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摧殘 遼寧阜新小學教師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省報導)多次被綁架;被強灌濃鹽開水;被關進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藥物,導致生活不能自理;曾一度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遼寧省阜新鐵路小學教師秦翠蓮女士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刑事控告書,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

秦翠蓮,五十五歲,遼寧省阜新鐵路小學教師。年輕時,因心臟病、高血壓、腎病等多病纏身,苦不堪言。心臟曾一分鐘只跳三十五次;夏季七、八月份也怕涼,得把關節包上;後又得了腎病,導致不排尿;吃飯五分鐘都坐不住,多方求醫卻沒有效果,再後來,醫院無能力再治療她的病,因為西藥不能再用,不是過敏就是血管不進藥還往外滲。那時她的孩子六歲,在別人來看,這正是讓人充滿希望的時候,她卻在心酸無望中等待著生命的終日。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朋友向她提起自己的一位同事,常去法輪功的煉功場,結果一些病就好了。那時,對於她的病,除了醫院她甚麼也不信。但求生的本能讓秦翠蓮也想去煉功場看一看。

那次經歷秦翠蓮至今難忘:「一九九六年四月下旬的一天早晨,我去了煉功場,奇蹟出現了,我站在煉功人後邊,身體沒有不舒服的感覺,到第四套功法我也和大家煉了起來,奇蹟出現了,回家六個小時沒有躺下,還幹著家務,晚上我決心去聽法輪功師父講法,丈夫用自行車送我,回來我竟自己走回家。」

法輪大法給秦翠蓮帶來了希望,從此她開始走入修煉。她說:「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學法成了我生活不可缺少的,改變了我對生命對生活的認識,明白了人生道理,不再用生老病死的無奈思想去要求別人對我好,而是按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的言行,處處為別人著想,做個好人,更好的好人,真正走入修煉。」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公然違背憲法,發動了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迫害。在法輪功修煉中身心受益的秦翠蓮,面對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的誣蔑造謠,她想以自己的親身見證,為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讓人們明白真相,不被謊言矇蔽。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真誠的願望,帶給她十六年的屢遭迫害,身心備受摧殘。

在控訴書中,秦翠蓮寫道:「警察手拽我的頭髮猛擊牆,野蠻灌濃鹽開水,電棍電擊,四肢連在一個小鐵環上,在精神病院通電,灌不明藥物,回家後還不斷的被不法人員騷擾,在恐慌中度日,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摧殘。」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

1、在阜新看守所我被野蠻灌濃鹽開水,灌完濃鹽開水後,眼花繚亂,心如刀絞、刀林穿身,痛苦至極,睜眼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幾天下來我的體重由九十多斤,下降到六十多斤,丈夫說我像個骷髏,牙齒的牙齦肉都沒了,看著讓人害怕。

2、給我送精神病院,用不明藥物,綁在床上強行打針灌藥,藥後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不知道,這是我回家後,看我的人說的,在精神病院給我通電後,身體像一堆沙子起不來了,難受的無法言表。

3、錦州鐵路分局二零零四年底給我送撫順洗腦班,在那裏洗腦迫害十幾天,身體又極度衰竭。

4、二零零九年,我被平安西部派出所綁架勒索八千元,派出所後又到我家和單位去綁架我,被迫離家出走半年。有家不能回。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六年來,秦翠蓮屢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被酷刑折磨,被非法抄家。這場迫害給她及她的家庭帶來的痛苦不是這簡單的語言可以說的清的。

她在控告信中表示:今天,我們依照國際法條款公布江澤民的罪狀,希望能夠提醒和敦促中國現政權,審時度勢,在此歷史的關鍵時刻,把握最後的、還有尚可選擇的歷史時機,依照國內司法條款定罪江氏血債幫對一億法輪功群體長達十六年的殘酷迫害,追究他們迫害致死幾百萬法輪功學員的滔天大罪。立即全面停止迫害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