓶子是前幾天走的法輪功學員用過的瓶子,劉女士接過瓶子大吃一驚,怎麼「雲」的瓶子會再回來,而且又被傳遞到另一個法輪功學員的手裏,這瓶子也在證實大法,使眾生更明白大法神跡。

這些人都做了三退,有的給家人也做了三退,還有的要做法輪功的下線,我說法輪功沒有下線,只要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得福報。小王還說,等到她出去,就開車去省監獄看望那被迫害的母女兩人中的女兒。那位秦女士也說,她出去以後就開車去看望在山區當教師的那個叫「雲」的大法學員。

在這裏我看到了眾生的覺醒。

有一天,我看到她們幹的那個活帶有鉛毒素,每個人的手都被鉛染的黑乎乎的。我非常可憐她們,對她們說:我記得我師父講過「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1],你們每個人就說一句:法輪大法好,就會得福報,使身體受益。於是每個人都說了,只有一個劉女士是監室小頭頭,對我說:「我在心裏默念行嗎?」我說:「行」。

在這裏被關押的人經常遭到警察的迫害。我聽人說,前幾天那位秦女士被上過大刑,四天四夜不讓蹲下,腿腫得老粗,幸虧同屋的姐妹們照顧走過了難關。我用簡單的語言對她講述了大法的美好,她說我真的知道了法輪功是好的。那個小王胸悶疼痛吃著藥,但也不能休息,還要強忍病痛被強迫幹那些有毒有害的活。還有一個小孟,她身體瘦小纖弱,幹一天下來腿有點浮腫,那天晚上我又跟她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還有:李洪志師父好。姐妹們也都非常照顧她,因為都知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不出現打小報告之類的事情。

有一次因為我發正念被石隊長發現,要我罰站,同屋的劉女士對我說,別管她(石隊長)先吃飯。世人明白了真相後,對大法弟子都非常敬佩。我對她們說,現在全國都在起訴江澤民,咱在這遭這罪都與他有很大的關係,等你們出去後希望你們都去起訴江澤民,讓他得到應有的審判。

後來我想,這裏人都明白真相了,我要出去回家,外面還有更多的事等著我去做呢,在師父的加持下,同修家人的配合下,歷經九天回到了家裏。

出來之前同屋姐妹們委託我給她們曝光這個人間地獄是多麼的黑暗,有錢的就可以不被嚴管,說實話有正義的遭嚴管,濫施酷刑,個人生活費食品遭扣押,被迫幹有毒有害的工作等種種迫害,真是一言難盡。我說等到把江澤民押上法庭的時候,咱們再相聚,一起迎接中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