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郵遞訴江狀的情況與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最近,我們地區的同修發出去的「訴江狀」途中受到嚴重干擾,據網絡跟蹤查找:都是被停滯在「北京郵件處理中心(航空)處理中心」,不向最高檢、最高院送達。六月三十日郵出的信一般都沒收到妥投短信,特別是七月一、二、三日發出的大量「訴江狀」,只有極個別同修收到了妥投短信。同修們只看到了表象,對郵寄「訴江狀」就灰心了,不想寫了,包括筆者本人。天天都在發正念清除干擾破壞郵寄「訴江狀」的邪靈爛鬼,怎麼會這樣呢?

七月三日晚上,有同修發正念時天目看到:另外空間的上空,有一張黑色的大網罩著,大量的飛鴿受阻,衝不出去,只有一隻衝出去,飛鴿的毛色由灰黑瞬間變成了晶亮的潔白色,身體放射著耀眼的光芒。

七月四日晚上,發正念時天目看到的,和三日看到的那種情況一樣。

七月五日白天發正念,天目看到:一隻隻灰黑色的飛鴿還在那被隔著,有的無精打采的,有的腦袋耷拉著,像受了傷似的。晚上又發正念,看見慈悲的師尊盤坐在大黑網的上空,打著手印。同修不懂手印具體是啥意思,可是大概知道是在加持飛鴿。那些鴿子都精神起來。

七月六日晚上發正念,看見師尊又盤坐在黑色大網的上空打手印。那黑色大網瞬間消失了。大部份灰黑的鴿子展翅衝過去,全部變成了潔白、晶亮、光芒四射的仙鴿。也有少數土灰色的鴿子衝不過去,掉下來了。

七月七日上午,同修看手機上的短信,有三個同修七月三日郵出去的「訴江狀」全部被最高檢簽收。

七月七日下午四點,同修給我說出這件事,我覺的應該把它寫出來,讓同修們知道:只要我們按照師尊安排的修煉道路向前走,舊勢力是阻擋不了的。當我們走在師尊事先給我們鋪好的這條路上時,師尊還時刻看護著我們,不斷的為我們清除前進道路上的障礙。

為甚麼受阻?我和大家切磋一下,找一找自己的那顆心。參與推動天象變化,把迫害大法的惡首江澤民推上歷史的審判台,讓眾多的公、檢、法、司等人員及被謊言毒害很深的廣大民眾明白,他們這麼多年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違了法,犯了罪,讓他們儘快醒悟,贖罪得救。這是大法弟子不可推卸的責任。

可是在整體配合、幫助同修中,我自己的善心、責任心都不夠,顧慮、埋怨、怕麻煩。我知道有些是人的觀念,有些是舊勢力打進思想中的干擾,我都一一的發正念清除。我們做這件事情,一定要明白自己到底在幹甚麼!

我也發現,有不少這樣的同修:由於人心的作用,在寫自己受邪黨迫害時,避重就輕,沒有把當時受的嚴重迫害寫出來,只是像完成任務似的,輕描淡寫的寫幾句;也有的說,人家把我抓去關起來,又沒打我,沒有迫害我;還有的同修,「訴江狀」由同修幫著寫好、整理好了,他看都不看內容是怎樣的,就拿去郵遞,快遞交了,沒受阻就萬事大吉,連這方面的正念也不發了;更有甚者,看形勢、觀火色、跟人學,聽說郵局、警察干擾,寫好的信也不想辦法去交了,還叫其他同修別去郵,慢慢來,等等……各種人心使整個郵遞「訴江狀」過程被舊勢力鑽空子。「這條路師尊早給我們鋪墊好了」不是只說說,而是要在法上實實在在去走、去做,才是真信師信法。希望同修們能整體齊心協力,推動天象的變化──全國起訴江澤民、讓眾生都得救。

不在法上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