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膠州市朱美娟被迫害致死 家人控告首犯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膠州市法輪功學員朱美娟女士,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被膠州市公安局迫害致死,時年三十八歲。近期,朱美娟的母親、弟弟、丈夫、女兒四人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他們在控告書中分別敘述了十六年來所遭受的中共邪惡至極的打壓迫害,因痛失親人朱美娟,他們在精神上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至今仍然生活在朱美娟冤死的陰影之中。他們共同的心願就是儘快的將首犯江澤民押上審判台,早日結束這場曠日持久的迫害,為朱美娟以及眾多被殘害致死的英靈平冤昭雪。

朱美娟
朱美娟

朱美娟生於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七日,生前係青島鍋爐金屬結構廠職工,家住膠州市市中小區十號樓三單元六樓西戶。從小體弱多病,經常肚子疼,還有多年的胃病;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後,不但身體健康,人也逐漸變得寬容忍讓。

二零零零年十月,為了替大法說句公道話,她毅然進京上訪。其後一直堅持向世人講真相。她丈夫周兆華,是上尉軍銜,後為膠州洋河鎮幹部,因發放真相資料,被膠州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在山東濰北農場。

二零零四年朱美娟因發放真相資料,被便衣跟蹤,三月十四日早五點就傳來了嘈雜的砸門聲和喊叫聲,膠州610惡警宋守健帶五名公安上門抓人,並帶來工具強行撬門。從五點撬到七點,防盜門已經砸開了。為避免迫害,朱美娟從家住的六樓順下水管下滑,當滑到三樓時,管道斷裂,不幸墜樓當場身亡。

以下是朱美娟的母親、弟弟、丈夫、女兒四人的控告:

母親李君芳的控訴書:

我叫李君芳,是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朱美娟的母親。以下是我十六年來所遭受的主要迫害事例:

(一)我的女兒,朱美娟,三十八歲,生前在青島金屬結構廠工作,工人。

一九九六年春天開始修煉,因修法輪功被迫停止工作,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和她進京上訪證實法輪大法好,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她丈夫周兆華被綁架,幾年來她一直堅持向世人講清真相。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便衣跟蹤。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號星期日早上五點,外面傳來了嘈雜聲和喊叫聲,膠州市公安局610五人大聲喧叫砸門,要朱美娟去噶就為法輪功之事對案,朱美娟向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強行撬門、砸門兩個多小時,要綁架朱美娟,門被砸壞了,朱美娟為了保護同修,堅決不配合他們的命令,她想闖出去,從六樓順下水管下滑,當滑到三樓時,管道斷裂,不幸當場身亡,現場慘不忍睹。

當我跑下樓去,很多群眾都已經圍上來了,我強忍著悲痛,大聲告訴他們,我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做真善忍的好人,我女兒是好孩子,她是被公安局610逼死的,我女婿周兆華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家裏還有一個十二歲的女兒,我們煉功修心健身哪裏有錯啊,他們今天害死我女兒。善惡有報,天理公平,總有一天真相大白。我女婿在監獄裏他還不知道。你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便衣警察跑過來,趕緊把群眾趕走了,還有一個警察在錄像,事情過後,他們還一直跟蹤我,並且造謠說:他們是因為吵架跳樓的。

朱美娟離世時,女兒周穎捷才十二歲,只能與姥姥相依為命,年過花甲的老人退休金才五百元,還要租房住,兩人的生活可想而知。

責任人:膠州市市委書記李皓膠州市政法委書記高振華、王強
膠州市610辦公室主任劉學東
膠州市公安局局長谷祖強警察宋守健

(二)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四號下午,膠州市公安局610有五個人氣勢洶洶砸門強行闖進我們的住宅(膠州市市中小區十號樓三單元六樓西)非法搜查,強行搶走了我們大法書籍三十多本,明慧資料幾十本,師父講法錄音帶兩套,還有煉功帶兩套,他們逼我蓋手印簽上名字,走時說:周兆華已被拘留。我們幾次到拘留所求見,都被拒絕,一直未見到周兆華。公安局多次上門勒索要錢,我們沒有錢給。半年後,通過一個釋放的人告訴我說,周兆華被膠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他在濰北農場(濰北監獄)。

(三)二零零八年我們被迫搬遷到膠州市窯灣街四十五號平房住(現已拆遷)。

在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七號,八、九點鐘,天下著大雨,膠州市610和膠州市中雲派出所幾名警察闖進來,搶走了我們的大法書和師父的講法錄像帶,還有師父的法像和護身符(是因為我給人講三退時被人舉報而來抓人的)外孫女周穎捷一直給他們講真相,講的他們理屈詞窮,最後講的他們實在無話可說了,他們說:這一老一小的抓去淨麻煩,最後這些人拿著書、護身符等就走了。

(四)二零一零年冬天,外面吹著大風,我到膠州市李家河鎮講真相,送真相資料和神韻光盤被壞人舉報,被雲溪派出所的警察綁架,他們搶走了我的包和光盤,並錄了像,逼問了幾個小時,我告訴他們,我們都是好人,法輪功沒有錯,我送真相小冊子、光盤是為了救人,給鄉親們送福音,一直到晚上他們才釋放我。

(五)二零一二年下午三點我在汽車站等車,給世人送了二個護身符,被壞人舉報了,又被警察綁架到阜安派出所,搶走了我的包,包裏只有三個護身符,其它甚麼也沒有,他們一直逼問我護身符哪裏來的,一個女警察要看看護身符甚麼樣,我給她了,她逼問我姓甚麼,叫甚麼,家哪裏,我坦蕩的說:四海為家!我告訴他們,我們是修煉的人,以真善忍真理做好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救人,你們不要知法犯法,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有美好的未來。到晚上九點,他們釋放了我。

