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鐵斧砸門 鐵棍碾腿 杜善英控告江澤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明慧山東通訊員)銧──銧──銧──,一群穿著警服的人,輪著大斧子,瘋狂的砸門,最後硬生生地把防盜門給砸掉了……

這只有在電影中才能看到的一幕,卻真實的發生在杜女士的身上。作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杜女士並不憎恨這些警察,她認為這一切是江澤民的謊言和邪惡命令造成的,因此杜善英女士在日前將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寄給了最高檢察院。

以下是杜善英女士自訴被迫害經歷:

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我一身病,渾身沒有不疼的地方。我有膽囊炎,骨質增生,腰椎盤突出,煉功後這些病全都康復了。以下是我受到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我上班的船用鍋爐廠,把我們三個法輪功學員,從家裏綁架,關押在廠子裏。期間,工會主席王金茂,書記高義貴,辦公室主任王奇清一起向我們施壓,逼迫我們放棄信仰。江澤民犯了侮辱罪、誹謗罪、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

由於我本人在大法中受益,堅持不罵大法,就被山東省膠州市六一零綁架到了洗腦班,折磨了三天。江澤民犯了非法拘禁罪。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我和兒子還有不滿一歲的小外孫女,都在家裏呆著。膠州六一零,公安局和阜安派出所,一共五六十號人,密密麻麻的把我家的樓(稅務局宿舍樓)包圍了起來。他們中有些人在外面圍著,有的藏在樓棟裏,有的在門外叫門,謾罵。後來他們找來開鎖公司的人,也沒成功。

因為我家的防盜門很結實,他們把消防大隊喊來了,用大斧子銧!銧!銧!把門硬生生砸了下來,之後,一群警匪蜂擁而入,有抓我的,有抓我兒子的,有翻箱倒櫃的,有搶大法書籍的,有搶錢的。最後這群江澤民領導下的土匪,搶走了我兒子的電腦,我們的錄音機,大法書籍,兩箱子《九評共產黨》,還有兒子的一萬多元工資。他們三光政策,大獲而歸。以上迫害江澤民犯了非法搜查罪。

最後他們要強行帶走我們祖孫三人,為了保護嬰兒,我就央求他們,最後把孩子送給好心的鄰居照顧。當我和兒子被帶走後,我兒子被關押在鐵籠子裏,我這個六十歲的老太太被三個六一零人員圍著毒打。這三個惡警,其中一個叫張中華,還有兩個不知道姓名,一臉橫肉,很嚇人。

他們先是用很粗的鐵棍,碾我的小腿骨,把我疼的嗷嗷大喊。我不斷的喊:師父救我。因為我知道,中國政府都是江澤民的人,沒有人會幫助我,更沒有人敢得罪江澤民,中國百姓是非常無助的。所以我危難中一直在喊師父救我。這三個惡人哈哈大笑,嘲笑並辱罵我,他們在對我的折磨中找到了巨大的樂趣。很難想像,如果他們不是被江澤民毒害了,警察怎麼會像魔鬼一樣呢?

他們把我小腿骨滾完了之後,又開始瘋狂的對我進行毒打,從各個方向,拳腳齊上,最後打的我渾身是青。到下班時間了,他們讓協警監視著我,兇狠地告訴我:「明早再來,狠狠的揍你!你等著!叫你家破人亡!」

這巨大的精神壓力,使我達到了崩潰。於是我趁看守協警睡著了,拖著帶傷的身體,打開鐵門,翻過了派出所的柵欄,跑到了熟人家裏,那時已是凌晨四點了。第二天,身上的青都返了出來,疼的我睡不著覺。以上迫害,江澤民犯了非法拘禁罪、刑訊逼供罪、暴力取證罪、故意傷害罪、虐待被監管人罪。

第二天,他們發現我跑了,首先就是去鄰居家搶我的外孫女,由於我家鄰居不會照顧,已經轉移,所幸她幼小的生命沒有受到傷害。最後我們全家(除兒子外)都逃到了外地,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我的兒子被他們關到鐵籠子裏,一直持續關押了一個月的時間。

我的經歷說完了,在江澤民執政期間,我們有冤不能伸,有理無處說。當知道中國現政權公布「有案必立」、「有訴必應」的政策後,我以最大的信任,向最高檢提起控訴,要求將江澤民法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