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趕快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七月二十四日這一天是我全身心感到最輕鬆的一天,因為我把控江信寄出去了。

師父在最近一次的講法中講:「是啊,應該起訴它,(眾弟子熱烈鼓掌)全人類都應該起訴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國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區的人。那麼多人都因為它的謊言,將被拖入地獄。」[1]那麼,作為深受其害的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起訴江鬼。可是,我走出這一步是有個過程的。

五月份以來,明慧網報導出大陸大法弟子的訴江大潮,許多大法弟子都寫出了有理有據的訴江狀。那麼我寫不寫呢?顧慮重重。如果寫呢,我沒有像別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那樣慘烈,寫出來可能沒有深度,不好寫,這是我遲遲沒有動筆的原因之一。

其實真正的原因是考慮我太多了:寫訴江信要身份證複印件──我的名字暴露了;寫出家庭地址──我女兒的家地址暴露了;(我住在女兒家,怕對她有影響);到郵局去寄遇到麻煩怎麼辦?即使郵局這一關過去了,控江信的回執送到家裏,家裏人知道了怎麼辦?等等。其實是為私的假我,在阻擋著我做正事。

明白的我也知道。我要不寫這個訴江狀,我沒遵照師父的法去做,我還是大法弟子嗎?我被怕擋住了,被人心阻礙著。一段時間以來,心靜不下來,忐忑不安,怎麼辦?

我找同修交流,我和同修講出了我的真實想法。同修給我指出:「思想太複雜了,歸根究底就是怕。甚麼都不多想,甚麼事也不會發生。」當時同修告訴我已經有八萬同修在控告江了(七月二十日之前明慧網報出來數字)

當我聽到這麼多同修都在行動,很是振奮。同修又講,寫吧,別怕。在同修鼓勵下,同時也看到同修們寫出的一樁一樁慘不忍睹的血案,江鬼對法輪功的迫害如此狠毒,大法弟子怎能無動於衷?思想發出一念:寫吧!放下自我,我要用心去寫,寫出江鬼對法輪大法犯下的罪惡。草稿修改了四遍,第五遍成文。雖和同修比較沒有那樣的深度,但我想我在滅江的天秤上加上了自己的一個砝碼。

我深深體會到,寫訴江的過程是一個提高心性的過程。也是一個放下怕心、放下情的過程,是一個心性提高的修煉過程,只要信師信法就沒有做不成的事,因為一切都在師父的加持、呵護、掌控之中。

同時我也認識到,訴江不單單是滅江、滅共的問題,也是眾生包括公檢法司的人得救的機會。也是師父又一次給弟子安排了通向圓滿之路的考試,走好師父安排的路,跟上正法進程。這也是每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

我破除了舊勢力的干擾,當準備好一切之後,我去了郵局。

當我去郵局寄訴江信的時候,沒有了怕,因為正念起了作用。

當我從郵局出來的時候,一切平靜的那麼自然,我知道師父在看護著弟子。

我慶幸自己走出了這一步,沒有被舊勢力嚇住,我想起了師父的一句話:「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放下一切執著,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做的,師父講:「其實師父要怎麼做,決不是那麼一想就完了,我要做許許多多的鋪墊,你們看不到的,那些神也都在做。甚麼都鋪墊好了,就差你去做,就邁不出去那步了。」[3]師父不僅給弟子甚麼都鋪墊好了,而且給弟子鋪墊的是一條平坦的通向神佛的圓滿之路。

我寫這篇文章,是希望還沒走出這一步的同修啊,可不要邁不出去這一步喲。讓我們互相鼓勵,相互攙扶,走好最後的路吧。

感謝同修對我的無私幫助,同修辛苦了。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