(六)二零一五年四月份下午兩點我到膠東附近荒莊給鄉親送神韻光碟和真相小冊子,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膠東派出所四個警察綁架了我,搶走了我的包,包裏只有單個神韻光盤,四個小冊子,他們當時錄了像。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你們抓人要抓壞人,法輪大法沒有錯,我們沒有錯,我們是救人的,放我們回家。他們一直逼問我,錄口供,晚上六點他們釋放了我。

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犯罪活動中,我所遭受到經濟損失、精神損失,我的兒子、外孫、同事和部份法輪功學員可以為我作證。

弟弟朱夢蛟的控訴書:

我叫朱夢蛟,是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朱美娟的弟弟。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我姐姐朱美娟因發放真相資料被膠州市公安局、610壞人跟蹤,他們企圖綁架我姐,強迫她到公安局,瘋狂砸門。我姐為了維護大法、為了保護同修堅決不配合他們從六樓順著下水管道向下滑,因管道損壞,只滑到三樓不幸墜樓身亡。

當時膠州市公安局、610,劉學車、高振華、王強、谷祖強、宋字健五人,他們不敢負責任,編造謠言,蠱惑不明真相的世人。說:朱美娟因和母親吵架而跳樓,他們在我們樓下錄了像,把圍觀的世人趕走了。

我的伯伯因為受到驚嚇,思念我姐姐,含冤離世。

二零一二年我在醫院,大腦動兩次手術(腦溢血)當時左側偏癱,全身不能動,我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聽師父講法錄音後,三天下床了。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是神功。

江澤民出於個人妒忌之心,一手挑起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十六年了,對法輪功修煉者實行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以群體滅絕政策對法輪功。使千萬法輪功修煉者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全國人民都受到了江澤民的謊言欺騙和毒害,他的罪惡累累,讓江鬼早日受到法律制裁。

丈夫周兆華的控訴書:

我叫周兆華,男,今年五十週歲,是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朱美娟的丈夫。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在濰坊部隊是一名營職軍官,由於工作勞累,全身疼痛,經一名軍隊退休幹部介紹,修煉法輪功具有祛病健身的奇效,便去書店購買了法輪功書籍,並走入了修煉。我體悟到《轉法輪》是一部偉大神聖的著作。李洪志師父教導我做一個好人中的好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煉。幾天來,我親身體驗著大法的神奇,我思想有了很大的昇華,身體一身輕。在工作中淡泊名利,處處為別人著想。在部隊工作多年,因工作出色,多次受到嘉獎。

二零零零年十月,單位黨委召開黨員大會,下達了江澤民不准黨員幹部修煉法輪功的通知,宣布我因修煉法輪功而予以除名,並對我進行審查。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因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說我向洋河鎮村民傳播了五百份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的資料。洋河鎮派出所在我開會時,將我綁架到派出所。說第二天市610要來審查我。二十四日至三十一日,膠州610的宋守建、王文龍、非法審訊、酷刑拷打,折磨了我七天七夜。我始終善意的跟他們講清法輪功真相,他們講:「這是江澤民的命令,對法輪功採取敵我矛盾的處理方法。青島610已經對你做出了判刑的決定。十二月二十五日,膠州610對我非法抄家,搶走了七十餘本大法書籍。家人受到驚嚇,並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二年五月,我被非法羈押在膠州看守所,做苦工五個月,一天工作十八個小時。二零零二年四月,膠州市召開公判大會,非法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對我判刑四年。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綁架到濰北監獄進一步迫害。在獄中,警察逼迫我寫「四書」放棄修煉法輪功,我積極的向警察講真相,他們講:「這是江澤民、羅幹、周永康的親口命令,強制轉化。這是中央610的部署。」在獄中,每天工作十八個小時以上,二零零三年元旦,我聽聞有一名法輪功學員,名叫李光,因不穿囚服,不幹活,抵制迫害,而被活活打死。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我四年期滿回家。

回家後,我驚聞妻子朱美娟於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由於膠州610的警察非法抄家,家中岳父母和女兒受到恐嚇,朱美娟為抵制綁架,想從後窗走脫,順落水管下滑,從六樓滑至三樓時,落水管破裂,不幸摔下身亡,時年三十八歲。

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我依照國家《憲法》,依法對江澤民提出控告,他利用共產黨最高領導者的權利,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者長達十六年的殘酷迫害,給我全家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巨大傷害。

女兒周穎捷的控告書:

我叫周穎捷,是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朱美娟的女兒。二零零二年,我的父親周兆華因向民眾講清法輪功真相,傳播大法真相資料,被膠州市610辦公室綁架,非法關押在膠州市看守所,我的家也被警察砸開、抄家,而後家人一直不知道我父親的消息和去向,近半年後,我和家人才知道我的父親被秘密判刑四年。

二零零四年,我的母親朱美娟因發放大法真相資料,被便衣警察跟蹤,三月十四日早上五點,膠州公安人員強行砸門,從五點撬門直到七點,為了抵制迫害,母親欲順著落水管從六樓滑到一樓走脫,不慎從三樓摔下,當場身亡。

二零零四年~二零一五年期間,膠州警察多次上門騷擾、非法抄家。家裏只有我和外婆,這期間我們只能頻繁搬家,相依為命,我的外婆因出門給民眾講清真相被警察非法拘留多次。我的外公在這幾年間,長期心情低沉,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傷害,身體每況愈下,不久離世。

在此我請求各位檢察官、法官依法審理、依法嚴懲江澤民,伸張正義,早日結束迫害,還大法清白,為我冤死的媽媽和外公平冤昭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